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010章1010蹊跷,无法面对的过往!

    第1010章 1010蹊跷,无法面对的过往

    谷主夫人的话冷漠到冷血,完全没有顾念母女之情,甚至是把纪云开当成了敌人来对待,不说王爷就是凤祁听在耳朵里,亦是不痛快。

    “师……夫人,小师妹她也是你的女儿。”凤祁终归是凤祁,哪怕心里再不痛快,亦没有说一句重话。

    “我只有一个女儿。”谷主夫人一脸淡漠,没有一丝动容,亦没有一丝不舍。

    谷主不由得皱起眉头,低声问了一句:“云境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如此,你不是知道吗?”谷主夫人不以为然的回了一句,视线再次落到王爷身上:“燕北王,你的王妃要不要我医治?不要的话,我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的王妃也是你生下来的。”见识到谷主夫人的无情,王爷突然发现,他那个天真的母亲,其实也没有那么让人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他那母亲虽然天真了一些,蠢了一些,但不管多难都没有丢下他,总是在尽量保护他,虽然很多时候她都是添乱。

    “如果可以,我真不希望生下她。”谷主夫人再一次刷新众人对他的认识。

    费小柴第一个不能接受:“小娘,你为什么要这么说?小师妹她对你有多好,她知晓你怀孕想吃新鲜的水果,不仅为你准备了新鲜的水果,还准备了那么多果树,她对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谷主夫人大声呵止,“我从来没有要她为我做什么,只要她不像现在这样给我添麻烦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王爷从来没有一刻,像现在这么愤怒,指着门口,大声道:“放心,本王的王妃绝不会给你添麻烦。现在……滚出去!”

    “燕北王,你确定?”谷主夫人有恃无恐的看着王爷,眼中是冰冷的嘲讽。

    “本王确定,现在……立刻滚出燕北。晚了,本王会忍不住出手。”这女人……要不是云开的母亲,他定会让她走着进来,横着出去。

    “但愿你不要后悔。”谷主夫人没有一丝迟疑,转身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云境……”天医谷谷主一急,连忙拉住她,“我们不是说好了的吗?你也答应过,会救云开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想救,前提是人家乐意。要我云境救人,还要我低声讨好,师兄,你觉得可能吗?”面对天医谷谷主,云境的神色柔和了几许。

    “云开是无辜的,对不起你的人是云家和纪家。”天医谷谷主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上一代的恩恩怨怨,不该牵扯到无辜的云开,云开已经吃够苦了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她一点也不无辜,没有她,我不会活得那么低贱,她一点也不无辜,我看到她就觉得恶心,就会想起我当初是怎么离开京城的。”云境毫不掩饰对纪云开的厌恶,她这话是说给天医谷谷主听的,也是说给王爷与凤祁听的。

    这些人,没有资格要求她对纪云开好!

    “云境,做出选择的人是你,与云开无关。当时你可以把她打了,但你没有。你既然生下了她,你就该担起母亲的职责。”听到云境说起过往,天医谷谷主不由得放低语调,轻声哄道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当中,除了他没有人知晓云境经历了什么,也没有人知晓云境为纪云开付出了什么,更没有人知晓云境对纪云开矛盾的感情。

    “我做不到,我看到她……我就想掐死她。”云境看着天医谷谷主,眸中含泪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坚强的女人,这是一个有韧性的女人,这是一个冷漠到近乎冷血的女人,但这一刻她周身散发出浓浓的悲伤与绝望……

    “当年的事不是你的错,也不是云开的错。云境,放过你自己,也放过云开,好吗?”天医谷谷主不顾外人在场,上前,将云境拥在怀里,轻拍她的背,无声安慰。

    “我原以为我已经放下了,但……我放不下,我无法面对她,也无法面对我的过往。”云境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哭腔,身子微微颤抖,好似受了天大的伤害一般。

    王爷,凤祁,费小柴和诸葛小大夫,都被眼前一幕惊住了,王爷和凤祁相视一眼,两人交换了一个只有彼此才能看懂的眼神。

    费小柴和诸葛小大夫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两人一会看看相拥的谷主与云境,一会又看看王爷与凤祁,但不管他们怎么看,也无法理解眼前的状况……

    云境趴在天医谷谷主的怀里哭了许久才平静下来,而她一平静下来,又恢复原有的样子,招呼也不打一声,就往外走……

    这一次,谷主没有拉住她,只对王爷说了一句:“王爷,云境她不是不爱纪云开,她为云开做了很多,她只是无法面对云开,无法面对自己的过往。”

    留下这话,谷主便追了出去……

    费小柴也连连为云境证明:“王爷,我可以做证,小娘她平时不是这个样子的,小娘她最是温柔不过,而且我还看到小娘偷偷给小师妹做衣服。这一次,虽然是我求小娘来了,但小娘听到小师妹出事,把手都扎破了,她肯定是很担心小师妹的。”

    “师娘她平时,确实不是这个样子。还请王爷冷静下来,师娘她肯定有不得已的苦衷。”凤祁轻叹了口气,他听到师娘那些话确实生气,但……

    冷静下来,细细一想,就发现事情不是表面这般。

    他们都不是师娘,不知师娘经历了什么,他们无权指责师娘……

    “算了,本王不跟她计较。”王爷突然想起,他原先让人查纪云开母亲的事,查到这位云境夫人曾在宫里呆过半个月,那时候正是她外室子身份曝光的时候。

    她在宫里的半个月发生了什么,没有人知晓,只知道她从宫里出来的第二天就生下了云开,诈死离开。之后先皇下旨,把刚出生的纪云开指给太子为妃。

    当时,他们只当这是先皇走的一步棋,是拉拢纪家、云家,消除凤佩权力的手段,现在看来,事情远不是他们所想的那般简单。

    至少,纪云开一出生,先皇就下旨赐婚这事,透着蹊跷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