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053章1053隐藏,并不成功!

    第1053章 1053隐藏,并不成功

    没有让南疆的宰相等太久,他的感慨还没有发完,凤祁、萧少戎就与南瑾昭过来了。

    虽然被强留了一夜,南瑾昭面上却没有任何不快,甚至一路上与凤祁有说有笑,看上去极为亲密,就像是多年故交一样。

    南疆宰相看到这一幕,着实震惊了一下,要不是提前知晓,这是他们王的计划,故意摆出与凤祁交好的姿态,来离间凤祁与燕北军,他都要以为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看了看四周的燕北军,南疆宰相眼中闪过一抹得意……

    他们王果然厉害,凤祁心计再足又如何,只要坐实他们王与凤祁私交甚笃,等到燕北军战败,依燕北军的自大,他们绝不会认为是自己的问题,只会把问题算到凤祁身上,认为是凤祁出卖了他们,才造成他们惨败。

    毕竟,燕北王在时,燕北军可是极少吃败仗。

    看到南瑾昭精神很不错,南疆宰相心中的担忧也减轻了不少,见燕北军并没有阻止他的动作,南疆宰相上前,给南瑾昭行礼,一脸关切的道:“王,你可好?”

    “昆大人,你来了。”南瑾昭早就知道南疆宰相来了,凤祁对他还真是……很同窗。

    除了限制他的自由外,旁的凤祁并不限制,甚至主动让燕北军告诉他南疆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王,我收到燕北的消息,便立刻赶来了,燕北人实在太无赖了,您是我们南疆的王,你此次前来是私人行为,但燕北把您扣下,那就不是私人的事,而是天启的国家行为了。这事咱们绝不能就这么算了。”南疆宰相很生气,他这些话是对南瑾昭说的,但却是说给凤祁听的。

    “这事……你得跟凤祁交涉,我现在是人质,被扣在燕北。”南瑾昭以玩笑的姿态,说出心中的不满。

    他在人前虽没有表现出来,但对凤祁的行为,他是极度不高兴的。

    凤祁,太过了!

    “凤祁公子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作为南瑾昭的心腹,南疆宰相不可能是蠢的,南瑾昭一说,他就知道该怎么做了。

    “请南疆王在燕北逗留数日,不行吗?”凤祁没有回答,而是反问了一句,在南疆宰相要反驳之际,又补了一句:“我与南疆王是同窗,邀请同窗小住,这实属正常。”

    拿“交情”说事他凤祁也会,而且现在当着几十万燕北军,南瑾昭投鼠忌器,根本不敢否认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凤祁公子准备请我们家王住几天?”有个确切的日子,他们也好安心不是。

    虽然,他们可以肯定凤祁不敢杀了他们王,但被扣的时日久了,南疆肯定会出乱子。且一国的王被扣在他国,这事说出去他们南疆也没有面子呀。

    “这就得看我与你们家王谈到什么程度了。”凤祁说得云淡风轻,南疆的宰相却气得咬牙。

    凤祁就差直接说:看你们南疆的诚意了。

    这真是……不要脸。

    “你们燕北人……”南疆宰相指着凤祁,气得不行,但总是没有将那句恶言说出来。

    他现在代表的是南疆,他所说的每一句都代表南疆的立场,身为南疆的高官,口出恶言是没有政治智慧的表现。

    凤祁将南疆宰相的手格开,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,邀请南瑾昭落座。

    南瑾昭笑了一声,朝凤祁竖起大拇指:“什么叫完美公子,今天,我算是见识到了。莫问先生的点评,果然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这话明显是讽刺,但凤祁就是把他当成赞美了:“过奖了,什么完美不完美公子,不过是虚名罢了。南疆王,请坐。”

    “你我不必客气,今日虽在燕北设宴,但却是我请你,今天……我才是主人。”南瑾昭拉开主位,请凤祁入坐。

    他用这个举动告诉萧少戎,告诉在场的燕北军,在他南瑾昭眼中,凤祁是王爷走后,燕北的实际掌权人。

    南瑾昭简直是无时无刻,不在离间凤祁与萧少戎和燕北军的关系,这也就萧少戎足够理智、清新,没有生与凤祁争的心思,不然就凭南瑾昭这种种举动,萧少戎绝对会防备凤祁。

    “南疆王客气了。”凤祁深知南瑾昭的险恶用心,笑了一声,从善如流的坐下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南瑾昭太高估了燕北军这群粗汉的政治智慧了,也低估了萧少戎的政治智慧。

    别说萧少戎足够冷静理智,就算萧少戎被权势冲昏了头脑,再怎么贪恋权势,也不会跟他争。

    萧少戎和他都很清楚,萧九安只是暂时外出,等到萧九安回来,燕北自然就会回到他手上。

    萧少戎与他再怎么样,也只是燕北暂时掌权人,他们无法把燕北收为己用。

    就算萧九安死在十方世界,永远回不来,燕北也不会他们的,燕北会是萧九安儿子的,或者……天启皇帝的。

    燕北军会服他们暂管,但不会服他们永远接管,萧九安在燕北军的地位太高了,哪怕是十年、二十年也无法消除。

    凤祁坐下后,萧少戎自然而然的在凤祁身旁坐下,主动为他倒酒,没有一丝不满,甚至还嘲讽地看了南瑾昭一眼。

    论家世,论能力,他都差凤祁一头,他是蠢了才会跟凤祁争。

    一番安排,却没有成功的挑起凤祁与萧少戎之间的斗争,还被萧少戎嘲讽,也就是南瑾昭隐忍惯了,才没有当场发飙。

    “凤祁,你果然好手段,这杯酒我敬你。”未免自己失态,南瑾昭拿起酒杯,真正是一副主人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多谢南疆王。”凤祁举杯,与南瑾昭共饮,完全不管南瑾昭话中的火药味。

    南瑾昭人就在他的地盘上,他才是掌握主动权的那一个,他需要跟南瑾昭一个阶下囚一般计较吗?

    “看到今天你的,我真后悔当年没有拜入莫问先生门下,先生教出来的弟子,果然不一般,先生说的没有错,你确实是完美公子,从内到外都完美。”南瑾昭又敬了凤祁一般,“你这样的人……哪怕是杀人,也会有人为你找出无数的理由,证明你无罪,证明你杀人有理,证明你是无辜的。”

    凤祁的形象太完美了,完美到没有人会怀疑凤祁有险恶用心,这一点真正叫人挫败。

    他这些年一直在学凤祁,想要用温润平和也掩饰他的野心与狠辣,但似乎并不成功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