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048章1048怨恨,被宠坏了!

    第1048章 1048怨恨,被宠坏了

    在王爷离开大营的第三天,凤祁来了!

    好巧不巧,这一天正是那些头脑发热的将领大败之日。

    燕北军的实力自是不用说,燕北军将领就算头脑发热也不是什么草包,他们的能力毋庸置疑,这一点无人可以否认。他们只是高估了自己,低估了南疆毒草的危害,是以,他们这一战败得很惨烈。

    战败后,整个军营的气氛都变得低迷起来,没有出战的士兵默默地照顾伤兵,军医来来回回,一刻也无法停歇。整个军营安静的吓人,除了沉闷的呼吸声外,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下,自是没人有心思欢迎凤祁,甚至凤祁的到来,都没有引起军中将领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很抱歉,他们刚刚吃了一场败仗,输得惨烈,情绪不太好,还请凤祁公子不要介意。”萧少戎知道,不出什么意外的话,未来就是他与凤祁二人配合,执掌整个燕北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凤祁是什么心思,又有什么想法,但他知道不管凤祁有何目的,他们二人相互配合远,彼此信任,远比互相猜忌,分裂燕北的好。

    没有王爷镇守的燕北,就像抱金入市的小儿,什么人都想上前夺一夺。不说虎视眈眈,一心想要王爷离开燕北的南瑾昭,就说天启的皇帝,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还有,为了自己的利益,不惜出卖天武的天武皇后。

    萧少戎的善意凤祁收到了,他朝萧少戎点了点头,问道:“惨败?王爷不在军中?”

    如果萧九安在的话,应该没有人能从手上捞到好处,哪怕有南疆天然的地域优势在,南瑾昭也占不到便宜。

    他可是见识过萧九安花见残,草见枯的本事。

    “王爷三天前拿下了南疆古道便回别院了,他们……是主动请缨出战,王爷没有同意,但也没有反对。”萧少戎相信,他把话说到这里,凤祁肯定能明白王爷的用意。

    果然,凤祁扫了一眼,意味深长地道:“王爷用心良苦。”

    他不是武将,萧少戎虽然从军,但论起本事来,比之王爷差了一大截。在军中能让手底下的兵信服的,唯有实力,要让他们收服一支自信十足、傲气不凡的军队,他们二人还真的蛮头痛的。

    但现在的燕北军被南疆狠挫了风头,这个时候他们只需要重建他们的信心就行。让他们明白,即使王爷不在,凭他与萧少戎二人,也能带领他们获胜。

    “但是我一点头绪也没有,这些人意志消沉,这可不是好事,南瑾昭随时都会出来,他们这样可上不了战场。”萧少戎烦躁的抓了抓头发,一脸苦笑。

    凤祁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放心,南瑾昭不会出手。他是聪明人,聪明的知道没有南疆的地域优势,凭他的人根本不是燕北军的对手,更不用说王爷还在。”

    王爷就是南瑾昭的紧箍咒,只要王爷在,南瑾昭就不敢乱来,至于两天后王爷离开了?

    凤祁也不担心,天武皇后自顾不暇,现在可给不了南瑾昭帮助。

    “但我们需要一场胜利,来树立他们的自信心。”萧少戎指了不远处,那些情绪的伤兵,“不仅要树立他们的自信心,还要消除他们心中的不满。”

    “不满?”凤祁挑眉,片刻后,他就笑了:“他们不满王爷没有领兵?王爷没有为他们冲锋在前,为他们扫平危险?让他们白白牺牲?”

    凤祁何其聪明,萧少戎一说他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萧少戎长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三天的时间,他觉得他就老了数十岁,也让他更直观的明白,这些大头兵有多难管教,当年王爷有多么不容易。

    以十五岁的稚龄执掌燕北军,当时燕北军中多是倚老卖老的老将,王爷孤身一人,没有任何助力,要收报燕北军,何其不容易?

    要是王爷知晓萧少戎心中所想,一定会嘲讽他……

    不过是收服几个大头兵,有什么难的。

    不服?

    打到他服。

    不肯上战场?

    那就永远不要上战场,他萧九安孤身一人,同样能抵挡住千军万马。

    他当年为什么会与北辰的大军,激战三天三夜?

    因为那些老将不肯出兵,他只有一个人,他只能独自面对北辰的大军。

    那些老将以为他会服软,但他偏偏不……

    他萧九安就要让那些人明白,没有了他们,他萧九安一样是燕北王,一样能守住燕北。

    那一战后,在燕北军中再无人敢挑衅他的威严,再无人敢不听从命令。

    凤祁四处看了一眼,见有不少人心生怨恨,不由得摇头:“这些人被王爷宠坏了,接下来我们可不能宠着他们。”

    他可以肯定,萧九安压根没有把燕北军放在心上,也没有把燕北军当成自己的东西,不然王爷不会放任燕北军这么“自由”的发展,更不会一有危险就自己冲锋在前。

    王爷虽然让燕北军变得更强大,但除去一直跟随王爷出战的精兵外,旁的皆缺少将士该有的历练,他们习惯性的依赖王爷。

    甚至,随同王爷作战的精兵,也习惯了依赖王爷,一遇到危险就是找王爷,在他们心中,这世间没有任何事能难得到他们王爷,有危险、有因难,自有王爷解决。

    王爷真是把这些人宠坏了,以至于他们主从不分,不思着为主子解决难题,还想着主子为他们解决困难,简直……不知所谓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,他们会明白,这世间像王爷那样的主帅没有,他们必须靠自己。”和萧少戎不一样,凤祁先前并没有与燕北军相处过,相比处在局中的萧少戎,凤祁看得更明白、更透彻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他们,我就交给你了?”萧少戎略一犹豫,还是大方的将兵权全权交给了凤祁。

    他与凤祁,一握军权,一握政权。按说他应该握住领兵才是,但他现在真没有办法解决燕北军的危机,凤祁有能力,他不介意让凤祁上。

    “我并不待在军营,这里的事了了,我会回燕北王府。”凤祁对燕北的军权没有任何想法,对燕北的政权也没有任何想法。

    要不是纪云开的孩子无人看管,要不是萧九安把那个孩子交给了他,他不会留在燕北,更不会代萧九安执掌燕北。

    “那也行。”凤祁的退让,让萧少戎长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看样子,凤祁没有野心,他不用担心,在王爷不在的期间,凤祁会牢牢把持燕北,把燕北改个姓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