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051章1051赎金,就这么不要脸!

    第1051章 1051赎金,就这么不要脸

    事情如南瑾昭预料。

    他走不了!

    就在他起身的刹那,坐在南瑾昭身旁,一直表现得温和无害的凤祁,突然出手,按住了他的胳膊:“南疆王,我没有说,你可以走。”

    感受到放在自己胳膊上的力量,南瑾昭一怔,这时他才想起,温润无害的凤祁,其本身也是一个高手,只略比燕北王稍弱罢了。

    南瑾昭收起心中的震惊,笑道:“凤祁,你这是要留我促膝长谈?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可?”凤祁暗暗施加力道,让南瑾昭再次坐了下去,“你我同窗一场,难得碰上,自然要好好聊聊。”

    来了还想走,南瑾昭太天真了,他凤祁可没有那么善良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与你好好聊一聊,奈何南疆诸事众多,我实在无法在这里久留燕北。”南瑾昭同样暗中使力,推开了凤祁的手,“且,明天我们还要再见,咱们明天可以好好聊一聊。”

    到了他的地盘,凤祁就是不想聊,也得聊了,他南瑾昭可不是什么良善君子。

    “不必等明日,今日就行了。”不给南瑾昭多说的机会,凤祁张口下令,“来人,请南疆王下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唰”的一声,数十位身强力壮的燕北军走了进来,南瑾昭这时已无法自欺欺人,脸上的笑容也收了起来:“凤祁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他这是赌输了吗?凤祁要拿下他?

    但凤祁是不是太天真了?

    想要杀他,可不是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“如你所见,南疆王你既然来了,就别急着离开。”凤祁从不认为,他与南瑾昭有什么交情,也就不存在撕破脸不撕破脸了。

    南瑾昭算计他,他将计就计请南瑾昭来了,南瑾昭想要冒险一试,他成全南瑾昭。

    “这是,不让我走了?为了一个不属于你的燕北,坏了自己的名声,与我为敌,值得吗?”知道自己走不了,南瑾昭反倒冷静下来了,往椅子上一靠,大气的很。

    “值不值得是我的事,多谢南疆王为我考虑了。”值得吗?

    值得!

    就如同先前谷主问他,为了一个不属于他的纪云开,抛下天医谷,放弃十几年所学,值得吗?

    他当时毫不犹豫的告诉谷主:值得!

    他凤祁,从来不后悔自己当初的选择,现在不会,以后也不会。

    “你我同窗一场,我当然要为你考虑。你为燕北办事,把我留下来我不怪你,但我还是希望你好好想一想,这么做真的值得吗?”南瑾昭拍了拍衣摆,站了起来,“既然你想留我下来,那便留吧,左右燕北军刚刚吃了败仗,短时间内不会再出兵,南疆也没有什么让我担心的。”

    走不了,南瑾昭第一时间反客为主,不需要凤祁说什么,主动往外走,但是……

    他走到营帐口,却突然停了下来:“凤祁,你放心……你想要最终会得到,我会帮你!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,意味深长,意义不凡,萧少戎第一反应就是:南瑾昭这是在暗示他们,这一切是他与凤祁串通好,凤祁是在做戏了,就为了让凤祁顺利拿下燕北军,让燕北军服他。

    萧少戎当然知道凤祁不会这么做,但南瑾昭这句话太容易让人想歪了,他第一时间看向凤祁,希望凤祁用言词粉碎南瑾昭的险恶用意,然而……

    让萧少戎失望了,凤祁什么也没有说,他只是笑,微笑地看着南瑾昭,笑的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萧少戎顿时放下心来,朝门口的燕北军道:“还不快把南疆王带下去,记住,南疆王是凤祁公子请来的客人,切不可带怠慢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萧将军。”今日守在营帐外的士兵,都是萧少戎的心腹,他们虽听出南瑾昭话中暗指的意思,面上却没有一丝表情,只知道执行萧少戎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知己知彼,百战百胜。本王还没有在燕北军军营中呆过,正好这两天可以近距离观察燕北军。”南瑾昭完全没有身为“阶下囚”的自觉,就好像他真的是来做客的,但他说的每一句,都带着满满的恶意……

    萧少戎见凤祁不出声,也忍着不开腔,任南瑾昭挑拨,但南瑾昭一走,萧少戎就忍不住了:“南瑾昭这个贱人,真是不要脸,我就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人,都这个时候了,还不忘抹黑你,他这是有多恨你?”

    “无所谓,失败者总要说几句酸活,这是他的权利。”凤祁全然不在意,南瑾昭的话确实句句狠辣,但那又如何?

    南瑾昭当燕北军这些粗汉,听得懂他话中所指?

    而听得懂的萧少戎与王爷,根本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不是有许多士兵中了南疆的毒吗?让人列一列症状,而后把单子给南疆的人,让他们准备解药。”这是头等大事,也是燕北军最关系的事。

    拿到了南疆的药草,解了燕北军的燃眉之急,他和萧少戎才能进一步收服燕北军。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去办。”先前萧少戎一直担心此事,还在犹豫要不要找王爷和纪云开求救,现在?

    萧少戎奸笑……

    有南瑾昭这个人质在手上,他还怕南疆不给药草?

    当天晚上,萧少戎就让人列好了症状,一大早就派人送到了南疆,让他们按上面的症状,配药草来了,不然他们就不放南瑾昭。

    “无耻,无耻!燕北人太无耻了,他们明明是宴请咱们王,怎么变成扣押了?他们还要不要脸,顾不顾两国的交情?”南疆的官员收到萧少戎派人送上的公函,气得吐血。

    “借宴请之名,扣押我南疆的王,燕北军人简直是卑鄙无耻,毫无底线。燕北这是要撕破两国的和书,要与我南疆开战吗?”南疆与燕北每次大战后,都会签一份类似和平共处,多少年内不再开战的国书。

    然而,两国从来都没有遵守过,那份国书简直就跟放屁一样,签完就成了摆设。

    但这并不妨碍南疆人拿国书说事。

    南疆人收到萧少戎的公函,一边派人与燕北人交涉,一边写下国书,以最快的速度递交给天启皇帝。

    他们治不了燕北人,总有人能治得了。燕北王萧九安即将离开燕北,去十方世界,他们就不信,天启皇帝会放过这个机会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