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018章1018愧疚,因为她!

    第1018章 1018愧疚,因为她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尖刀毫不留情的扎了下去,血流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“哇哇……”婴儿的哭声,震天响地。

    “王爷?你,你……”诸葛小大夫愣在原地,不敢置信地看着王爷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,不……”云境夫人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一切,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她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她怎么就对云开下手了?

    她明明没有这个想法的……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……”云境夫人双手抱头,痛苦的大喊,但此时却没有人管她。

    云境夫人那一刀扎下来,并没有伤到纪云开,而是扎在王爷的手边。刀尖从王爷的手侧划过,划破了包裹孩子的包袱,也划破了孩子娇嫩的肌肤,孩子疼得哇哇大哭,哭声从强到弱,几度哭的岔气。

    “快,快……止血,给孩子止血。”诸葛小大夫反应过来,手忙脚乱的上前,从王爷手中接过孩子,打开包袱,这一看诸葛小大夫吓坏了。

    他起先以为刀尖只是从孩子身上划过,并没有伤及要害,打开才发现,刀刃是从孩子腹部划过,孩子肌肤娇嫩,这一刀伤得很深。

    祸不单行,福无双至。在诸葛小大夫发现孩子受伤之际,纪云开的伤口也因王爷一撞而开始流血了。

    “快,给云开止血!”王爷手上伤还在流血,孩子还在哇哇大哭,但他此刻眼中只有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”诸葛小大夫捂着孩子的伤口,根本不敢放手,听到王爷的话,急得大叫:“凤祁公子,凤祁公子你快进来,救命呀!”

    “嘭……”门外的谷主与凤祁早就听到了屋内的动静,只是不知里面的情况如何,并不敢贸然进来,听到诸葛小大夫的喊声,两人再也忍不住了,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“云境,出什么事了?”谷主一进来,看到靠着墙壁而坐的云境,暗道不妙。

    “凤祁公子,快,快……给宝宝止血,云境夫人伤了宝宝。”诸葛小大夫也来不及解释,急忙把孩子递给凤祁公子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凤祁公子的脸都变了,快步上前,接过诸葛小大夫手中的婴儿,看到小小的孩子哭得脸色发紫,脸色更难看了,“孩子有危险!”

    本就是七个月出生,比一般的孩子难养多了,这会还出这样的意外,能不能活下来都是问题。

    “快,快救宝宝。”诸葛小大夫当然清楚孩子的情况,要不是这样,他也不会把凤祁叫进来。

    但此刻有危险的不仅仅是宝宝,纪云开的情况也很不好。云境夫人把孩子取出来后,并没有为纪云开清理,胎盘还在她的体内,偏偏刚刚王爷为了救纪云开,抱着孩子猛地撞过来,把纪云开的伤口撞开裂了。

    现在,他不仅要为纪云开止住血,还得清理胎盘,这对他来说有点难度。

    “王妃的伤口也在流血,我得给王妃止血,做清理。”诸葛小大夫虽然单纯了一些,但却很清楚王爷对凤祁的防备。

    是以,凤祁一进来,他就把孩子交给了凤祁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凤祁知道,现在不是问原因的时候,抱过孩子,放在一旁的桌子上,快速的从云境夫人的药箱里,取出需要的药物。

    小孩子的病最是难治,用药仔细不说,有些药根本不能直接给孩子用。

    凤祁不敢怠慢,凤祁的动作极快,诸葛小大夫刚刚为纪云开止住血,他便为孩子包扎好了。

    “孩子晕了过去,需要用药,但药量太小无法直接服用。王爷,孩子的奶娘在哪里?我需要给奶娘用药,好通过乳汁,让孩子吸收药效。”凤祁简单明了的为王爷解释,他接下来要做的事。

    “奶娘在……”王爷看了凤祁手中的孩子一眼,深遂的眸子微不可闻的闪过一丝愧疚,但很快就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像是知晓王爷所想一般,王爷刚开口,他就道:“王爷,王妃这里已经安全了,你放心,王妃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王爷点了点头,看了纪云开一眼,又看了一眼云境夫人与谷主,一脸黑沉的道:“你准备好药,本王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南瑾昭的到来,昭示众人,燕北并没有想象中的太平。纪云开今天生下的这个孩子,没有意外将会是燕北的继承人,无数人都盯着他,奶娘的人先至关重要。

    王爷亲自去盯,就确保了奶娘不会被人买通,就算被买通了,有王爷亲自盯着,那奶娘也不敢乱来。

    凤祁听到王爷这话,长长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还真怕王爷只管云开,不管孩子,把奶娘的事交给他来办。

    他知道,王爷事先就准备了四个奶娘,只是谁敢保证这四个奶娘都是靠谱的呢?

    他对燕北的势力分布并不熟悉,由他去选奶娘,实在是为难他了。

    “我把孩子抱走,现在……也没人能照看他。”凤祁看了一眼诸葛小大夫和纪云开,又看了一眼正在安抚云境夫人的谷主,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防备了半天,最后还是出事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把孩子交给凤祁,王爷半点也不担心,交待了诸葛小大夫一句,王爷便出去安排奶娘了。

    别院里有四个奶娘在候着,这四个奶娘都是经过层层筛查,身世背景没有任何问题,才会被带进别院,但就算如此,王爷也不可能完全信任她们。

    无他,孩子太弱了,这个时候经不起一点风雨,他刚刚为保纪云开,伤了孩子一回,现在……

    他无论如何,都要保证给孩子喝的奶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王爷并不擅长审讯,但他的气势在那里,他往那里一站,就能叫心中有鬼的人害怕、心虚。

    还别说,王爷审讯四个奶娘时,还真让他看出一个有异状的,不过现在不是查对方老底的时候,王爷让人把那位有异状的奶娘单独看管后,从三位奶娘中,挑了一位面相最平和的,让她去服药,而后给孩子喂奶。

    安排好这一切,已是半个时辰,麻沸散的药效结束了,纪云开醒来了。

    她醒来的第一件事,就是寻问孩子的情况,却得知……

    孩子因她受伤了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