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031章1031 喜欢,本没有罪!

    第1031章 1031 喜欢,本没有罪

    “不是什么?徐将军,本王不知道,你什么时候暂代了官府的责任,可以判案了。”

    与破门声一同传进来的,还有王爷的声音。

    王爷一边说话,一边往里走,身后跟着四个护卫,还有徐夫人母子三人。

    “本王亲自来徐府地,却只有你夫人亲自出门相迎,你好大的架子呀。”王爷大步走到内室,旁若无人的在主位上坐下。

    “王,王爷。”徐父、徐母吓得脸发白,老老实实地站在一旁,一动不敢动。

    徐夫人面色平静的,带着一双儿女,站在王爷身侧。

    她还未出门,就遇到带兵进来的燕北王。燕北王看到她,说了一句“跟上”,便带着她和侍卫来到花厅。

    她起先还以为,燕北王是来拿徐家的人的,但刚刚的破门声告诉她,她猜对了,燕北王拿的是那个姜氏音音。

    苍天有眼呀!

    “末将失职,请王爷责罚。”徐将军虽在女人身上有些拎不清,但在旁的事情上,他却仍旧是个通透的汉子。

    知晓王爷不满,徐将军二话不说,就跪下来请罪。

    “本王确实要责罚你,识人不清,让奸细混进徐府,泄漏军中消息,还意图包庇奸细,你蠢成这样,本王不罚你都不应该。”王爷对徐将军确实很失望,但这点失望还不至于让王爷动怒,亲自出手教训徐将军。

    像徐将军这样的人,只要他表露不满,自有人会收拾他。

    他亲自开口训斥徐将军,完全是因为纪云开。

    来徐府前,纪云开再三叮嘱他,徐将军在女人身上拎不清,他宁可相信寄居在他家的同僚寡妻,也不相信自己的妻子。

    更甚至,他为了那个寡妇,无数次让自己的妻儿受委屈,作为男人简直是愚不可及,不配为人夫、人父……

    虽然,王爷并不认为,一个男人偏宠、信任自己喜欢的女人有什么错,但是纪云开很生气,再加上徐将军偏宠信任的,正是与南疆勾结的女人,王爷便答应了纪云开,为会徐夫人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王爷,您是说……真的是音音,是她?”徐将军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,看着王爷,“这,这不可能,音音她胆子很小,为人善良,最主要她的丈夫就死在南疆人手时在,她怎么可能与南疆人勾结。王爷,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”

    徐将军说这话时,不由得看向徐夫人……

    他怀疑,这事很有可能,是他的夫人陷害了音音,他正纠结要不要说出来……

    说出来,音音肯定会无事,但婉娘她必死无疑,徐家肯定也会受牵连。

    “你看女人的眼光果然奇差无比。”王爷原先还觉得纪云开夸大了,现在看来倒是他太想当然了。

    徐将军这不仅仅是偏宠、信任自己的女人,这完全是被女人给骗了。

    “本王的将军被一个女人骗得团团转,到现在还在为那个女人狡辩,本王真的很怀疑你的能力。”这样的人便是再骁勇善战,他也不敢用了。

    今天,他会被一个女人给骗了,明天就会被第二个女人给骗了。

    一次又一次的,燕北经得起几次折腾。

    “王爷,末将,末将的夫人……”徐将军一脸纠结,几次想要讲出徐夫人陷害音音的事,但抬头看到徐夫人嘲讽的眼神,却怎么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把姜氏带上来。”王爷懒得与徐将军废话。

    甚至,要不是纪云开交待,一定要让徐将军看清那个姜氏的嘴脸,让徐将军后悔,他会直接把人带走。

    至于徐将军有什么疑惑,会不会因此怨恨徐夫人,那都是徐家的事,与他何干?

    很快,侍卫就将一个个子不高,身段娇小却玲珑的女子押了上来。

    这女子就是姜氏,三十不到,但面上看过去却如同十七八的少女,一双水灵灵的眸子,纯真无伪,怯生生的样子,就像是误入猎人包围的小白兔,端得是清纯惹人怜爱。

    只一眼,王爷就知徐将军为何会被骗了。

    这个姜氏,和瑞王那个继妃如出一辙,外表俱是柔弱的小女子,一副离了男人就活不下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像徐将军这样的粗汉,哪里是这种女子的对手。别说徐将军本就有三分喜欢姜氏,就算一点也不喜欢,面对这种柔弱的女人,也无法拒绝她的要求。

    那姜氏被带上来后,一双水眸染着泪,红着眼眶看着徐将军,就好像徐将军是她的天,是她的地……

    “将军,将军,你是无辜的,求求你,救救妾身,求求你让夫人高抬贵手,放过妾身和妾身的孩子吧。将军,当年要不是你,妾身的孩子就死了。你是妾身心中的神明,但妾身并不敢对将军有非份之想,妾身只想要一片瓦片遮身。如果夫人连这都不能允许,妾身,妾身可以立刻离开……”

    姜氏哭得梨花带泪,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,她的眼里只有徐将军,满心满眼都是依赖,好像除了徐将军外,再也没有别的一样。

    王爷饶有兴致的看着,时不时还笑上一声……

    云开这段时间坐月子,无聊的快疯了,来之前特意交待过他,一定要让姜氏好好表演一场,不能太早把事情了结了。

    然后,回去好好跟她讲,姜氏这朵白莲花是怎么装柔弱、装可怜的。

    他起先不懂白莲花是什么意思,直到看到姜氏这副模样,便明白了。

    这不就是一朵楚楚可怜的小白花嘛,只不过这朵白花,会吃人。

    “音音,你,你真的没有跟南疆勾结?”徐将军本就不相,像姜音音这种柔弱善良,从不出门的女人,会与南疆勾结,听到姜氏的话,立刻动摇了。

    “将军,我一个弱女子,南疆怎么可能看得上我,我便是制造他们,他们也不会用我。将军,这是夫人,是夫人……她陷害我。夫人她跟王妃要好,王妃为了给夫人出头,便陷害我,求,求将军你为妾身做主呀。” 姜氏哭得像是死了丈夫一般,无力的趴在地上,像是被人狠狠摧残了一样。

    徐将军顿时心都疼了,抬头看了徐夫人一眼,见徐夫人没有看他。又看向王爷,像是下了什么重大决定一样,缓缓开口:“王爷……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