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029章1029 信任,伤害已造成!

    第1029章 1029 信任,伤害已造成

    王爷在凤祁面前承诺,会跟纪云开商量,但转身就把这事丢在脑后。

    开玩笑,纪云开还在坐月子,这个时候告诉她,一个月后,他们要把孩子丢给凤祁,然后去十方世界,纪云开肯定能杀了他。

    这种事,能拖一时是一时,要是能等到临行的时候,再告诉纪云开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凤祁有机会,在纪云开面前说起此事,王爷以要尽快阻止南瑾昭与天武皇后结盟为由,把凤祁打发到天武去了。

    “天武皇帝想要振作起来,你作为四国唯一的完美公子,自然要帮他一把,助他收拢天武的权利。”这是王爷给凤祁的理由。

    凤祁虽然知道这个理由,完全是王爷在鬼扯,但是……

    王爷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天武皇后能想跟南瑾昭合作,还不就是因为天武的皇帝太无能了,没有把她手中的权利全夺走。

    天武的皇帝懦弱,需要有人帮他才有可能立得起来。放眼四国,还真没有比他更适合的人。

    他的身份,外界对他的评价,都是他的优势,由他去接近天武皇帝是最好不过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我会处理好天武的事情,你就放心吧。”凤祁知道王爷的“险恶”用心,但还是决定前往天武。

    他必须破坏南疆与天武的结盟,不然这天下必然生灵涂炭,尸横遍野。

    “一个月,你只有一个月的时间,一个月后你必须回来。”一个月后他和纪云开就要离开燕北,没有人在燕北坐镇,最主要没有人在燕北照顾他儿子,可不行。

    “我会回来。”凤祁点了点头,不厌其烦的再次保证。

    天知道,萧九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,完全不复先前冷酷、高冷,真的太让人讨厌了。

    王爷一点也不在意凤祁怎么看他,只要凤祁把承诺的事做到,任凭凤祁说什么他都不在意。

    把凤祁打发走了,把潜在的危险解除了,王爷继续晾着南瑾昭,把人半软禁在别庄里,不让他出去,好吃好喝招待,也允许他与外界联系……

    南瑾昭气得发狂,他手下的人几次带着他欲冲出去,都被早有准备的燕北军发现,并“请”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就不怕我发兵燕北吗?”气狠了的南瑾昭,不由得放狠话。

    看管他的燕北军冷酷一笑,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。

    南瑾昭被困在别庄七天,终是没有忍住,给手下的人传消息,不到一天,南疆的大军便压境了……

    王爷第一时间收到消息,却没有做出处理,而是带兵去了徐府。

    前些天,王爷带兵围了司徒家、上官家和北门家的消息,全燕北的人都知晓,也知晓他们三家下场凄惨,这会见王爷带兵围了徐家,徐家上下都懵了。

    旁的人,却在暗中看徐家的热闹……

    “你,是不是做了对不起王爷的事?”徐父、徐母第一反应,就是他们儿子犯了事,与南疆勾结。

    却不想徐将军比他们更不解:“没有呀,我对王爷忠心耿耿,怎么可能背叛王爷,我对天发誓,我绝对没有背叛王爷,更没有与南疆来往。”

    “那会是谁?我们徐家要是没人背叛王爷,王爷不可能会带兵来。”王爷在燕北王,从来不会带兵招摇,王爷带兵出来,必然没有好事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徐将军看到站在一旁徐夫人,面露迟疑,但还是开口了:“婉娘,你最近做了什么?或者见了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夫君,你怀疑我?”徐夫人踉跄一步,不敢置信地看着徐将军。

    夫妻这么多年,这个男人居然怀疑她?

    “不,我只是想要问清楚。这家里就咱们四个主子,咱们要是没有背叛王爷,就没有人会背叛王爷,背叛燕北。”徐将军也不想怀疑自己的妻子,但他的父母他清楚,看他们的表情就知他们什么也没有做。

    “婉娘,王爷的人就在外面,现在不是隐瞒的时候,你要做了什么就直接说,我……我总会保下你的。”不是他,不是他的父母,家里会出事的就只有婉娘了。

    “你叫我说什么?我什么也没有做。”徐夫人瞪大眼睛看着徐将军,眼中闪过一抹受伤,“你为什么会怀疑我?”

    “这家里,就咱们四人能自由进出,孩子们一直在外面读书,他们什么都不知,也必然不可能是他们。”徐将军也不想怀疑自己的妻子,但事实摆在面前。

    王爷带兵前来,肯定是有证据的,他们提前做好准备,至少不会和司徒家、北门家一样,三族俱被灭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只有咱们四个主子,你那宝贝音音不也是主子,不也能进出自由吗?”徐夫人气极,她虽知这个时候不是说酸话的时候,但还是忍不住刺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音音性子单纯,为人善良,连踩死一只蚂蚁都要心疼半天,怎么可能是她。婉娘,我知道你看不惯音音,但音音她真的不会威胁到你的地位,我跟音音也是清白的,你能不能别乱想?你这个时候往音音身上泼脏水,你是想害死她吗?”徐将军一脸无力的说道,看徐夫人的眼神充满了失望。

    徐父、徐母听到徐将军的话,顿时来了火气,但看到徐将军疲累、担忧的样子,又为儿子心疼了。

    “婉娘,你仔细想想,你最近是不是见了什么人?会不会是被人利用了?”徐父、徐母视徐夫人为亲女,但是……

    生死存亡之际,他们自然更担心徐家,更担心自己的儿子。再加上徐将军的话也有道理,这个家值得南疆收买的也就他们四个人,不是他们三人,自然是媳妇了。

    “爹,娘,连你们也不信我吗?”如果说徐将军的话,只是让徐夫人失望的话,那么徐父、徐母的话,就是让徐夫人绝望了。

    “婉娘,不是爹娘不信你,而是事情就摆在面前。王爷已经带人来了,你要做了什么就早些交待,咱们家也能早点脱干净,不让……”徐母苦口婆心的劝说,但话里话外都是不相信徐夫人。

    徐夫人不敢置信地看着徐母,几次张嘴想要解释,但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,只有泪水无声落下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