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041章1041 摊牌,王爷很愧疚!

    第1041章 1041 摊牌,王爷很愧疚

    对萧少戎,王爷是绝对信任的。

    燕北与南疆的战事吃紧,燕北主动出兵,却久攻不下,这个时候身为军中最高指挥官的王爷,并不适合离开,但是……

    在萧少戎抵达大营的第二天,王爷就离开了大营回到了别院。

    此举,别说是王爷身边的人,就是纪云开也十分意外:“王爷?你怎么回来了?”

    她没收到前线胜利的消息呀?

    “前线情况有所好转,本王便回来看看你……”王爷看了一眼纪云开怀中的孩子,顿了一下,才补了一句:“还有长泽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来看我们的,我还以为王爷忘了我们母子俩呢。”听到王爷磕磕绊绊的说出小长泽的名字,纪云开给了王爷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还真是没有一点当父亲的自觉,叫纪云开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毕竟,这种事也不是她强制要求就有用的,这得王爷把小长泽放在心上才行。

    “前线战事吃紧,本王走的突然,没来得哪你说。”王爷知晓纪云开说的是什么,抢在纪云开责怪前先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反正,王爷不会承认,他这是心虚了。

    他低估了南瑾昭的狠,他原先想在纪云开不知道的时候,把南疆的通道攻下来,不想南瑾昭突然出狠招,把他给拖住了……

    “算了,你的事我不想管,但同样的,孩子的事也请王爷你别管。王爷,孩子我必须亲自照顾,他一连出事,我实在不放心把它交给别人。”纪云开知道,王爷不希望她亲自照顾孩子,先前她考虑到自己的身体,选择退步,但现在她却无法退让。

    “云开……”王爷看着纪云开,又看了一眼她怀中的小长泽,犹豫了片刻,将是将他与凤祁说的话,说了出来:“一个月后,我们要离开燕北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他不让纪云开亲自照顾孩子的原因,他怕纪云开天天放在身边看,会舍不得丢下孩子。是以,他一早就抹去了这个可能。

    “离开燕北?皇上要召我们回京?”纪云开第一反应,就是进京。

    燕北是王爷的封地,除非皇上下旨要王爷回京,不然王爷是不可以轻易离开燕北的,也不会轻易离开燕北。

    “不是,是去……”王爷语气一顿,说道:“十方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十方世界?墨七惜出事了?”纪云开知道,墨七惜去十方世界找小狼崽子去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王爷应了一声,面色凝重,“十方世界的人拿下了墨七惜,他们要本王一个月内,赶到十方世界,不然就杀了墨七惜。”

    是以,他无论如何都要赶去十方世界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才会出兵攻打南疆,就为了争取去十方世界的那条路?”一条随时要进出的路,王爷怎么可能容忍它一直被南瑾昭掌控,就像南瑾昭一心想要攻破燕北,拿下燕北一样。

    “是的,本王必须拿下通往十方世界的路,只有这样才能不受南瑾昭的威胁。”王爷沉着一张脸,说道:“南瑾昭野心勃勃,他与天武皇后勾结,想要吞并燕北,我必须先出手。”

    就算没有十方世界的事,单凭南瑾昭的野心,他们早晚也会交手,只是不会这么快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你安心去吧,我会照顾好孩子,也会守住燕北。”纪云开不是一个矫情的人,更不是一个离了男人,就活不下去的人。

    纪云开第一时间就调整好了情绪,并不受王爷的离去影响,只是……

    这并不是王爷想要的。

    “云开,十方世界你也必须去。”王爷郑重的强调。

    纪云开面色一凝,看了一眼躺在身侧的孩子,毫不犹豫的摇头:“不行,孩子太小了,他离不开母亲,我也不可能带他远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随本王去十方世界,孩子留在这里,凤祁会照顾他。本王跟凤祁说好了,他从天武回来后,就会长驻燕北。”不仅他的儿子需要凤祁保护,燕北这块地方也需要一个人坐镇,萧少戎虽然本事不差,但到底稚嫩了一些,手段也差了一点,凤祁是最合适的人选。

    “你要我把孩子丢下来,跟你去十方世界?王爷,你在开玩笑吧。”纪云开极力压低声音,以免吓到孩子,但就是这样,王爷仍旧能从她的语气中,听出她的不满。

    “云开,你知道本王没有开玩笑,十方世界是个什么情况,本王跟你提过。在十方世界,像纪馨那样的人不知凡几,你的本事能压制纪馨,指不定也能压制旁人,你不去,墨七惜和小狼崽子会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这都是借口,重要的原因就是王爷不放把纪云开留下来,更不放心她跟凤祁朝夕相处。

    他自然是相信纪云开的,但是……

    他还是不乐意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让我想一想。”纪云开的态度软化了,至少不像先前那般强硬。

    事关墨七惜一家的生死,纪云开不可能任性,也不可能只顾自己,不然墨七惜和小狼崽子有个三长两短,不需要王爷说,纪云开自己就无法原谅自己。

    “云开,这事也是没有办法的,你相信本王,也相信凤祁,有他在,长泽不会有事。”王爷这次提起孩子的名字,终于不再顿了。

    天知道,他先前差点忘了孩子的名字。

    虽然,这个名字是他取的,但他取的时候压根没有多想,要不是纪云开理解错误,他儿子的名字还不知道是哪一个……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让我想一想。”纪云开很清楚,正是因为清楚她才痛苦。

    理智告诉她,她必须听从王爷的建议,把孩子丢下,随同王爷一起去十方世界,但情感上,她真的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她的儿子才刚出生,还未满一个月,她每天盯着他看都觉得不够,哪里舍得把他一个人丢。

    “本王很抱歉,但……云开,你相信本王,这是最后一次。十方世界的事了后,本王就不会让你再奔波。”纪云开自嫁给他后,就没有过几天安逸的日子。

    算来,是他亏欠了纪云开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