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48章248惊吓,还是我认识的你吗?!

    第248章 248惊吓,还是我认识的你吗?

    当然,萧九安虽然不把诸葛小大夫怨念当回事,可还是给足了纪云开面子,没有再为难诸葛小大夫,主动说道:“本王已让人惩罚闹事的人,并让萧少戎明日上门请罪。”

    这事他是真得不知情,事情已经发生,再多的解释也是无用,重罚闹事的人是他的诚意,他相信纪云开会明白,至于诸葛小大夫?

    他从来不抱希望,纪云开就是再会调教人,也不可能把一个人的本性改了。

    “哼,我才不稀罕,你们都是人前一套,人后一套,虚伪!”果然,诸葛小大夫明明心里高兴,可仍旧嘴硬的道。

    “嗯,你说得对。”萧九安没有反驳,甚至很爽快地承认了。

    和诸葛小大夫比,他们确实是虚伪,可在权利场上挣扎的人,有几个能像诸葛小大夫这般坦荡?

    萧九安自认是据实以答,可这个答案在纪云开看来就是敷衍,而且还是很不用心的敷衍,纪云开又白了萧九安一眼:你就不能认真一点,好好的哄两句吗?这事明明是你们做的不对,服个软不是应该的吗?

    萧九安有片刻的傻眼,纪云开这个女人是什么意思?不仅又给他白眼,还要他哄诸葛小大夫?

    呵呵,诸葛小大夫是什么东西?他萧九安长这么大,还没有哄过人呢!

    萧九安哼一声,冷傲的别过头。

    想要他萧九安哄人,那是永远不可能的事……

    当然,这个时候我们伟大的燕北王,还不知道日后会有打脸的事发生,要知道的话,他绝对不会说这句话。

    两人不知,在他们看来再正常不过的眼神交流,却把诸葛小大夫和暖冬看傻眼了,两人不禁同时在问:这是他们认识的王爷和王妃吗?

    这个孩子气十足的王爷是谁?

    那个一脸无奈却带着宠溺笑容的王妃是谁?

    这两人,真没有搞错角色?

    不对,不对,就算角色对调,也很惊恐好不好。

    他们总觉得,他们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。

    暖冬和诸葛小大夫默默地对视一眼,交换了一个只有彼此才懂的信息,又默契地同时移开眼,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萧九安别过脸,直接不看纪云开,自然无法再做眼神上的交流,纪云开无奈,只得主动开口:“王爷,你要解药的药方吗?”

    燕北军闹那么大,不就是想要解药的药方嘛,一群大男人还真是一点也不干脆。

    说实话,纪云开并不在乎药方这类的东西,要不是那药方实在不能公布于众,她早就丢给萧九安,让萧九安安排人去制解药了。

    真当她愿意多事呢。

    “本王要的,从始至终都是解那三万人的毒,过程如何,本王不关注。”萧九安还真没有想过要纪云开拿药方出来。

    他和萧少戎的看法不一样,萧少戎是想拿到药方,以后遇到同样的情况,可以不用再受制于人。

    可他却知道,以后他不会再遇到相同的情况,同一个方法北辰天阙不会用两次,更不用说还是一个失败的方法,而他亦不会在同一个地方栽两次跟头。

    真要栽了,他萧九安也认了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好吧,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,还以为这事是萧九安默许的,原来萧九安并不知晓。

    “参与的人,受到了什么惩罚?”这不是纪云开关心的,但却是诸葛小大夫关心的,诸葛小大夫不问,她得问。

    萧九安本不想搭理纪云开,他萧九安做事,什么时候要跟人解释了?

    可看纪云开一脸期待的看着他,他就决定勉为其难的为纪云开解答好了:“军医全部发配南疆,所有参与的将领全部革职,按军法处置,萧少戎也不例外,你满意了吗?”

    萧九安自认已是铁面无私,诸葛小大夫也对这个结果很满意,身上的怨念之气小了不少,可一直没把这事放在心上的纪云开,却不满意了。

    “我捅萧少主一刀,没要他的命,事后被打几棍,你说萧少主会满意吗?”纪云开不客气的反击,语气并不尖锐,但话中意思却尖锐的扎人心。

    伤害已经造成,不是事后惩罚、道歉就能弥补的。

    萧九安一怔,浅色的眸子定定地看着纪云开,那眼神就像是要把人看透一样,纪云开半丝不惧,大方的与多对视,眼中没有一丝怯弱,更没有一丝不安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没有深情缠绵,没有火花四溅,也没有你胜我负的对峙,有的只是最直接的打量,以及最坦荡的无畏……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刚刚平静下来的心,又再次起了波动,他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很勇敢了,这件事做得很好,他不怕王爷了,可看到王妃才知晓,他做得一点也不好。

    王妃一直表现得很害怕王爷,王爷让她干嘛,她就乖乖的干嘛,为了活下来一直委曲求全,可真正要遇到事,王妃却半点不惧,甚至与坦然的与王爷对视,这是他做不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和王妃相比,他还有得学。

    许久后,萧九安率先开口:“你想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当然,这并不是低头,只是,只是……不想跟纪云开计较罢了。

    对的,就是这样,他萧九安不屑跟个女人计较。

    纪云开等的就是这话,当即不客气的道:“第一,这最后一次;第二,闹事的将领今后不管遇到什么事,都不得找诸葛大夫医治;第三,给诸葛大夫一个官职,让他不制于再受人欺负;第四,让萧少主当着三万燕北军的面,亲自给诸葛大夫道歉;第五,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点,今后凡是诸葛大夫不愿意的事,你都不能逼迫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一连提了五个要求,且每个要求都是为了诸葛小大夫的利益,明显不是临时想好的,而是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“本王养的是大夫,不是祖宗。”这么多要求,真得比祖宗还难侍候。

    萧九安的语气很冲,可纪云开却半点不惧:“诸葛大夫和旁人不同,他的医术值得你给予他相应的尊重,而且你应该清楚,诸葛大夫他心性纯净,与世无争,他不会提无理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这年头人才真是不值钱呀,要是放在她熟悉的那个世界,像诸葛小大夫这样的高端人才,绝对会被当成大熊猫一样保护起来。

    想当年,她也是一路被人护着的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