正文 第1054章1054无耻,看破不说破!

    第1054章 1054无耻,看破不说破

    莫问先生给了凤祁一个“完美公子”的评价,并不表示凤祁从此要受这个评价摆布,收起所有的私欲,一心专做完美公子。

    不管有没有完美公子的评价,他凤祁都是凤祁,他只做自己想做的事,他不求无愧于为人,但求无愧于自己,无愧于天地。

    南瑾昭说,像他这样的人,就是杀人旁人也不会认为是他的错,这一点他不否认……

    因为他从无杀人心,更无杀人意。就像他没有野心,对权利没有渴望,他处在哪个位置,他都能守住本心,都能做他自己。

    南瑾昭不一样,南瑾昭他野心勃勃,想要的太多,他就是装的再平静,装的再温润,装的再像个真君子,他都是一个小人,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人。

    小人怎么伪装也无法成为真君子,而真君子不管做什么,都不会成为小人。

    这个道理莫问先生很早就告诉他了,他很早就明白了,但他相信南瑾昭不知道,知道了也不会明白。

    不然,他就不会一再克制自己的本性,带着脸谱过日子了。

    凤祁作为局外人,他看得透彻,但是他不会说。看不破不说破,遇事给人留点面子,这才是君子该做的事。

    两人你来我往不断交锋,不管南瑾昭说什么,凤祁皆是云淡风轻,不疾不徐地回了过去。

    几番交锋,南瑾昭虽在言语上占了便宜,但他一点也不高兴。看着四周几十万虎视眈眈的燕北军,南瑾昭知道他的人不可进来,他也不可能出去。

    扫了一眼急不可耐的南疆宰相,又看了一眼看戏看的正乐和的萧少戎,南瑾昭终是失了兴趣,放下碗筷,无声宣告宴会结束。

    这顿饭吃了足有一个时辰,南疆宰相数次想找机会与南瑾昭说话,都没有找到机会。

    他们吃饭,燕北军就里三层,外三层的在四周守着。黑暗中,燕北军的眼睛如同孤狼一般,恶狠狠地瞪着他们,也就是他胆子大,不然早就被吓得腿软了。

    同样,在外面隐藏的南疆好手,足足等了一个时辰,也没有等到营救的机会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凤祁、萧少戎带着他们的王离开,错失最佳的救人机会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几乎是同一时间,南疆宰相与在外面等候,准备营救南瑾昭的南疆好手,同时骂了出来。

    凤祁和萧少戎太阴了,吃个饭居然让几十万大军守着,这叫他们怎么救人?

    南疆宰相眼睁睁地看着南瑾昭,在燕北军的“目送”下,消失在眼前,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南疆宰相准备先在燕北军营休息一晚,待到明天再想办法,可他刚走一步,就被燕北军挡住了去路:“这位南疆的昆大人,这是燕北军营,不是你们南疆的地方,这不是你该呆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南疆宰相一甩衣袖,怒问。

    “字面上的意思,你是南疆人,我们燕北不留你。当然,如果你非要留下我们也不在意,但留下后,什么时候能走,就不由你说了算。”燕北军一脸痞气,挑衅地看着南疆宰相。

    “你要扣押我?”南疆宰相快要气炸了。

    燕北人是不是扣人扣上瘾了,真当他们南疆好欺负吗?

    惹急了他们,鱼死网破,看最后谁倒霉。

    “昆大人,你是不是没有听明白我们公子的意思?我们公子从来没有说过扣押你,而是叫你走。”这些南疆人一个个真是好笑,以为燕北军营是他们家后花园吗?

    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,未了来了还不想走,简直是好笑。

    “你,你们燕北就是这么待客的吗?”这大半夜的,黑灯瞎火,又在荒郊野外,这叫他去哪里?

    “我们有请你吗?不请自来,算什么客?”燕北军一脸不耐烦,“你是走还是不走?不走,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南疆的宰相可不是南疆王,留下他一点价值也没有,反倒要浪费人力、物力盯着他,一点也不划算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……”南疆宰相气得全身颤抖,但是……

    看了一眼还没有散开,正用吃人的眼光看着他的燕北大军,南疆宰相终是孬了,捏着鼻子,憋屈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南疆的宰相是个文官,身边又没有人跟着,外面要没有人接应,他死在野外的可能性极大。

    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,南疆宰相一出去,就联系了潜伏在四周的南疆好手,沿途留下记号,寻了一处地方,等着对方来接他。

    南疆的好手收到消息,一路追踪而来,很快就找到了南疆宰相,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们连一句话都没有说,林中便蹿出一群作黑衣打扮的人,领头的人笑了一声,得意的道:“凤祁公子说的果然没有错,跟着你,肯定能钓上大鱼。”

    “燕北军!”南疆宰相终是没有忍住,气的吐了口血。

    太卑鄙了,燕北军太卑鄙了。不,是凤祁,凤祁这个虚伪的君子太可恶了,什么完美公子,简直是就是无赖,他与燕北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,从来不知燕北军会这么不要脸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爷爷我。”领头的人高调的承认自己的身份,而后一句废话也没有,下了一个杀光的命令:“除了这位昆大人,其他人全部解决。”

    凤祁公子说了,除了南疆的宰相是光明正大走进燕北的,其他的都是臭虫,藏头露尾见不得的人,这种人就是杀了,南疆也不敢找他们麻烦。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……”南疆宰相再次吐了口血,怒火冲头,一头栽在地上,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真是没用。”燕北军贴心的把人拖到一旁,免得他被人踩死,甚至还贴心的派人保护,以免他被南疆人杀了,而后嫁祸给他们。

    凤祁公子可是说了,这种事……南疆人绝对做的出来。

    “燕北军,可恶!”南疆的高手见到燕北军的动作,恨恨地收回刀。

    他们确实存了杀了昆大人,让燕北军背黑锅的心思,只可惜他们错失了最佳时间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