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013章1013见面,只要不死!

    第1013章 1013见面,只要不死

    凤祁这话说的极直白,王爷要是不懂那就傻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……”王爷看着凤祁,抡起的拳头没有放下去,而是一脸严肃的看着凤祁。

    凤祁苦笑一声,道:“王爷,我从来不想把人往坏处想,但也不会天真的认为,所有人都是好人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,他学医的第一天,师父就教了他这句。

    大夫一手握住病人的命脉,如果心素不正,害起人来比刽子手还要可怕,师父不许他用医术害人,同时也防着旁人利用医术、病人害他。

    那些年师父教了他很多,他知道的远比普通人多的多,他想的自然也会比普通人多。

    事关云开的情命,云开和王爷想不到,没有去防云境夫人,他只能替云开想,替王爷防。

    “老大,小娘她不是那种人,她是天医谷出来的大夫,咱天医谷就没有那样的人。”费小柴站在一旁,心里特别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他觉得他家老大变了,以前一心维护天医谷的老大,现在居然为了小师妹,抹黑天医谷的名声。

    要传出去,天医谷曾经的大弟子,怀疑天医谷的大夫利用医术害人,以后还有谁信天医谷?他们天医谷还要不要名声了?

    “小柴,你错了。她不是天医谷的弟子,她早就被逐出天医谷了,在她嫁入纪家时,她就与天医谷无关。”如果可以,凤祁也不想这么说云境夫人,但……

    云境夫人的反应,让他不得不防。

    师父说,云境夫人是无心的,她有苦衷。

    他自然相信师父的话,也相信云境夫人确实是不得已,心里苦,才会这么对待云开,但谁敢保证,云境夫人不会因为心里苦,而对云开下黑手?

    云境夫人平时看上去正常无比,但只要事情与云开有关,云境夫人就变得极度不正常。一个人在不正常的情况下,她自己都不敢保证自己会做什么,他们又怎么能信?

    为了不让费小柴心里难过,凤祁多说了一句:“云境夫人她的状态很不好,我不否认她心里是想对王妃好的,甚至很可能回去手,她就后悔那么对待王妃,但面对王妃的时候,她控制不住自己。小柴,我相信云境夫人,但不相信失去理智后的她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费小柴虽然无心医学,学了几十年依旧是相渣,但凤祁说的这些道理,他却是明白的。

    在天医谷,他见过太多人因为失去理智,而伤害自己的亲人,在恢复理智后又后悔痛哭的。

    “王爷,如果可以,请你云说去动劝王妃,哪怕是为了她腹中的孩子,也要忍下来,也要化解云境夫人心中的怒火。”凤祁见费小柴被说动,又对王爷道。

    他们必须保证,云境夫人在给云开动刀子的时候,没有别的想法,不会突然失去理智,不然事情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本王明白了,刚刚这一拳,本王很抱歉,但本王不会让你打回来。”王爷松开了凤祁,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凤祁抹了抹嘴角溢出来的血迹,笑了:“这是燕北,你是燕北王,被你打我也不能如何。王爷,你就祈求,来日你没有求到我的地方,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凤祁轻扯嘴角,笑得温文儒雅,没有一丝攻击,偏偏费小柴却吓得后退一步……

    这样的老大,有点可怕!

    总感觉,他们家老大再憋什么坏招,而倒霉的人……

    费小柴看了看王爷,默默地为他默哀。

    他可以肯定,他们家老大憋的坏招,是针对燕北王的,燕北王绝对会吃亏!

    “待那日再说。”费小柴对危险十分敏锐,王爷也不差,他一脸平淡的应了下来,没想一丝不安。

    待来日,兵来将挡,水来土淹。凤祁再聪明又如何,一力降十会,实在不行,他可以打到凤祁妥协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,那一日不会太久。”凤祁朝王爷点了点头,便从他身边走了过去,顺便把费小柴也带走了。

    凤祁走后,王爷犹豫了一下,还是将凤祁的担心说给了纪云开听,纪云开听罢,半天没有说话,王爷还以为她痛晕了过去,却听到她说:“师兄担心的不无道理,王爷,如果可以的话,让我先跟云境夫人见个面吧。”

    大夫情绪不稳定,对病人有仇恨,对病人来说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,一个不好,她真的会一尸两命。

    “好,如果不行,就别让她碰你。”王爷被凤祁说的也担心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人心最是难测,云境夫人听到云开的名字都能不正常,谁知她见到云开本人会如何?

    “嗯,明天……明天一早让她来,那时我刚睡醒,精神也好。不过,王爷你得多看着一些,我精力不济,怕是注意不到她的神情。”趁着脑子还算清醒,纪云开喋喋不休的交待道。

    天知道,她这几天痛得脑子都无法集中精力了,有时候痛得恨不得自残,能保持头脑清醒的时间实在不多。

    王爷知道纪云开最近被疼痛折磨的不成样,是以,哪怕纪云开把一句话颠来复去,反复说无数遍,王爷也没有一丝不耐烦,就这么陪纪云开说着话,借此转移让她的注意力,让她不那么痛……

    王爷办事效率极高,当天就让人把消息传给了天医谷谷主和云境夫人,叫他们次日一早来别院,见一见云开。

    天医谷谷主没有意见,云境夫人也十分平静:“见一面也是应该的,毕竟十天后我要为她动刀子。”

    言词间,完全没有母女相见的期待,有的只是病人与大夫的客套。

    谷主面对这样的云境夫人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只能轻叹口气,将人拥在怀里,无声安慰她。

    纪云开半夜服下了止痛的药丸,睡了一个半时辰就被熟悉的疼痛痛醒了,抱着肚子,纪云开无声叹息……

    止痛药的效果越来越差,这才几天,就从两个时辰变成一个半时辰,按这药效,她恐怕坚持不到九天后。

    不过,痛了这么久她多少也习惯,也知道她短时间痛不死,而只要不死,她总能撑到生产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