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043章1043寂灭,这才是真正的萧九安!

    第1043章 1043寂灭,这才是真正的萧九安

    杀气如有实质,从王爷周身散发出来,很快这股杀气就演变成了死亡的气息,笼罩全场。

    最先发现这一点的,是跟在王爷身后的燕北精锐,他们最先感觉到王爷身边的变化,而很快他们就发现,王爷身边似有一层无形的屏障,叫他们无法靠近。

    当然,就算他们能靠近,也不敢靠近。王爷身上的杀气太强了,花草、树木瞬息间就枯死,活人全部死在他的剑下,所到之处,一片凋零,没有一丝生机……

    “王爷这是怎么了?”跟在王爷身后的燕北军精锐,都是燕北的老人,他们知晓王爷的厉害,也知道王爷那花见枯、草见死的本事,但是……

    从来没有一次,像现在这般可怕,也没有一次,像这一次一样威力强劲。

    此时的王爷,就如同死神,所到之处没有一样活物,不但花枯草死,就连花虫也僵硬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这是……带了毒气吗?”身后的精锐,看着无所畏惧,遇神杀神,遇佛杀佛的王爷,一个个不由得吞了吞口水。

    这样的王爷太可怕了,他们根本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们甚至有些同情南疆的士兵了,面对这样的王爷,南疆的人还有反击的勇气吗?

    南疆人有反击的勇气吗?

    他们……当然没有!

    天知道,在看到燕北王如同杀神一样,杀入南疆丛林,那一瞬间他们有多慌。

    千金之子,坐不垂堂,这个道理燕北王是不是不懂呀?

    堂堂主帅,站在后面指挥就好了,能不能不要动不动就身先士卒,一马当先的冲锋陷阵?

    他们很有压力的,尤其是看到燕北王所到之处,没有一点生机,他们的压力更大好不好。

    冲在最前面的南疆士兵,看到面色阴沉,杀气凛然的王爷,一瞬间腿就软了,别说反击了,他们连走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等到他们反应过来,王爷手中的重剑,已经砍到了他们的头上,落到他们的心口……

    厚重的长剑甚至没有开刃,但这一点也不影响王爷杀人,几乎是一剑一个,剑剑不落空,看着一地的尸体,南疆的士兵不由得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他们与燕北士兵多次交手,燕北王也偶尔出手的时候,但从来没有一次,像现在这么可怕,就好像,好像……他们是燕北王的杀父仇人一样。

    这一刻南疆的士兵,终于明白当年北辰的士兵,面对王爷不停歇的斩杀,是一种什么经验了。

    太可怕了!

    这根本不是人,而是一尊杀神,一尊杀人不眨眼的神。

    “退,快退!快去禀报王,燕北王疯了。”身后的南疆士兵不敢上前,纷纷后退,无一人敢上前。

    “不许退,谁叫你们退了。给我拦住燕北王,听到没有?拦住他,不许他上前,不许他杀进来。”站在远处,指挥作战的南疆将军,看到士兵纷纷后退,不得不大声下令。

    燕北王现在所站的领地,就是他们南疆的领地,燕北身后还跟着虎视眈眈的燕北军,要是他们退了,就等于把领地拱手送给燕北了。

    “将军,不行,我们不是燕北王的对手,而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我们在林中种的迷花、毒草全都枯死了,无一活物。”南疆的士兵也不想退,但不退不行呀。

    他们本来就不是燕北军的对手,他们最大的依仗,就是南疆神秘莫测的毒草,但现在他们的毒草,对燕北王一点用处也没有,这仗要怎么打?

    “援军!快发信号,我们需要援军。”指挥作战的将领虽然没有冲锋在前,但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笨蛋,见此景也不敢硬扛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会叫援军,燕北军也会。

    看到王爷冲进了南疆的腹地,跟在王爷身后的精锐,顿时明白杀入南疆腹地的机会来了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跟在王爷身后的燕北军,立刻发出信号……

    镇守大营的萧少戎,看到七彩的信号在天空亮起,顿时瞌睡全无,亲自点兵,带了三万人追随王爷的脚步,直闯南疆腹地……

    在萧少戎带兵出动之际,南瑾昭也带着援军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远远地,南瑾昭就看到如同杀神一样的王爷,也看到倒在王爷四周的尸体,以及王爷身后失了生机的花草树木。

    一切就像是静止了一样,天地间只剩下灰色,树木、花草都不动了,死寂一般的立在原地,没有一丝生机。此时此刻,天地间似乎只有王爷一人,他周身所有的一切,皆沦为背景。

    无疑,这样的画面是可怕的,跟在南瑾昭身后的将领,就被这一幕吓得不轻,但是……

    南瑾昭却没有害怕,他只有兴奋,无与伦比的兴奋:“寂灭,这是寂灭的力量!”

    “王?”他身后的将领,听到南瑾昭说了话,却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,不由得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南瑾昭却没空搭理身后的人,他的视线落在远处的萧九安身上,极力压制心中的兴奋:“这才是真正的萧九安,这才是真正的寂灭!萧九安果然是寂灭君王的后人,是他们要找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王,你说的是什么?”南瑾昭身后的将领,终于听清了南瑾昭的话,却是一句不懂。

    南瑾昭却没有解释的意思,大手一挥,兴奋的道:“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在南瑾昭的带令下,南疆的援军迅速前往战场,来得比燕北的援军快了一步,但是……

    南瑾昭却下令,要他们原地待命,不得出兵。

    “王,这个时候不出手,等晚了,燕北军就来了。”南疆的将领不解,问了一句,南瑾昭却浑不在意,强势的道:“按我的命令行事!没有我的命令,谁也不许动。”

    “是,王!”南疆的将领憋屈的不行,却无人敢违抗南瑾昭的命令。

    此时的南瑾昭,在南疆有绝对的权威,南疆的将领不敢置疑他的命令,只能看着,看着萧九安一路杀过来,看着燕北的援军赶来,看着他们不断往前,挺入南疆腹地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