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009章1009受伤,并不在乎!

    第1009章 1009受伤,并不在乎

    “嘭……”的一声,门被撞开,费小柴跑了进来,他身后则跟着一对中年夫妇。男子洒脱潇洒,女子稳重大气,看上去十分般配,随着两人走近,一股药香味传来了……

    “我小娘可以,王爷你千万别把我小师妹的孩子打了。”费小柴人还未站稳,就先吼了出来,一副急切的样子,反观他身后的夫妇,神色平静不见一丝急切,尤其是那妇人,面上甚至带着一丝不耐烦。

    王爷没有说话,视线越过费小柴,看向身后的中年夫妇。这两人不简单,人走近他却未增发现,可见这两人的本事。

    凤祁看到来人,眼前一亮,忙上前道:“师父,师娘,你们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叫我谷主即可,你我师徒缘份已尽。”中年男子也就是天医谷谷主,一脸淡然的开口,听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凤祁脸上闪过一抹黯然。他不后悔选择回京,但熟悉的师父就在眼前却不认他,心里难免会有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无事,你我即使非师徒,也不是仇人,日后该了怎么相交还是怎么相交。”天医谷谷主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凤祁神色一暗,撩起衣袍就跪了下去:“徒弟不孝,对不起师父的栽培。这一跪,是感谢师父多年栽培、教养之恩。”

    说话完,凤祁咚咚咚的磕了三个头,一如当年拜师。天医谷谷主没有拒绝,他坦然站在原地,受了凤祁这一礼。

    当初凤祁回到京城,连声招呼也没有打,就宣布回到凤家,脱离了天医谷,这一跪是凤祁该跪的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,前尘往事莫在计较,以后你是凤家主,我是天医谷谷主,你与我天医谷再无关系,如果可以,还请你以后不要再用天医神针。”天医谷谷主把凤祁扶了起来,面上终于露出一丝遗憾与落寞。

    辛苦培养了数年的弟子,一转身就叛出师门,是个人都不能忍受,他要是一点脾气也没有,那就真是太虚伪。

    凤祁明了谷主的心思,也不多言,只道:“师……谷主,此次事出有因,我发誓以后除非为天医谷弟子诊治,不然绝不用天医神针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谷主的脸色稍缓,但对凤祁仍旧没有笑颜,凤祁苦笑一声,站在一旁不再出声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?云开的夫君?”谷主的视线落在王爷身上,审视的打量了王爷一番,眉头微皱,显然是不满意。

    “天医谷谷主,本王王妃的师父,你身旁这位,想必就是本王王妃的母亲了?”王爷的语气称不上好,态度更不算和气,即使眼前这人是纪云开的师父,他身旁的女人是纪云开的母亲。

    “是的,王爷有异议?”谷主看了一眼身旁的夫人,见她没有不快,这才安心。

    “并无,只是你们确定,云开愿意见你们吗?”王爷的视线,落在谷主夫人身上。

    不管这个女人有多少苦衷,她丢下云开都是事实。而且,这些年云开在纪家过得真的很不好,这个女人却完全不管他的云开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还真是自私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我要她愿意见干吗?我又不欠她什么。”谷主夫人却没有一丝愧疚,冷傲的道:“我是大夫,大夫治病救命,王妃想要医病就得见我们,不想治病不见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明白了。”这女人压根没有想过与云开母女相认,难怪当初凤祁与费小柴并不敢告诉纪云开,她母亲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果然是个心狠的,对自己心狠,对自己的女儿也狠。

    “王妃要不要见我们,王爷说了不算,王爷要不要跟王妃商量一下?”谷主夫语气温婉,却透着一股咄咄逼人的气势,说实话王爷并不喜欢,但……

    这女人说了,她只是大夫,而不是他王妃的母亲,是以喜欢与否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“大夫而已,不必与云开商量,本王就可以做主。”王爷自认他还算了解纪云开,依纪云开的性格,她的母亲不在乎她,她也会不在乎她母亲,哪怕是心里在意,也不会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纪云开经历了什么,但他知道纪云开应该是受过伤害,致使她吝于付出,旁人只要有一分远离她的可能,她就会率先远离地方,以保证自己不受伤害。

    王爷的话冷漠而疏离,但谷主夫人一点也不在意,同样生疏的回道:“还请王爷尽快安排,我的女儿还小,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呆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小娘……”谷主夫人的话一出口,反应最大的不是王爷,而是费小柴,随即是天医谷谷主,“云镜,珠珠有人照顾,我们不必急着赶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孩子太小,离不开母亲。”谷主夫人云境一脸平淡,丝毫不觉她这话有多伤人。

    王爷看谷主夫人的眼神,瞬间又冷了三分:“果然,只是大夫。”

    孩子太小离不开母亲,当年他的云开就能离开母亲吗?

    谷主夫人有本事诈死离去,为什么不能把云开带走?

    云开是女儿不是儿子,只要谷主夫人有心,从纪家带走一个不受宠的女儿,完全不是大事。

    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,这个女人对云开不仅没有母女之情,甚至还厌恶他的云开……

    “不是大夫,王爷希望我以什么身份来?王爷你应该明白,我从不为人诊治,要不是小柴再三相求,我不会来这一趟。”谷主夫人仍旧是冷漠脸,言语中透露出来的信息,完全没有把纪云开当成女儿。

    “这般勉强,本王就不留谷主夫人了,谷主夫人慢走不送。”王爷顿时冷下脸,逐客!

    他的云开虽然对母亲没有抱期待,但并不表示她不会受伤。要是谷主夫人在云开面前,也是这副态度,云开必然会受伤,而他……

    宁可不要那个孩子,也不想她受伤。

    “要我走?你确定要我走?你应该明白,除了我之外,没有人能做到从她腹中取出胎儿,而不伤及她与孩子的性命。”谷主夫人没有生气,她身上的气息仍旧温婉,但说出来的话却是咄咄逼人,充满威胁的意味。

    她,用行动表明,她并不是那么在乎纪云开的生死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