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022章1022团结,无国便无家!

    第1022章 1022团结,无国便无家

    纪云开平安产下小世子的消息,按说不应该这么快传出去,王爷要是有心隐瞒,完全可以瞒到三个月后,待到满十月再对外公布,也没有会怀疑,但是……

    王爷只顾着激动和高兴了,压根忘了将消息隐瞒的事情。

    得知南瑾昭知晓此事后,情绪不对,王爷冷笑:“看样子,南瑾昭留了一手。”

    他先前就猜到,南瑾昭必然会留有后手,但在消息不对等的情况下,在有求于人的情况下,他就算知道南瑾昭留有后手,也只能等,等他把后手亮出来再谈。

    左右,南瑾昭那个人心狠归心狠,但极度聪明,南瑾昭清楚他的底线,就算再怎么折腾,也不会伤纪云开。

    只要纪云开无事,他让一点利益给南瑾昭也无妨。

    现在南瑾昭少了一个重要的底牌,接下来的会谈中,南瑾昭能占到的便宜,就不会太多。

    王爷没有过多耽搁,知道了该知的消息,便让人去把南瑾昭请来。

    南瑾昭来的很快,看到端坐在首位的王爷,南瑾昭未语先笑:“王爷,恭喜了。”

    燕北王府有继承人了,王爷有了血脉至亲,以后王爷有多了一个弱点,确实是一件欢喜的事。

    “客气了。”王爷淡淡的回了一句,面上没有一丝表情,让人无法从他脸上的表情,看出他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能说到天医谷的人出手,王妃果然有福气。”南瑾昭在下首坐下,脸上的笑容不变,但声音却带着一丝尖锐。

    天医谷坏了他的好事,他怎么可能高兴。

    王爷抬眸,看了南瑾昭一眼,似笑非笑道:“南疆王的消息真灵通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产子不是秘密,但天医谷谷主与云境夫人的到来,却只有别院的人知晓,南瑾昭这么快就收到了消息,可见南瑾昭在燕北的消息网……

    南瑾昭一说完,就知道坏事了,但他立刻补救了一句:“我的人,在城外看到天医谷谷主。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?”王爷根本不信。他几乎可以肯定,他的别院有南瑾昭的人,只是不知那人是谁。

    “不然,王爷认为我是怎么知道的?”南瑾昭并不是一个会将情绪,显露在脸上的人,至少他此刻脸上没有一丝异常,再高明的人也无法从他的脸上,看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“本王不关心南疆王的消息渠道,本王只想知道,南疆王你为何而来?”在这个时候出现,要说是巧合,他是不信的;要说是为地裘家人,他也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我来的不是时候,实在抱歉,我来之前,并不知晓王妃发动了。要知晓,我必不会在这个时候来。”是的,要知道他定不会在这个时候来,定会晚些时候,等萧九安有求于他的时候,等手上的筹码再多些的时候,再过来。

    王爷只当没有听懂南瑾昭话中的意思,放松身体,往后一靠,道:“说吧,你要什么?你又能拿出什么?”

    “现在,我只能拿出墨七惜的消息。”王爷开门见山,南瑾昭也不拐弯抹角,直言道。

    “十方世界的消息?”看样子,墨七惜没有落到南瑾昭手里,这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想来也是,凭南瑾昭的手段,想要留下墨七惜,并不是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“墨七惜落到了十方世界的手里,他们这才知晓抓错了人。他们让我带一句话,给王爷你一个月的时间,让你带他们想要的人去十方世界。他们说,你知晓他们要的是谁。”南瑾昭看着王爷,想要从王爷的脸上看出些什么,最好能看出十方世界要的那个人是谁?

    可惜,王爷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变化,哪怕是听到南瑾昭说十方世界,也是没有一丝表情,就好像此事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一样,这让南瑾昭十分挫败。

    王爷不在意,他又少了一个筹码,细算下来,他已经没有多少筹码了。

    王爷不接话,南瑾昭只得再次开口:“王爷,一个月后,你要不要借道?”

    要去十方世界,只有南疆那一条道,不借道根本走不了,南瑾昭这句话,无疑是废话。

    王爷看了他一眼,冷声道:“只走一次的路可以借,要来来回回的地方,你觉得本王会借吗?”

    他萧九安,会让这种扼制了他命脉的道路,一直握在别人手上吗?

    “燕北王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南瑾昭猛地坐正,摆出防御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给你两个选择,是把通道交出来,还是跟燕北打一仗。一个月的时间,虽不够将南疆夷为平地,但足够把南疆打怕。”南疆休生养息了多年不错,但前不久南疆才内乱,他不认为现在的南疆,有能力与燕北一战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,你这是在威胁我?”南瑾昭笑了,笑得温和无害,但从他对王爷的称呼,可以看出,他对此事的重视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知晓,本王从不威胁人,本王一向说到做到。”是以,他说的再荒唐的话,也有人信。

    因为他萧九安,从来就不是一个按理出牌的人。

    “以前,本王并不在乎多久拿下南疆,毕竟本王志不在一统天下,但现在不一样了,本王有儿子,总得为儿子留下一些什么,不是吗?”

    燕北不是他的,他不会把燕北交到他儿子手上,燕北最终还是要交给真正的萧家人,哪怕是旁支也可以。

    他萧九安留给他儿子的东西,必然是他自己一手打下来的。

    “想要我的南疆?”南瑾昭笑了,笑容隐含一丝狠厉,“燕北王,你的胃口太大了。不管南疆内斗的多么凶,一旦对上燕北,南疆有多团结,王爷你应该是知晓的。南疆人,宁可饿死在南疆,也不会降燕北,也不会由你差遣。”

    拿下南疆容易,但要治理南疆,非他们南疆人不可。

    外人想要插足南疆,除非南疆人死绝了,不然只有一个人在,就会誓死反对。

    这是小国的力量,也是小国的悲哀。他们南疆每一个人,打从出生就知道,无国便无家的道理。

    他们南疆人,一懂事就知道他们必须维护南疆的利益,保住南疆这个国家。只有国家在,他们才有今天的生活,才有现在的生活,才能与强大的北辰和天启对抗。

    他们南疆人的团结,是外人难以想象的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