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047章1047安排,为你负重前行!

    第1047章 1047安排,为你负重前行

    然而,让王爷失望了!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夸王爷能干,也没有夸王爷厉害,甚至没有表现出一丝敬佩与惊讶,她只是感叹的说了一句:“果然,王爷你不是普通人,什么事在你身上都有可能,南疆于你而言不过是囊中之物,差别只在你于你想不想攻下南疆。”

    王爷:“……”

    等了半天,就等来了这么一句,虽然纪云开话里话外都是对他的信任,但王爷仍有一种,大冬天被纪云开浇下一盆凉水的感觉,从身到心皆凉透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说这话的语气,太平淡了!

    “你就没有别的要说的?”王爷瞥了身旁的小长泽一眼,十分无力。

    明明别院的管家说,纪云开这几天,天天对着小长泽说话,一说就是几个时辰。

    为什么纪云开宁愿跟一个,听不懂,不会给她回应的臭小子说话,也不跟他说话?

    他最近除了去十方世界的事,也没有别的事让纪云开不满呀?

    “哦……王爷你刚回来,用过晚膳了吗?如果没有的话快去用膳吧,一路奔波,王爷想必累极,用完晚膳早点休息。”纪云开从善如流的开口,一副关心王爷的样子。

    但,这并不是王爷想要的。

    “本王刚回来,你就没有别的要跟本王说的吗?”纪云开不说,王爷只能主动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昨天才走吗?”而且她的气还没有消呢。

    萧九安事先不跟她商量一句,就替她决定了去十方世界的事,她这会正不高兴呢,还指望她跟他说什么?

    王爷再次不想说话,但就这么走了,王爷又不甘心。他奔波了一天赶回来,不是为了在别院独自吃一顿晚膳的,这和他预想的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就算纪云开不抱抱他,不夸奖他,也得陪他多说几句话,关心他几句吗?

    然而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眼角的余光落在躺在纪云开身侧,已经睡着,却仍旧被纪云开牢牢护着的臭小子身上,王爷极力压抑心中的不满,低声道:“本王能抱抱他吗?”

    看到这臭小子在纪云开身边,他就生气。他必须把人抱得远远的,让纪云开碰不着才行。

    “啊?”纪云开的手环在小长泽身侧,听到王爷的话,纪云开看了看睡得香甜的小长泽,一脸为难:“王爷,孩子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听说,除了小长泽出生的那日,王爷就再也没有抱过他。现在王爷开了口,按说她肯定要应下,让王爷与小长泽多亲近,但是……

    她舍不得弄醒儿子呀。

    “既然睡着了,不如你先陪本王用膳。”王爷等的就是这一句了。

    “我还在坐月子,不能出去,而且我已经吃过了。”她一天吃五六顿,跟正常人的用餐时间完全不一样,王爷算错了。

    当然,就算王爷没有算错,她也不想跟王爷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她现在看到王爷,就想到五天后,要与儿子分开的事,而且这一分开,不知何年何月才见。甚至,也不知能不能再相见。

    十方世界于他们而言太陌生了,那里有多少危险,他们不知道;那里有多少陷阱等着他们,他们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她不像王爷那么自信,她向来喜欢做最好的准备,最坏的打算。此去十方世界,能不能活着回来,纪云开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又一次被拒绝,王爷心里憋屈的要死,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,他一脸严肃的道:“陪本王再吃一点,也不出去,就在外间,孩子醒了也能听到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一退再退了,纪云开最好了应下来,不然他不敢保证自己会做什么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立刻应下来了,她看了看身侧的孩子,又看了看黑沉着脸,眼带青黑的王爷,终是点了点头……

    王爷最近脾气好了,但并不表示没有脾气,她耍脾气可以,但终不能再过分。

    终于有一件事如愿了,王爷此时的心情,就像七月天喝了一碗冰水,浑身舒畅,先前那点郁闷与不满,瞬间消失了……

    别院的下人,展现了他们超高的素养,王爷一声令下,他们以最快的时间,准备好了八菜一汤,大多都是王妃爱吃的。

    这个还真不能怪别院的下人,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,昨天才走的王爷,今天又回来了,他们真没有准备王爷的吃食。

    王爷对吃食从来不挑,更不用说此刻陪他吃饭的人是纪云开。

    知道纪云开已经吃饱了,王爷不想纪云开找理由下桌,一改食不言的习惯,边吃边跟纪云开聊他对燕北的安排,对孩子的安排。

    王爷把孩子丢给凤祁,并不是头脑一热,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。

    他对十方世界也不是全然的自信,他也担心他们二人在十方世界回不来,把孩子交给凤祁,无论如何都能保证孩子活下来,甚至凤祁和萧少戎有良心的话,他们的儿子还能有一个不错的未来了,只除了没有父母。

    纪云开初时并没有用心听,她生怕孩子惊醒,她的不到。一直都是一心二用,有一搭没一搭的陪王爷聊着。

    但当王爷说起他的种种安排,还有做出这些安排的原因,纪云开渐渐沉默了……

    王爷是个多自信的人,她比任何人都清楚,王爷这人从来不考虑退路,更不会去想失败会如何。

    王爷是一个喜欢豪赌气、冒险的人,他每一次的往前冲,都是不成功便是死。至于他死后会如何,王爷也从来没有去想过,这是她第一次,从王爷口中的到他对失败后的安排。

    这样的王爷,叫纪云开……心里难受。

    纪云开看着王爷,长长地叹了口气:“我……和孩子,拖累了你。”

    没有她,没有孩子,王爷可以潇洒的来去自如,可以说走就走,可以毫无顾忌的去十方世界,但因为有她,有孩子,王爷不得不做出周全的安排,甚至为此做出牺牲。

    “不,你和孩子不是拖累,你们是本王前行的动力。”也是他珍惜生命,努力活下来的动力。

    一个人,毫无目标的生活太久了,他很珍惜现在的生活。就算纪云开与孩子是负担,是拖累,他萧九安也愿意为他们负重前行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