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014章1014平静,这就够了!

    第1014章 1014平静,这就够了

    自王爷回来了,纪云开的衣食住行,王爷都不假借他人之手,全都是他一手包办的,除非他不在别院。

    今天也不例外,王爷昨晚一直搂着纪云开睡,纪云开一动他就醒了,知道纪云开又痛了,王爷也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,只是将她抱在怀里,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……

    待到天亮,王爷才松开纪云开,为她梳洗,给她喂食。

    纪云开这几天,每天睡不到两个时辰就会被痛醒,精神力极差,是以在吃食方面,就须特别注意,以保证她有足够的精力,撑过接下来的疼痛。

    纪云开这段时间都只吃流食,也只有流食才能下咽,不至于因疼痛而吐出来。

    自纪云开腹部疼痛后,给她喂食就是一件麻烦事,但王爷却丝毫不嫌纪云开难伺候,一口一口喂给她吃,凉了就换一碗,继续喂。

    纪云开精神好的时候,还会打趣王爷两句,说他这是在提前学会养孩子,以后有了孩子,绝对不会不耐烦。

    王爷听罢,一脸认正的道:“你是本王的大女儿,本王照顾大女儿就够了,旁的有下人。”

    王爷这话,是明晃晃的告诉纪云开,除了纪云开外,他谁都不养,纪云开哭笑不得,有心想要劝说几句,奈何没有力气。

    想到孩子出生,看到那小小的一团,王爷定会改变立场,也就不多言了。

    反正是王爷的儿子,她就不信王爷真的能不管。

    两人花了近一个时辰,才将早膳用完,此时天已大亮,云境夫人与谷主在外面等了差不多半个时辰,终于有下人来告诉他们,可以进去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情况特殊,等了这么久两人也没有什么不耐烦,神色平静的随下人走进内院。

    进去时,天医谷谷主时不时就看云境夫人两眼,生怕她情绪不对,好在云境夫人一路十分平静,就像是要见的人,不是她打从出生就不曾见过的女儿,而是一个陌生的病人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云境夫人,天医谷主也说不上是好是坏,只能在心中暗暗注意,以云境夫人情绪失控,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纪云开腹中疼痛难忍,是以她并没有起身,只是强撑着靠在矮榻上,王爷则坐在她身旁,虽不曾抱着她,却一直抱着她的手。

    天医谷谷主与云境夫人一进来,就看到坐在一起,双手相交叠的二人,两人的脚步不由得一顿……

    当然,是云境夫人停下来,谷主不得不跟着停下来。

    云境夫人站在门口,就没有再往前了,她定定地看着纪云开,看着她熟悉的眉眼,一瞬间眼眶泛红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强忍着疼痛,抬头看向云境夫人,只一眼她就明白,纪大人为何那么厌恶她,每每见到她都要发狂。

    她和云境夫人太像了!

    不仅仅是五观,便是气质也像,强硬不温婉,坚韧而柔弱。

    这样的女子,很难让男人产生保护欲,因为她们自己就能保护好自己,就算不能保护好自己,也不会去奢望男人的保护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最终,还是纪云开先开口了,但她才说一个字,云境夫人就打断了她的话,“王妃,我是大夫,我来为你医治,如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一个称呼,便将两人的界限划清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为原主不值,但想到王爷昨天的说的话,想到凤祁师兄的担心,纪云开将到嘴的话咽了回来,叹息了一声:“我明白了,请……夫人,为了诊治。”

    此次会面,并不是为了母女相认,她只想知道,云境夫人面对她会不会失控?会不会在她生产时,做出对她不利的举动?

    “请王妃把衣服撩起来,我需要摸一摸你的肚子。”云境夫人在原地站了数秒,这才上前。

    旁人没有发现她的异常,站在她身旁,并且极为熟悉她的谷主夫人,却发现她的胳膊,绷得很紧,整个背也挺得十分直,像是在战斗一般。

    谷主无声叹息了一声,却没有说什么,朝王爷拱拱手道:“我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抱歉,刚刚没有注意到你。”谷主一开口,纪云开这才注意到他。

    天知道,她真没有把云境夫人当成母亲,但不知为何,云境夫人一进来,她的视线仍旧只是落在云境夫人身上,没有看到别人。

    “傻徒弟,为师不会在意,你好比什么都好。”谷主看纪云开眉眼清明,不复前先年的阴郁,不由得露出一抹微笑。

    他教导纪云开并不是真心的,不过是为了责任,为了让云境安心,别惦记那个远在京城的女儿。但相处了几年,师徒二人多少有些感情,看着那个十几岁的小姑娘,成天郁郁寡欢,他心里也不痛快。

    偏偏,他一个江湖人,无法插手纪、云二家的事,只能尽量开导她,旁的什么也做不了。

    现在,看到当初那个阴郁不快的少女,在剧痛下仍旧能保持微笑,他也就安心了。

    他相信,云境看到云开过得不错,也安心了!

    谷主没有留在屋内,与纪云开说了一声就出去了,云境上前,让王爷坐在一边,便撩起纪云开的衣服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怀孕近七个月,肚子不小,哪怕是平躺着也大的吓人,云境站在矮榻旁,看着纪云开拱起来的肚子,有那么一刹那的恍惚……

    她仿佛看到她怀云开的时候,那时候她也是挺了这么大一个肚子,那时候那男人天天抱着她,跟她一起期待孩子的出生,得知她怀的是个女儿,也没有半点不快,甚至早早就取了名字。

    但后来,云家的人来了,她的身份曝光,那个男人却一巴掌,把她打倒在地,质问她是不是外室女?

    外室女?

    多么可笑的称呼,她从来不知道,她原来是外室女。明明,她母亲与父亲是有婚书的,且她母亲嫁给她父亲时,根本不知她父亲已成婚。她生下来时,他父亲也是满怀期待的,只是后来她母亲死了,她父亲怕伤怀,把她交给了外公,独自离去了……

    她父亲明明是远游散心云了,怎么就成了云家家主,而她怎么就成了外室女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