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015章1015太脏,王爷孩子气!

    第1015章 1015太脏,王爷孩子气

    看着纪云开的肚子,云境夫人久久无法回神,似乎透着她的肚子,在看自己的过往……

    云境夫人的反常太明显了,不要说王爷,就是痛的精神不济的纪云开也发现了。

    “夫人?”纪云开惊觉不对,唤了一句。

    云境夫人一怔,却很快回神了:“对不起,我出神了。”

    云境夫人看了纪云开一眼,很快就收回目光,开始认真为纪云开检查腹中的胎儿。

    云境夫人检查的很仔细,自然看到的东西也比普通大夫多:“怀像很好,孩子听着很健康,四脚有力,发育健全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听着云境夫人这一系列检查,简直堪比b超的效果,每摸一下就能看出一些东西,甚至最后还用简单的笔墨,勾勒出一副小孩子在母亲腹中的图片。

    “你腹中的胎儿,现在就是这个样子,发育的很完全,要是实在忍不住,现在剖出来,也有五成的机会活下来。”云境夫人不愧为是上一任谷主的外孙女,虽平时从不为人医治,但真要出手,其本事不比凤祁差。

    甚至,在医治女人病症上,云境夫人比凤祁更拿手。

    无他,云境夫人是女子,能直接与女性病人做肢体接触。就好比现在,云境夫人可以细细的,一寸寸的摸纪云开的肚子,凤祁却不行。

    不是纪云开不能接受,也不是王爷不高兴,而是打小的教育,和整个社会的大环境,让他无法坦然的与女病人有更多的接触。

    云境夫人提出现在取出孩子,是为了纪云开好,这一点纪云开明白,但谁的孩子谁疼,云境夫人疼她,她也疼自己腹中的孩子。孩子在母亲的体内多呆一天,比外面长几天还要强,她无法让孩子足月出生,七个月一定要熬到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这么多天都熬了下来,不差这两天。就七个月,待到足月再取出来。”七个月已经很难养了,不足七个月的孩子生下来,她都不知道要怎么养。

    要知道,她可是第一次做母亲。

    云境夫人这一回没有反常,她一点平静的道:“你自己决定吧,我只是大夫,只能给你建议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夫人。”听云境夫人每说一句,就刻意撇开两人的关系,纪云开在好笑的同时,又忍不住叹息。

    云境夫人给她的感觉,是和她一样的人,是为了活下来不折手段的人,是有一丝希望都不会放弃的人,是不管遇到什么事,都能让自己活得很好的人,她真不知道云境夫人遇到什么,才让云境夫人一对上她,就失常?

    “不必,到时候让你夫君准备足够的诊金就行了,天医谷的人不随便医病人,医病人必收万两诊金。”她虽被逐出了天医谷,但她现在是天医谷谷主的夫人。

    “夫人放心,诊金不会少。”王爷站了起来,摆出送客的姿势:“本王送夫人。”

    他不喜欢这个女人,尤其是知晓她在宫里那几天,经历了什么,他就更不喜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当初进宫求情,在他看来并不全是为了云开,她很大程度是为了她自己。

    王爷将不喜摆在了脸上,云境夫人自然能看出,但她并不在意,她从来不需要纪云开和她的丈夫喜欢,就如同她也无法喜欢这两人一样。

    云境夫人朝纪云开点了点头,没有一丝留恋,转身就往外走,比王爷这个送客的还要快一步。

    纪云开靠在矮榻上,看着云境夫人的背景,苦笑了一声……

    母女第一次见面,比陌生人还要陌生人,她果然是自私的,云境夫人也是无情的。

    王爷把人送出去,很快就折了回来,纪云开痛苦的蜷缩在王爷的怀里,低声道:“王爷,现在是不是能告诉我,云境夫人在宫里遇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王爷摆出吃惊的样子,摆明了装傻。

    “你不可能不去查,而且你应该查到了什么。”王爷了解纪云开,纪云开也了解王爷,事关她和腹中孩子的安危,王爷绝不可能不仔细。

    “你就怎么能肯定,本王一定是查到了什么呢?”王爷替纪云开轻揉太阳穴,借此缓解她的不适。

    “你要不查到不什么,就不会信云境夫人,不会让她接触我。”云境夫人有苦衷这事,只是天医谷谷主一面之词,依王爷的谨慎,不可能不去求证。

    “嗯,你说的对,本王是查了,她当初为了保下你,为了保下她自己,付出了极大的代价。是以,本王相信谷主的话,相信她对你反复无常是有原因的。”尤其是听到凤祁说,大夫对病人有恨,会对病人不利,王爷更是做不住,当即就下令,让人再细查一番,以免有什么疏漏。

    纪云开深吸了口气,闭上眼有,痛苦的问道:“那告诉我,她当时在宫里经历了什么?”一个孕妇进宫,在宫里呆了大半月,会经历什么纪云开也能猜到一二,只是……

    没有最终确定,她终是抱着一丝侥幸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猜到了,不是吗?”只看纪云开的表情,王爷就明白,她必是想到了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确切的消息,猜测不行。”纪云开苦笑,她知道她的猜测十有八九是真的了。

    王爷轻叹了口气:“太脏了,本王不想污了你的耳朵。”

    “终归有这么一糟,说吧。”脏与不脏,端看人怎么看,就算事脏,并不表示人也脏。

    至少,她就不会认为云境夫人脏……

    “你想知道,本王便告诉你。”王爷将纪云开往怀里抱了抱,一手搂着她,一手放在她的肚子,似乎是借此捂住腹中孩子的耳朵,不让腹中孩子听到。

    纪云开悲伤的情绪,被王爷孩子气的举动冲散了不少,学着王爷将双手放在腹部,阻隔孩子的听觉。

    王爷觉得,这事孩子不适合听,那就不让他听罢……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王爷见自己的小心思被纪云开看穿,耳根微红,飞快地看了纪云开一眼,见纪云开闭着眼,并无戏谑之色,这才放下心来,将昨天半夜收到的消息,说给纪云开听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