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030章1030失望,不是徐家人!

    第1030章 1030失望,不是徐家人

    “婉娘,你就承认吧!”

    “婉娘,想想孩子……他们还那么小,你忍心他们被处死吗?”

    “婉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,我没有!”耳边传来丈夫、公婆充满“善意”的劝说声,徐夫人泪流满面,几尽崩溃。

    没有人相信她,她的丈夫,她的公公,她的婆婆,她为之付出一切的家人,全都不相信她。

    徐大夫失态的嘶吼:“我没有背叛王爷,也没有背叛燕北,我不是什么奸细,更没有跟南疆来往,你们为什么都不相信我?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,那是谁?家里除了你,再没有人可能被收买了。”徐将军皱着眉,一脸深思。

    他说这句话并没有其他的意思,只是将自己的推断说出来,他却不知这句话对徐夫人来说,如同利刃,几乎将她击碎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你就怀疑我呢?你说我可能被人收买,你的音音就不会吗?”徐夫人一脸惨白,但却没有了悲伤之意。

    冷静下来,她很快就想明白了……

    这个家,可能被南疆人收买的,只有那位音音夫人,她的丈夫不信没有关系,王爷很快就来了,她相信王爷不会冤枉一个好人,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。

    “婉娘,你怎么那么残忍,要把这样的罪名推到音音身上。你要我说多少遍,我音音一点关系也没有,我只是代为照顾他们母子三人。”徐将军一脸失望的看着徐夫人,眼中没有爱意,只有无尽的厌烦。

    他的妻子,近年来越来越怪异,越来越尖酸小气,真正是叫他烦躁。

    “我残忍?对,我残忍那又怎么样,有本事你休了我!”徐夫人突然发现,她的心……真的是死了。

    原先,她嘴上说不在意,但每每听到她的丈夫,亲昵的喊音音,说音音如何如何,她的心都会一阵阵的抽痛,但现在她根本体会不到痛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不敢吗?你背叛燕北,与南疆人勾结,我今天便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徐将军说要写休书之际,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,带着一个更小的姑娘冲了进来,挡在徐夫人面前:“不要,不要欺负我娘。”

    “素素,正儿,过来……你娘她是南疆人的奸细,离她远一点。”徐父、徐母看到宝贝孙女和孙子进来了,忙朝他们招手,生怕把他们牵连。

    “我娘不是奸细,我娘深得燕北王妃重用,怎么可能会跟南疆人勾结。”徐将军的儿子徐正宇虽年少,但却比同龄的人懂事许多。

    任谁有一个偏心到天边,把旁人的儿子当亲儿子养的父亲,都无法不懂事。

    “正儿,不要胡闹,到父亲这里来。”徐将军一脸正色的训斥儿子,他对自己的儿子从来没有一个好脸。

    除去要在儿子面前,扮演严父的形象外,还有就是……

    这个儿子和他夫人一样,不喜欢音音,对音音的儿子也十分冷淡,甚至连帮忙在先生面前说几句话,都不肯。

    “王爷都没有说,我娘是奸细,你就急着往我娘身上扣奸细的罪名。父亲,你到底想要干什什么?你是不是知道谁是奸细,你急着保她,才把娘往火坑里推?”徐正宇一脸伤心的看着徐将军,少年的脸上,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阴沉。

    “父亲,你在保护那对贱人的时候,可有想想我和素素?我和素素没了娘,你们要怎么活?”

    “正儿,你在说什么!”徐将军大怒,还有深深地失望,“我没有冤枉你娘,我只是告诉你娘,如果是她就主动站出来认罪。我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你好,为了这个家好,我没有保护谁。”

    在这一点上,他确实是没有私心,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爹,我娘……不是徐家的人吗?我娘嫁进来快二十年了,她还是外人吗?”徐将军没有把徐夫人当成徐家人,是以……

    一出事,他便想着牺牲徐夫人,保全整个徐家。

    不等徐将军说话,徐母就大声道:“你娘她本来就不是徐家人,她是曹家人,她姓曹,跟我们徐家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她很喜欢这个媳妇,但也仅仅是喜欢而已,至于把她当徐家人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祖母,你呢?那你……”小小的少年一脸惨白,他刚开口就被徐夫人打断了,“正儿,不可无理。”

    “娘……”少年不可思议看着徐夫人,一脸受伤。

    徐夫人却是笑了,伸手摸了摸少年头:“傻孩子,咱不能因为旁人的愚蠢,而失了自己的风度与修养。不管如何,她都是长辈。”

    “曹婉,你在做什么?”徐母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徐夫人却不像以往一样,把她当老祖宗伺候,她将两个孩子搂在怀里,“正儿,素素,你们跟娘一起出去,咱们去找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跟娘一起去。”两个孩子没有一丝犹豫,哪怕是年纪尚小的徐素,小脸亦是坚定异常。

    “婉娘,你不能把孩子带走。”徐将军心中一慌,本能的上前,挡在徐夫人面前,看到徐夫人平静无波的眼神,徐将军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他急切地道:“婉娘,我并没有说你就是奸细,那只是猜测。我只是希望孩子不要受牵连,如若不是你,我们一家人一起面对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一家人?谁跟你一家人?我姓曹,我是曹家人。”徐夫人不客气的反讽了回去,拍掉徐将军的手,带着一双儿女往外走。

    徐将军伸手要拦,却听到徐夫人说:“燕北王妃曾对我说,如果哪一天我有需要,她定会不遗余力的帮我。你敢接我,我就请燕北王妃代我休夫!”

    徐将军手一顿,着实不敢再拦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徐夫人,带着一双儿女往外走。

    徐父、徐母见状,又气又怒,徐母想要骂上一句,但张了张嘴,却怎么也骂不出来,反倒看着儿子,说了一句:“儿呀,你说……婉娘说的不会是真的吧?莫不真是那个姜氏与南疆勾结?”

    他们一家子,没有一个人与南疆有来往,看婉娘的样子,也不像是与南疆有关系的。

    除去他们,那唯有那个姜氏音音有嫌疑了。

    “音音她不……”徐将军毫不犹豫的开口了,但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听到破门声响起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