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023章1023熟人,原来如此!

    第1023章 1023熟人,原来如此

    南瑾昭的话并非夸大,这一点王爷很清楚。

    南疆的团结,超乎世人的想象,要不是南疆人的团结,南疆一个小小的地方,凭借地域优势可以喘息一段时日,却不可能撑到现在,更不可能像现在这般,有与燕北、北辰一战之力。

    但是,王爷从来没有说过,他想要的收复南疆,他想要的是……

    “本王不需要费心治理南疆,南疆得天独厚的不是人,而是气候,本王完全可以再造一个南疆。”王爷看着南瑾昭,不以为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对他来说,并不是多难的事,不是吗?

    “你要杀光南疆所有的人?”这一次,换南瑾昭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燕北王这一手,太狠了。

    “百余万人而已了,杀光又如何?”南疆人团结,外人根本无法统治,他压根就没有想过去统治南疆。

    付出太大,收获太少,不符合他的政治利益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,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。南疆地域复杂,是你燕北的两倍之大,你杀光了南疆的人,你永远无法深入南疆,无法在南疆这块地方扎根。你杀光南疆人,南疆也不会属于你。”南疆人经历数代人的积累,才慢慢地了解南疆部分的地方与药草,燕北王想要取而代之,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“本王不杀光南疆的人,就能得到南疆?”王爷一脸戏谑的反问了一句,“左右都不是本王的,是有用还是没用,对本王来说,重要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……强词夺理。”在南瑾昭看来,王爷这完全就是不讲道理,这简直是强盗行为。

    “本王有那个实力,不是吗?”旁人不知道,当初在京城的南瑾昭很清楚,他手上的炸药,足已毁掉整个南疆。

    只要他愿意,别说杀光南疆的人,就是让南疆寸草不生,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毁掉一个地方,总是比建设一个地方,更容易。

    南瑾昭深深地看了王爷一眼,深吸了口气:“但我不相信你会那么做,这太冒险了,甚至有可能动摇你在燕北的统治,进而影响你在天启、北辰的影响力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,本王会在乎吗?”王爷好笑的看着南瑾昭,“本王不是你,这天下权势于本王而言,不过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萧九安,你太高看自己了。你以为,没有现在的权势,没有手中的兵马,天启、北辰会放过你吗?你知不知道,你把北辰弄成什么样了?”北辰现在还在内乱,而且乱得很厉害,没有三五年,根本不可能平息下来。

    北辰本来就穷,底子薄,再折腾个三五年,别说和天启、天武比,就是比之南疆亦不如。

    “民不廖生?尸横遍野?血流成河?”王爷一连说了三个词,但面上的表情却是嘲讽的,“那又怎样?北辰想要报复吗?本王欢迎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惧北辰的报复,但你的妻儿呢?”现在的萧九安,已不是当初那个无坚不摧,没有任何弱点的萧九安。

    现在的萧九安,周身到处都是弱点,要不是这样,他也不能轻易的得到燕北王府别院的消息,不是吗?

    “你们敢动吗?”自信是强势者的通行证,要连这点自信都没有,他萧九安这些年就白活了。

    “为了利益,杀头的买卖,大有人敢做。这天下多的是为钱拼命的人,燕北的奸细,你清了一批自然还有一批,你以为你的燕北是南疆吗?水泼不进,刀插不入。萧九安,你太看得起燕北人了,燕北人为了富贵,为了权势,别说出卖你,就是连自己祖宗他们也会卖。”

    南瑾昭毫不避讳,直言他在燕北有人。

    这事他不说,萧九安也会知晓,与其让萧九安私下去查,不如先掀出来,让萧九安怀疑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在本王的别院,安排的人吗?你确定,你的人能动的了本王的妻儿?”诚如南瑾昭所想的那样,王爷一点也不意外。

    这天下,没有收买不了的人,只有没有足够的利益。

    南瑾昭许下重利,在燕北收买一两个人,那是再容易不过的事。

    “我动不了你的妻儿,却能让你如梗在喉不是吗?你不知道被我收买的那人是谁,你开始怀疑身边每一个人,但你又不敢换你,你怕换了一批,又有奸细怎么办?”南瑾昭笑得如沐春风,整个人都透着一股亲切友好的气息,甚至他的声音,温柔的如同情人间的低喃,但是……

    他所吐出来的话,却叫人心颤。

    要是自信不够的人,很容易就让他击溃了心房,开始自我怀疑。

    然而,王爷不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他相信自己,也相信纪云开,虽然不情愿意,但他还是想说,他也相信凤祁。有凤祁在,他的纪云开和他的孩子,都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来找本王,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王爷压根不与南瑾昭费话,再次直入主题。

    “你在害怕?”南瑾昭却不肯放过王爷。

    “这天下有让本王害怕的人,但那个人绝对不是你。”这一个问题,王爷回答的很认真。

    毕竟,在此之前,他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害怕,现在他知道了……

    “无妨,只要能让你害怕就好。当年……我看到了你和墨七惜,你们两个一直不懂得什么叫害怕。”南瑾昭看着王爷,眼神却是迷离没有焦距。

    他是在看王爷,却也是透过王爷,在看曾经的自己。

    他与银楼,和燕北王、墨七惜是同一个地方出来的。不过,他和银楼离开的更早,他和银楼走的时候,燕北王和墨七惜还在那个人间炼狱厮杀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,在那个地方……除了他和银楼外,没有人能活着出来,没想到还有两个人,活着杀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难怪……原来是老熟人。”难怪南瑾昭一直盯着他,咬着他不放,不余余力的想要跟他抢。

    可惜,他不记得那个地方有南瑾昭这么一个人了。事实上,在那个地方,除了墨七惜,他谁也没有记住。

    注定是该死的人,他何必要记呢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