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016章1016命运,南瑾昭来了!

    第1016章 1016命运,南瑾昭来了

    先皇是个好帝王,有手段,有能力,有眼见,有格局,但是……

    是好皇帝,并不表示是好男人,至少对女人来说,是好帝王的男人,绝对不会是好男人。

    云境夫人是个美人,她要不是极美,也生不出纪云开这个天启第一美人。

    先皇是男人,是极有权势的男人,这样的男人没有几个不爱美色,但对先皇而言,权势比美人重要。

    是以,先皇虽喜爱云境夫人的美貌,但在知晓她是纪大人的夫人后,就歇了这个心思。

    历名上不乏帝王抢夺臣妻的,但那人绝对不是先皇,在先皇眼中女人再绝色,也比不上一个有用的臣子,他不会为了一个女人,而与臣子产生间隙。

    但,当纪大人放弃云境夫人了,事情就另当别论了。

    云境夫人在事发后,得知纪、云两家要取她性命,除了她腹中的孩子,抹杀她的存在,她便进宫求皇上帮助,但此举无疑是羊入虎口,先皇自是不会放过她。

    至于云境夫人当时有身孕?

    这对先皇来说,完全不是问题,云境夫人腹中的孩子不是他的,便就是他的又如何,他不缺子嗣。

    “云境夫人进宫后,直接进了帝王的寝殿。当时知晓此事的人不多,而且相关的太监与宫女,都被处理了。”

    “据宫里的老人说,那半个月先皇时常召太医进宫,且是擅长妇科的太医,那太医进去为谁治病不言而喻。”

    “云境夫人是悄悄被抬出宫殿的,抬出来的时候,身上看不出异常,但脸色惨白无比,身下似有异味,还有血在流。”

    “云境夫人悄悄离宫后,先皇寝殿侍候的宫女太监全死了。之后,先皇时有宠幸宫女,且宫女怀孕后,仍旧留宿宫中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怀孕的宫女,孩子皆没有保住,大人小孩子一同横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爷将暗卫呈报上来的消息,一一说给纪云开听,没有一丝隐瞒,只将暗卫的猜测给抹去了。

    暗卫猜测,先皇喜孕妇!

    只是,先皇早先没有把心思放在女色上,后来云境夫人进宫,将先皇的喜好勾了出来。

    先皇晚年身体衰败的厉害,死的那么突然,也与他后期放纵有关。

    “事情和我猜的差不多。”纪云开靠在王爷怀里,无声苦笑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去求男人,一个绝色的女人,去求一个帝王,能付出的代价,除了自己还有什么?

    “你说……云境夫人去求先皇的时候,知不知道先皇对她有意?”纪云开问完后,就觉得自己无比的白痴。

    她自己就是女人,她很清楚女人对男人的爱慕都很敏感。云境夫人身处绝境,第一反应是进宫求见先皇,除了知道先皇有能力救她外,想来就是因为,她知道先皇一定会帮她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知道的,只是不知先皇会趁火打劫。”王爷轻叹了一声,也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当时的云境夫人怀有身孕,面对纪、云二家的逼迫,根本无路可走,帝王是她唯一的选择。

    她进宫的时候,应该猜到了她会付出不菲的代价,只是没有想到先皇会那般无耻,连个即将临盆的孕妇也不放过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不知道该说什么,她毕竟保住了我。”纪云开再次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是最没有资格评价云境夫人的人……

    她不是原主,却占了原主的生命,而原主的生命是云境夫人用身体和尊严换来的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我的错,也不是云境夫人的错,一切不过是命运罢了。”这事说来说去,都是纪大人的错。

    纪大人太懦弱,也太死板,听信云家片面之词,不相信自己的结发妻子,以至于夫妻成仇。

    “事已至此,说什么都无用。云境夫人放不下心中的结,我与她也不可能再续母女情缘。此事了后,以后再不相见吧。”云境夫人不见到她,就不会失控,这对大家都好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王爷对此没有任何异议,应该说凡是纪云开决定的事,王爷都没有异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天的时间,对每天都要痛上七八个小时的纪云开来说,十分的难熬,但对旁人来说却是一晃而过。

    裘家上下已被王爷关了一个来月,王爷一直没有放人的意思,南瑾昭也不着急,反倒是把此事闹得极大,每天发数封国书要王爷把裘家人给放了,并为此事派出特使,表明南疆非救裘家满门不可的决心。

    南瑾昭此举,不过是做给燕北人看,让燕北人知晓他南瑾昭的本事,让燕北人知晓,为他南瑾昭办事,不会落得被抛弃的下场。

    王爷没有见南疆的特使,没有看南瑾昭送来的国书,也没有就此事发表任何意见,任由南瑾昭将事情越闹越大,直到南疆人自己都觉得,这事不好收场。

    “王,万一燕北王不放人怎么办?”南疆的人敢闹这么大,是因为他们的王说,燕北王一定会放人。

    他们南疆能“逼迫”燕北王放人,此举无疑是打燕北脸面,树南疆威信的最好时间,南疆人自然是想闹得人尽皆知,让燕北和南疆的人都看到,燕北王“迫于”南疆的压力,在南疆面前低头,把人放了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此人虽然霸道不讲道理,但有守信。萧九安言出必行,从来不说空话,这一点你我都清楚。”王爷迟迟不放裘家人,南疆又把事情闹得极大,南瑾昭心里也不安,但想到王爷的为人,南瑾昭又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萧九安应下的话,就一定会做么,他一定会放了裘家人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,银楼公子现在已经安全了,只是裘家这事拖太久了,臣担心事情有变。”南疆的大臣稍稍心安,不像先前那般急躁了。

    “安排一下,明日我出使燕北。”南瑾昭琢磨片刻,终下决定。

    有了他给的药,纪云开可以平安生产,萧九安不用再费心照顾纪云开,没道理还不处理燕北的政务,不见任何人,甚至不过问那个孩子的下落,把事情交给墨七惜处理。

    直觉告诉他,燕北应该出了什么事,不然萧九安不会这么安静。

    燕北的事,探子探不到确切的消息,他就亲自去走一趟,好好探一探,要是能借机削弱萧九安在燕北的势力,那就再好不过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