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025章1025 暗示,背叛的代价!

    第1025章 1025 暗示,背叛的代价

    先礼后兵,这招对旁人有用,但对王爷一点用处也没有,不仅没用,反倒会激怒了王爷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南瑾昭很了解王爷,知晓王爷不受人威胁的性格,才会先礼后兵,逼迫王爷动手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你很想拿下本王的燕北。”南瑾昭根本不是真心想要借道,他要是真心想要借道,就不会这么跟王爷谈。

    当然,就算南瑾昭是真心的跟王爷谈,王爷也不会同意。

    这世间,有些东西可以借,有些东西不能借。

    燕北这条道,借出去就别想再拿回来,这一点不管是王爷还是南瑾昭,他们心里都明白。

    “我只想借道而已。”南瑾昭笑得淡然,死咬着这一点不放。

    至于真实的情况,他们心里都明白。

    “有借无还。”王爷的声音很淡,也很平静,完全没有受南瑾昭的话影响,“燕北的道谁都可以借,你和天武皇后不行。想要打?可以,本王奉陪。”

    王爷说完这话,就站了起来:“本王信守承诺,你要的裘家人和你的人,本王明天会让人给你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原本,他还打算慢慢收拾司徒家、北山家和上官家,南瑾昭急着来了,他就把人一起收拾了好了。

    顺便,也给南瑾昭记上一笔。

    “北王这话是什么意思?我没有听明白。”南瑾昭神色一怔,隐有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本王什么意思,你明天就知道了。”王爷在南瑾昭面前停了一步,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南瑾昭,别以为这天下就你一个聪明人,这世间不缺聪明人。”

    “燕北……”南瑾昭想要问清楚,王爷这到底是什么意思,可他刚一开口,王爷就走了。

    南瑾昭起身追了出去,却已不见王爷的身影……

    “莫非,萧九安知道了什么?”南瑾昭站在幽深、昏暗的长廊下,看着王爷消失的身影,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然,现在想这些都没用,离明天只余几个时辰,他就是想明白了,也阻止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确实,南瑾昭这个时候什么也做不了,也来不及做。

    王爷一出别庄,就点了兵,带人围了司徒家……

    在燕北,王爷就是帝王,是主宰一切的帝王。别说一个小家族,就是一流世家,王爷派人围了,也没有人敢说二话。

    燕北王亲自带兵,谁敢说一个不字?

    没有!

    没有就乖乖地听命。

    “把里面的人……不分男女老幼,全给本王绑起来,丢进马车。”司徒家是第一家,与他们家强弱无关,纯粹是这家离他最近。

    “王爷……这是什么意思?我司徒家犯了什么事?”司徒家的人,原本还想挣扎,看到带兵的是王爷,顿时就失了反抗的心。

    在燕北,王爷有威望有兵权,根本没有人敢反抗。且,在没有弄清楚什么事情的情况下,贸然反抗,只会露出自己的底牌,让人起疑。

    更何况,司徒家的人本就心虚,这会见王爷大张旗鼓的带人来,真不敢乱来。

    “明天你们就知道了。”王爷根本没有多说的打算。

    对背叛者,他根本不需要废话。

    “王爷,你要抓我们司徒家的人,总要让我们知晓原因吧?”司徒家的家主,一瞬间如同老了七八岁,一脸请求地看着王爷。

    “你心里很清楚。”王爷仍旧没有说,摆了摆手,示意小兵把人带下去,“一个不许跑,听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司徒家的人跑掉几个,他并不在意。司徒家的人大多不知内情,也只有几个掌权的人与南疆多有接触罢了。

    但是,这并不影响王爷迁怒司徒家的人。他们享受了司徒家给予的好处,这个时候自然要为此付出代价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……”司徒家的家主一瞬间脸白了,他心里已经可以肯定,王爷知晓了,而且还是从南疆那里知道的。

    不然,不会在南疆王一出现,就把他们给绑了。

    是南疆王卖了他?

    为了更大的利益,把他给卖了?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是我蠢,我太蠢了。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。亏我这些年为南疆卖命,对南疆忠心耿耿,不过是有更大的利益,转手就将我卖了。”司徒家的家主整个人都绝望了,也不管这话说出来,会造成什么后果,仰天就大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王爷没有反驳,算是默认了司徒家家主的话。

    司徒家那些哭哭啼啼,和士兵争执的人,听到这话顿时一个个如同点了穴,呆在原地一动不动……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他们司徒家跟南疆合作?为南疆卖命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,我不相信,我不相信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真的,我们家怎么会跟南疆来往?我不相信这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司徒家,那些不知内情的人回过神,一个个绝望的跪在地上,有的甚至悲痛大哭。

    他们不敢相信,但现实却逼的他们不得不相信。

    他们家的家主,亲口说出了为南疆效忠的话,燕北王亲自带人来捉人,要不是他们家与南疆有勾结,那是什么?

    同样的一幕,还发生在北山家。当王爷带人围了北山家,北山家的家主发出了类似的怒吼。

    他恨,恨南疆,恨南瑾昭,用过就丢,把他们这些忠心耿耿的人,当成弃子。

    “南疆无耻!南瑾昭无耻!”北山家的家主在说出这句话后,直接撞死在北山家,死前留下了一句:“王爷,整个北山家只有我与南疆有来往了。除了我之外,第二个人知晓北山家与南疆的关系,肯请王爷高抬贵手,放我北山家后人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完,北山家家主就咽气了。

    王爷什么也没有说,只叫人将北山家的人带走,男女老少,一个不留。

    他必须要让燕北的人明白,背叛他需要付出的代价,大到超乎想象。

    想要背叛他?

    可以,先掂量你有没有那个能力,可以瞒他萧九安一辈子。如若不能,就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。

    一连收拾了两个家族,王爷马不停蹄,在天方亮的时候,带着兵马来到了上官家。

    收拾司徒与北山家,花的时间不短,且动静闹得极大,王爷带人来时,上官家明显得到了消息,上官家家主坐在正门口,等着王爷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