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50章250赌不起,我只有我自己!

    第250章 250赌不起,我只有我自己

    屋内只剩下萧九安与纪云开两人,两人谁也没有开口说话,气氛不免有些尴尬,萧九安轻咳一声,才说道:“今天的事,你做的很好,你要什么奖励?”

    “奖励?”纪云开愣愣地看着萧九安,是她听错了,还是萧九安说错了?

    萧九安特意把人支走,就是为了给她奖励?这不像是萧九安的行事风格。

    萧九安这人不是能压榨就压榨的吗?什么时候赏罚分明了?

    “今天这事,你办得很好。”他这人一向赏罚分明好不好,纪云开那是什么眼神?

    “给三万燕北军解毒,不是我们谈好的交易吗?”虽说中途出了一点问题,可不是解决了吗?还要给她什么奖励?

    萧九安脸黑:“不是这件事,是你提议的吃蛇一事!”这女人,脑子也不知在想些什么,听说先前毒蛇扑到她脸上,她直接伸手去抓,一点也不怕。

    不过,想想也是,这女人先前在寺庙里,遇到南泽宇,不仅弄死了南泽宇的蛇,还亲自动手把蛇给剐了皮,真看不出一丝怕,顶多就是讨厌。

    “啊?这事还有奖励呀?”纪云开心中一喜,立刻说道:“那你能让我自由出府吗?”

    萧九安这人的控制欲太强了,除了上一次去端王府,她就再也没有独自出过府,每次出去不是宴会,就是随萧九安一起,她一点自由也没有,想私下办点事都不行。

    “自由出府?然后再闹一场事,让本王帮你收尾?纪云开,你是不是忘了,京安大街的事还没有结束。”萧九安的脸更黑了,语气亦是冰冷的吓人。

    这女人一心想着出府,她就不能安分一些?京城哪个女人出嫁后,有事没事能出府的?

    纪云开顿时痿了,弱弱地道:“上次是意外,明显是天武公主找我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不出门,会有麻烦吗?”苍蝇不盯无缝的蛋,纪云开要是安分一些,天武公主就是想要找麻烦,也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“喝水能呛死人,吃饭能噎死人,王爷,你这是要我为此不喝水、不吃饭吗?”纪云开实在不能理解这种旁人会找你麻烦,肯是因为你有哪没有做好的理论;更不能理解,因为怕事就得躲起来的行事风格。

    真是的,出门还有可能被马车撞,被雷劈呢,难道她要因此不出门,永远呆在屋内?

    “牙尖嘴利。”萧九安绝不承认,纪云开说得有道理。

    他也不会因为旁人找麻烦,就处处避让,更不会因噎废食,但是他是他,纪云开是纪云开,不能混为一谈。

    纪云开聪明的没有跟萧九安争,只再次为自己争权权利:“王爷,奖励能让被奖励的人高兴,才是真正的奖励,不然就是负担了。”所以,王爷,你就别挣扎了,从了我吧。

    “天武的死士随天武公主一同来到天启,北辰的死士亦到了,你确定你要自由出府?”萧九安没有直接拒绝,而是抛出摆事实讲道理,当然,他绝不会告诉纪云开,这两国的死士在他的帮助下,有大半死在皇家暗卫手中。

    萧九安见纪云开一副被吓到了的样子,十分满意,莫了又补了一句:“对了,凤佩已经拿到了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萧九安说完,纪云开立刻道:“在王爷你的允许下,能让我偶尔出一个府,我就很满足了。”她要的不多,真得不多。

    “很好!”萧九安满意地点了点头,他就喜欢纪云开的聪明和识时务,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心。

    看在纪云开还算聪明的份上,萧九安不介意告诉她更多:“天武公主今天在宫内大发雷霆,说你栽赃陷害她,用毒蛇伤了她的侍女,要你进宫给她一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人不要脸,天下无敌了?”纪云开满头黑线,已无力吐槽。

    “礼物出宫前,红是由侍卫检查过,里面放得是一支千年人参。”换言之,天武公主就算是倒打一耙,也有充足的证据。

    “皇上不会真要宣我进宫吧?我都病得要死了,哪有力气进宫。”纪云开话未说完,就摆出一副虚弱的样子,倚在扶手上,那样子……要多假就有多假。

    萧九安嘴角微抽,不客气地道:“虚伪!”但看着又有那么一点小可爱,这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“太医亲自诊过,我身体真的虚得快要死了。”太医来时,她的异能还没有恢复,可不是一副快要死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听到纪云开这话,萧九安的心尖莫名的一跳。

    萧少戎和燕北军不知,他却多少能猜出,纪云开与诸葛小大夫不把药方拿出来的原因。

    纪云开和诸葛小大夫都不是沽名钓誉之辈,要真是想要独占功劳,先前就不会把解南疆毒的药方拿出来。

    这次两人不肯把药方交出来,十有八九是那药方不能示众,或者直白的说,那药只有纪云开能配制。

    他记得暗卫曾报告,侍女在纪云开的衣袖上发现了血迹,今天拿到军中的药壶上,也有一丝很淡的血迹。

    那解药人一接触空气就无效,军医怎么检查都是水,恐怕真正能解尸毒的,并不是什么药,而是纪云开的血。

    当然,绝不是简单的把血滴入水中,肯定是用了什么特殊的手法,不过这些萧九安并不想深究。

    术业有专攻,纪云开与诸葛小大夫做到了就行了,至于怎么做的,他并不关心。

    原本,他也以为自己真不关心,可听到纪云开张口就是快要死了,却忍不住起疑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那么自私的一个人,真得会为三万燕北军,而牺牲自己的性命?

    这不像是纪云开会做出来的事,要换作诸葛小大夫,他还相信。

    短短两个字,旁人也许不懂,可纪云开却能猜到了一些,她不知道萧九安为何有此一问,但却不介意在萧九安面前坐实此事。

    纪云开垂眸,低声叹气:“多少会有碍。”异通透支肯定没有好处,但具体有什么坏处她也不知。

    “这不像是你会做的事。”纪云开某些方面和他很像,他们都不会无私的为人奉献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凤佩,而我只有自己!”这就是理由,她付出那么多,只为这一条。

    她需要萧九安帮她寻凤佩,她不敢去赌三万燕北军死了,萧九安还会不会帮她寻凤佩?

    而没有凤佩,她随时都有生命危险,为了解除这个威胁,哪怕只有一丝的可能,她也不会放弃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