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027章1027狠手,打蛇不死反受其害!

    第1027章 1027狠手,打蛇不死反受其害

    南瑾昭是个自私的人,而自私的人,只会选择对自己有利的事。

    即使他知道,名声坏了,失去了手下的信任,日后会存在极大的隐患,他仍旧没有选择,付出代价赎回司徒、北门和上官三家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此举,早在王爷的预料中。前来通报的士兵等了一刻钟,没有得到南瑾昭的回答,留下一句:“南疆王放心,裘家人我们会为你留下。”便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南瑾昭看着燕北士兵转身离去的身影,眼中闪过一抹寒光,双手握得死紧,却是什么也没有说……

    萧九安有多么难缠,他很清楚。他这个时候找上门,跟萧九安谈条件,就是送上门给萧九安宰,这是他不能接受的事。

    但是,更让南瑾昭不能接受的事,还在后面。

    他以为,王爷会在燕北,把司徒三家的人处死,好给燕北其他人一个警告,让他们明白,背叛燕北、背叛燕北王的代价,不想王爷根本没有这么做……

    王爷让人把这三家人押走了,押到了燕北与南疆交界处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,一路上,这三家人不断的骂南瑾昭小人,卑鄙无耻,毫无信用,为了更大的利益,转身就把对南疆忠心耿耿的他们给出卖了。

    除去上官家,司徒家和北门家全族都了迁连,前途未卜,已没有未来可言。他们对南瑾昭的怨恨几乎能化为实质,恨不得吃南瑾昭的肉,喝南瑾昭的血,自然是有多难听,就骂得有多难听。

    不过一日的时间,南瑾昭出卖手下换好处的消息,就在燕北与南疆两地传开了。

    燕北的百姓还好,他们就没有想过要为南疆办事,最多就是骂出卖燕北的三家活该。

    而那些被南疆重点收买,面对南疆许下的巨大好处而心动的人,则立刻警醒了,根本不敢跟南疆的继续接触下去。

    此事一出,可想而知,南疆这段时间想要在燕北收买人,几乎不可能。先前,南瑾昭摆出,为了救忠于他的裘家,愿意付出巨大代价带来的影响,也全面消除。

    燕北的影响还不算大的,此事在南疆造成的影响,才是最可怕的。

    南疆是南瑾昭的大本营,是他的根基所在,他能用的人、可用的人都在南疆。这个消息一出,南疆不少人都愣住了,如同大冬天一盆凉水,浇在他们头上,瞬间淋了个透心凉。

    司徒三家的事,燕北很多人也许不知,但南疆不少高层却是清楚,司徒、北门和上官三家一直在为南疆办事,而且有十几年之久。

    这三家十分谨慎,平时双方几乎没有书信往来,偶有把柄、证据落下,也必在南疆王手中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除去南疆王外,几乎没有人能拿出证据,证明这三家人是奸细。

    王爷这么直接果断的把这三家人处理了,而且时机还这么巧,不是南瑾昭出卖了他们,是什么?

    “我们的王……今时今日为了借道,可以出卖那三家人,他日为了更大的利益,是不是可以出卖我们?”有不少忠于南瑾昭的大臣,得知此事,都忍不住私下与幕僚感慨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,燕北王开出条件,只要我们王应下,就会放了这三家人,但是王并没有应下。从理智上,我知晓王此举是对的,那三家已为弃子,为他们让出到手的利益是不对的,但从感情上讲,我却不能接受。今天是这三家人,他日要换作我们呢?是不是也会沦为弃子?”

    “你们还记得杀手银楼吗?当初,银楼是为了王,为了引开燕北王的注意力,不让他盯着咱们南疆王,这才对燕北王妃下手。而后,燕北王放话,说不管谁杀了银楼,他都会为谁为一件事。那时候,我记得……王似乎动摇了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经过一番内乱,南瑾昭对南疆的控制,已达到空前的高度,整个人南疆尽乎都在他的掌控中。现在的南疆,握有实权的几乎都是南瑾昭的人,但这并不表示,这些人会一直忠于南瑾昭,会一直为南瑾昭卖命。

    人心最是难测,当南瑾昭出卖手下换好处的消息传到南疆。南疆上下顿时浮躁了,虽然明面上看不出什么,但有眼睛的人都知道,南瑾昭在南疆的威信大跌。

    南瑾昭人在燕北,在王爷的地盘上,当他得知此事,已是三天后,三天能做的事情太多了,南瑾昭便是有通天的本事,错过最佳的时间,也无法力挽狂澜。

    “司徒家、北门家三族皆灭,余下的全部流放。上官家主不知与燕北王做了什么交易,保住了家中血脉,但同样逃不过流放的下场。”南瑾昭收到消息时,王爷已处死了叛徒,便是南瑾昭想与王爷谈判,也没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,你他大爷的!你个卑鄙无耻的小人,你陷害我!”南瑾昭再也控制不住心中暴虐,狠狠一脚,将面前的椅子踹的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好,你好样的……你毁我名声,毁我威望,就别怪我他日对你的妻儿下狠手!”南瑾昭知道,他在燕北说的每一句话,都会传到萧九安的耳朵里,但是他不惧。

    萧九安有本事现在就杀人他,杀不死他,他必会让萧九安后悔今天的所作所为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王爷,你此举太不妥。打蛇不死,反受其害。南瑾昭就是一条蛇,一条伪装成吃草的毒蛇,你对他出手却没有弄死他,他日他必会百倍报之。”这事闹得极大,除去在坐月子的纪云开,燕北几乎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

    凤祁得知此事,第一时间找到王爷,劝说王爷……对南瑾昭下死手!

    “要杀他,太难了。”王爷何尝不知这个道理,但南瑾昭不是那么好对付的。

    南瑾昭与十方世界牵连极深,手段诡异莫测,身边不缺高手保护,要杀南瑾昭几乎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你杀不死他,就不该出手毁他名声。你明知他意在天下,最在意的就是名声,你毁了他的名声,让其他人不敢投靠他,不敢为他卖命,就等到毁了他的一切,他不会善罢甘休的。”凤祁重重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南瑾昭那人最擅长的就是忍,他为了复仇可以忍三年、五年,甚至十年。除去忍之外,南瑾昭那人还十分狠,且欺软怕硬。

    萧九安坑了他一把,他奈何不了萧九安,定会对纪云开和她的孩子出手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