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87章187奈何,记萧九安一个好!

    第187章 187奈何,记萧九安一个好

    纪云开根本不知,她的行踪早早被人惦记上了,当然她就算知道了也没有用,她总不能因为旁人要害她,就一辈子躲在燕北王府不出去吧?

    只有终日做贼的,没有终日防贼的,端王世子是提醒了她,天武公主很快就要抵达京城,到时候定会找她麻烦,可她又能怎么办?

    天武公主现在人还没有到,也没有做什么,她除了自己注意一些外什么也不能做,甚至连跟别人提起都不行,不然旁人定会认为她想太多,严重的还会认为她是在陷害天武公主。

    这世间就是这般,没有发生的事,你就是说得再严重旁人也不会上心,就连律法也只会在杀人犯,杀人后才能判他有罪,如果他只是想杀人,你就是抓住他也没有用,想并不犯罪不是吗?

    天武公主只是想要弄死她,并没有动手,这样的情况下她根本奈何不了天武公主,除非她有绝对的实力可以辗压天武公主,但现实显然不是这样。

    所以,与其花时间去想那些有的没的的事,不如好好做好眼前的事,为将来做打算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纪云开就起床了,只是看着精神不太好,眼袋很深,一看就是没有睡好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脸上的毒素一到晚上就会发作,昨晚又更严重了一些,她疼的无法入睡,怎么可能睡得好。

    看着惨白的脸色和黑青的眼眶,纪云开叹了口气,用脂粉稍稍遮了一层,看着不显这才收手。

    用过早膳后,纪云开挑了一块最简单、轻薄的青铜面具带上,便拎着药箱往外走。

    抱琴见状,愣了一下才上前道:“王妃,你要出门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纪云开应了一声,并不多言。

    “王爷,王爷知道吗?”抱琴极小声的问了一句,显然是害怕纪云开不高兴。可她却不知,纪云开绝不会因这种小事而不高兴,抱琴是萧九安的人,会问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她昨天说了,但萧九安并没有同意。

    抱琴却不知详情,听罢拍了拍心口,一扫先前的担忧,满脸笑容的道:“王妃你要去哪里?要给你安排马车吗?”

    “安排一辆吧,你也随我一道去。”她并不认识端王府在哪,要是能有王府的马车相送,自然更方便。

    抱琴一听能带她去,面上一喜,立刻就去安排了。

    管事听到要求,眉头略皱,不安的问了一句:“王爷同意了吗?”

    “王妃说跟王爷说了,要不再去请示一下王爷?”抱琴试探的问了一句,却不想管事更愁了:“王爷今天一大早就出门了,并不在府上。”京郊大营出了一事,王爷早早的就走了,他们这会去哪寻人?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不让王妃出府?这好吗?”如果是以前,他们必然不会犹豫,可现在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,王妃的地位大大的提高了,他们还真不好直接把王妃扣下,毕竟王妃是主子呀。

    管事倒是想要这么做,可又怕引来纪云开的不满,他们这位王妃虽然好说话,可并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,犹豫再三道:“多派几个人跟着,你贴身侍候在王妃左右,一步也不能离开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要抱琴监视纪云开的意思,抱琴怔了一下,并没有拒绝,她留在纪云开身边,就是为了监视纪云开。

    马车很快就套好了,抱琴亲自来请纪云开,对此纪云开颇为意外,她还以为今天有一场硬仗要打,没想到这么顺利,看样子萧九安也就是嘴巴上坏,为人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纪云开悄悄的在心中记了萧九安一次好。

    马车顺利驶出燕北王府,一路顺利的不行,直到走到大街,纪云开那颗心才稳稳的落下,唇角微微上扬,勾起一抹极淡的笑。

    抱琴正欲奉茶给纪云开,一抬头就看到纪云开露出一抹能颠倒众生的笑,不由得惊在当场,情不自禁的赞道:“王妃,你笑起来真美。”

    不似那种柔弱羞怯的笑,也不是与人应酬的浅笑,而是发自内心的欢喜与明快,明艳大方,就连女人看着都会忍不住心动。

    纪云开一怔,脸上的笑容立刻僵住,且一点一点收了起来,好似从来不曾笑得那般明朗一般。

    她,得意忘形了,而这是不应该的。

    纪云开弯腰接过抱琴手中的茶,轻啜一口,赞道:“茶不错。”

    抱琴正吓得不行,呆呆的看着纪云开,完全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,见纪云开没有生气,这才稍稍安心,强扯出一抹和哭差不多的笑:“王妃喜欢就好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路程抱琴再不改多说,更不敢多看,安静的坐在角落,并不敢再打扰纪云开,更不敢试探纪云开。

    燕北王府和端王府相隔并不远,约莫两刻钟就到了,端王世子早早收到了消息,提前在门口迎接,一时引来无数人侧目,当纪云开的马车停下时,便有不少人站在一旁指指点点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谁家的马车?怎么端王世子亲自出来迎接?”要知道,端王世子现在差不多已经接手端王府了,除了没有亲王的名头外,他和亲王一样。

    “看那标志好陌生,有点眼熟可又一时想不起是哪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起来了,是燕北王府,莫不是燕北王来了?”如果是燕北王,那么端王世子出来亲迎到是没有什么,可是……

    燕北王极少坐马车,他一向是骑马的,他要来端王府,怎么会坐马车呢?

    众人一头雾水,直到看到一身姿妙嫚,脸带面具的女子从马车里走出来,众人这才明白过来,有聪明的人更是高声道:“原来是陪王妃一起来,难怪王爷会坐在马车里。”

    可他的话一说出来就被打脸了,纪云开下马车后,车夫便把马车牵走了,明显燕北王并没有陪同,只有纪云开一个人来了,端王世子一早站在门口迎的人,也不是什么燕北王,而是燕北王妃。

    可是,燕北王妃能当得起端王世子亲迎?

    众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一个个皆是不能理解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