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008章1008欺骗,我可以!

    第1008章 1008欺骗,我可以

    要劝说纪云开把孩子打掉,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!

    王爷很清楚纪云开这人有多么固执,又有多么难劝,他压根就没有想过去劝纪云开。

    王爷端着药放在一旁,并没有劝说纪云开喝药,而是和以往一样,坐在床边拥着纪云开,跟她说话。

    王爷说了很多,她腹中的孩子,凤祁和诸葛小大夫气馁,南疆给的药,还有等着他们去救的墨墨……

    王爷说了很多,很多,唯独没有说他喝了断子嗣的药。

    王爷很清楚,纪云开执拗,认准了就不回头,但他也知道纪云开内心有多么柔软与善良,是以他每一句劝说的话,都正好在点子上。

    “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,凤祁与诸葛小大夫事先毫无准备,要他们在短时间内,寻找解决的办法几乎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孩子我们还会有的,本王昨儿个去南疆问了,南瑾昭说南疆圣女产子都是如此,六月开始痛。南疆有一种特殊的药,虽不能完全止住痛,但却能保证圣女安全将孩子生下来,只是这药制作需要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小狼崽子是受本王牵连,才被十方世界带走的,虽说墨七惜现在已经赶过去了,但凭他的本事,在十方世界什么也做不了。要小狼崽子还得本王亲自去。”

    说了这么多后,王爷终于说到正题:“云开,这个孩子……我们就不要了好不好?等到我们从十方世界回来,拿到南疆的药,我们再要孩子行不行?”

    纪云开靠在王爷的怀里,在王爷开口的刹那,她就闭上了眼睛……

    她不蠢,王爷一开口,她就明白王爷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说来说去,就是这个孩子不能要,劝她把孩子打了。

    “你能保证,我们还能有孩子吗?有了孩子能保住吗?”纪云开脸色发白,额头一直在冒冷汗,这是痛的。

    长时间的疼痛,耗尽了她的体力和精力,现在的她十分疲累,要不是看到王爷端着一碗药进来,她都不会强迫自己打起精神。

    “当然,本王能保证,我们以后会有孩子,而且很多很多。”只要纪云开高兴,她想养多少孩子都行,只要不是她生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,你在骗我!”纪云开咬着唇,压下一拨接一拨的头痛,好让自己的脑子清醒一点,“王爷,你从南疆带了药过来,师兄和诸葛小大夫查了,没用吧?”

    她虽然被疼痛折磨的无法思考,但她并不蠢。王爷绝对骗了她,不然王爷一回来,就会给她端来打胎药,而不是隔了近两个时辰,才把药端来。

    “本王从来不会骗你,这一次也一样。”王爷拒不承认,脸上的神情前所未有的严肃。

    难而纪云开却不敢相信,纪云开反手握住王爷的手,握得很紧,她颤抖着双唇道:“王爷,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,但我也知道……这个孩子没了,你不会让我再生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!”王爷不假思索的答道,语气诚恳,掷地有声,是个人听到了都会相信,但纪云开却没有信:“王爷,你的心跳得很快,就在你说不会二字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……”王爷脸色一僵,张嘴就要解释,纪云开却没有听,而是说道:“王爷你可知,孩子七个月就能生下来,并且能活下来。我还有二十天,就能把孩子生下来,我只要再坚持二十天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疼痛,如果要坚持三个月,她不敢保证自己能撑下去,但二十天,她可以做到。

    “二十天?”王爷不信,他明明记得是十月怀胎,一朝分娩。

    “对,七个月孩子就长全了,可以取出来。”纪云开喘着气道,知道王爷不会信她,又补了一句:“王爷要是不信,可以去问师兄和诸葛小大夫,我没有骗你。七个月,孩子便能活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服催产的药?你的身体受不住。”纪云开敢跟凤祁和诸葛小大夫对质,想必是真的,但王爷还是担心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不需要服催产的药,我只需要服止痛药,然后切开腹部,把孩子取出来。”剖腹只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手术,她相信诸葛小大夫能做到。

    “切开腹部?”王爷想也不想就要拒绝,但想到先前纪云开为十庆医治,也是切开腹部,便道:“你有几成的把握,你能平安无事?”

    “十成!”这个时候有七成就得说成是十成,不然王爷不会同意。

    “云开,你应该明白……你要骗了本王,孩子生下来了,也不会有人养。”王爷不敢相信纪云开的话,他只能拿孩子威胁纪云开。

    纪云开强扯出一抹虚弱的笑:“王爷可以去问诸葛小大夫,在药门他应该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好,本王信你。但本王要跟凤祁与诸葛小大夫商量,他们同意你二十天后产子,本王才信。”能同时保住纪云开和孩子,他当然愿意,毕竟他和纪云开也只有这一个孩子了。

    “你去问,然后……王爷,千万,千万不要在我昏睡的时候给我灌药,我会恨你的。”纪云开紧紧握住王爷的手,很紧很紧,指甲都掐进了王爷的肉里,王爷却连眼神都没有动一下……

    七月产子的妇人不在少数,婴儿成活下来的也不在少数,凤祁与诸葛小大夫听到王爷转述的话,沉思片刻才开口:“民间有七活八不活的说法,七个月孩子已经长全,生下来确实能养得住,只是要仔细一些。”

    他先前也想过七月催生,只是他没有能同时保住孩子与母亲的把握,是以他不曾开口。

    “剖腹产子我在药门看到过,王妃说的没有错,把孩子取出来,只要手法得到,王妃就不会有事,只是我从来没有做过。”诸葛小大夫弱弱地看向凤祁,凤祁摇头:“我极少为妇人治病,更不可能与她们有身体上的接触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不行吗?”王爷眉头紧皱地看向凤祁与诸葛小大夫。

    两人苦笑一声,摇头……

    “那谁行?找一个行的人来!”好不容易有办法了,他不能让纪云开失望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凤祁正要开口,门外突然传来一道低沉的女声:“我,我可以!”

    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