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044章1044用意,不敢正视对手!

    第1044章 1044用意,不敢正视对手

    南疆援军不上前,凭借原本的兵力根本不是王爷的对手,眼见萧少戎带着援军赶来了,南疆的将领再也站不住了,不断地站出来请命出战,但都被南瑾昭给阻止了。

    南疆的将领不明白南瑾昭这是怎么了,一个个气得眼都红了:“王,你要眼睁睁地看着我们的人战死,看着我们的南疆的地,被燕北人占领了吗?”

    再不出手,这块地方将寸草不生,将不再是南疆的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是燕北王的对手吗?”南瑾昭指着下方,如同杀神一样的萧九安,轻蔑地看着身后的武将,“你们下去,也只是做无畏的牺牲,你们明白吗?”

    什么叫寂灭?

    寂灭就是死寂、灭亡。

    当年的寂无君王,就是十方世界的人也对付不了。完美的继承了寂无君王血脉的萧九安,又岂是他们可以对付的。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……”南疆的将领顿时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燕北王今天不知发了什么疯,太可怕了,别说冲上前和他对阵,就是站在这里,被他看一眼,也会吓得双腿发软。

    “没有可是,你们这些人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,他的对手也不在这里。”萧九安这样的人,就不该出现在四国,这样的人出现在这里,他们所有人的光芒,都会被萧九安遮住。

    四国这地方太小了,小到容不下萧九安这样的天才,他就该去十方世界,与十方世界的天才们争辉。

    当然,最好是死在十方世界,永远不要再回来。

    南瑾昭看着越战越勇的萧九安,面上没有一丝紧张与不安,他神色平静,隐隐还有一丝兴奋。

    “王,你的意思是?”身为南疆的将领,他们当然知道十方世界的事,听到南瑾昭的话,再想到燕北王的力量,他们顿时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如你们所想,萧九安现在走的那条路,是四国通往十方世界的路,既然他要,就给他好了。”他不是萧九安的对手,虽然他一点也不想承认,但他也无法否认。

    萧九安要在燕北,要在四国,他永远都会被萧九安压一头,他想要出头,就必须除掉萧九安。

    他弄不死萧九安,只能把萧九安弄走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要去十方世界?这,这……是真的?”南疆的将领顿时两眼放光,恨不得王爷现在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南瑾昭矜持的应了一声,声音不大,却叫身后的将领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太好了,燕北王要走,这真是太好了。”没有燕北王的燕北,还能叫燕北吗?

    没有燕北王坐镇,他们有把握打下燕北,拿下天启。

    “别太高兴,我费了这么多心思,甚至不惜卖掉天武皇后,引诱萧九安出手,可不希望在最后一刻失败。”南瑾昭看着沐浴在阳光,不断挥舞重剑的萧九安,笑了,笑得高深莫测,笑得不怀好意……

    他没有别的用意,他只想萧九安离开,永远的离开四国,再也不要回来挡他的路。

    作为萧九安的老对手,他很了解萧九安这人。萧九安是个自信强势且多疑的人,他对自己十分自信,同时不相信旁人。

    如果,他一开始大方的把道借给萧九安,或者主动把道让出来,萧九安必然不会相信他,为了安全起见,萧九安必然会做一些安排打压他。

    主动借道,不谈条件的退让,不符合他南瑾昭的性格,别说萧九安,就是换作任何一个人,都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但当他强势不肯的借道,又接连出手打得萧九安措手不及,萧九安就没空多想,也不会怀疑他别有用意,只当他想借这条道,从燕北捞取好处。

    因为,只有这样才符合正常的情况,符合他的性格。

    当然,就算萧九安想到了他的用心也没有用,萧九安只有一个月的时间,这一个月发生了太多的事,便是萧九安知道他的用意,也只能遂了他的愿。

    “王,你放心,我不会叫他们退兵的。”南瑾昭一开口,他身后的将领就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哪怕明知是做无畏的牺牲,他们也得坚持到最后一刻,不能叫燕北王起疑,以为他们的退让、妥协是别有用心。

    “南疆的百姓,会记住他们的牺牲。”南瑾昭看着不断倒下的南疆士兵,长长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他也不想白白牺牲这么多人,但要是没有这些人牺牲,依萧九安的多疑,必然不会相信,他只是单纯的希望萧九安离开,而没有别的用心。

    南瑾昭身后的武将们一阵沉默,许久后才长长地叹了口气,说道:“王你说的对,南疆的百姓,还有我们都会记住他们,他们不会白白牺牲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时,在王爷的带领下,燕北军已冲进南疆的腹地,冲到南疆通往十方世界那条道路的入口。

    入口处,只有十余人,这十余人早已丧失了战斗力,王爷的剑轻轻挥过,他们便倒地不起。

    在他们倒下的那一刻,王爷抬头,看向站在山峰处的南瑾昭与南疆的将领,冷酷的脸上露出一抹嘲弄的笑……

    如果说,先前他还不明白南瑾昭的用意,今天这一战,便足够王爷弄清楚南瑾昭的用心了。

    他就说,南瑾昭怎么会蠢的主动踏入燕北,被他所困,他还以为南瑾昭别有目的,不想他要的只是他离开。

    南瑾昭把他萧九安视为对手,认为没有了他萧九安,南疆就能在他南瑾昭的带领下,冲出南疆,吞闭燕北、天启,甚至一统四国。

    弄清楚了南瑾昭的想法,王爷只想说,南瑾昭高估了自己,也高估了他萧九安。

    他萧九安固然势大力强,但这世间有手段、有才华、有势力的人并不止他萧九安一人。

    南瑾昭把他视为对手没有错,但把他视为唯一的对手,必然会栽大跟头。

    待他和纪云开走后,他相信凤祁和萧少戎,会用事实告诉南瑾昭,没了他萧九安,南瑾昭依旧走不出南疆,依旧无法在四国称王称霸。

    拥有十方世界的血脉又如何?

    拥有常人没有的本事又如何?

    像南瑾昭这种不敢正视对手的人,永远只能龟缩在南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