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007章1007两难,用还是不用!

    第1007章 1007两难,用还是不用

    在王爷对纪云开和盘说出对南侧的计划之际,凤祁与诸葛小大夫也将王爷带来的药,一一检验了。

    药是好药,但是……

    “这些药药效极佳,但我的检测没有错的话,这药吃下去王妃不会再痛,也能顺利生下孩子,但她以后一点病都不能生,不然很容易出事。”诸葛小大夫拿着药丸,叹气。

    “嗯,这些药太好了,好到普通人受不住。”王爷带回来的药丸,全都是用南疆珍惜难寻的灵草配制的,哪怕是在南疆,要配出这么一副药也不容易,但有时候并不是用好药材配出来的药,就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这些药吃下去,时间久了,人的身体会产生一定的抗药性,以后普通的药对云开一点作用也没有,要是云开有个头痛不适的,很可能就会生生被拖死……

    “王妃不吃也不行,人都有抗药性,刚开始止痛药还有用,但时间一久就无用了。王妃第一次吃睡满了两个时辰,但昨天吃下止痛药后,王妃不到两个时辰就醒了。”这才是一天,就产生了抗药性,可见止痛药的效果,并不如他们预想的那么好。

    “天医神针也不可能一直有这么好的效果,用的次数多了,后面就完全无效了。最好的办法,还是把孩子打了。”凤祁将药丸丢在桌上,半点没把这些珍贵的药当回事。

    这些药吃一两粒,对人的身体有益,但吃多了只有坏处,完全没有好处,至少在凤祁看来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王妃不会把孩子打掉的。”诸葛小大夫叹气,看着桌上的药丸,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这药用还是不用?

    “这事不需要我们操心,我们只需要把结论说给王爷听就好,王爷自有决断。”凤祁承认,把所有的事都推给萧九安,有那么一点无耻,但是……

    他说的话,有用吗?

    他能替萧九安和云开做决定吗?

    王爷回来后,一直陪着纪云开说话,跟她说燕北的事,说南疆的事,直到用晚膳的时候,才被纪云开赶走,让他去处理公务。

    要是以往,王爷必不会同意,但他现在挂记药丸的事,纪云开劝了两次,他便顺水推舟出去了。

    王爷出去后,根本顾不得用膳,直接就去找诸葛小大夫与凤祁了:“怎么样?药可以用吗?”

    “王爷,这药能用,但顶多能用两到三粒。”凤祁并不意外王爷过来,起身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药有问题?”能用却不能多用,这药是有问题还是没有问题?

    “药是好药,这些药王妃要全吃了,孩子能生下来,但她会有危险,以后要是有一点病痛,什么药都不管效。”凤祁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王爷脸色一沉,冷笑:“难怪……南瑾昭给的那么爽快。”

    “南瑾昭曾在至道学宫求学。我老师评价此看似磊落温和,实则阴狠小心眼,王爷防着一点没错。”世人皆道南瑾昭与他很像,不愧为是至道学宫出来的,但实际上他们完全不是一类人。

    要不是如此,当年他师父也不会拒绝南瑾昭拜师。

    南瑾昭那人,自私自我,他的眼里只有自己,为达目的不折手段。

    王爷点了点头,闭上眼道:“既然药无用,准备打胎的药吧。”

    南瑾昭那人他清楚,他应该也没有办法,不然南瑾昭一定会说出来,然后从他手上要好处。

    “王妃,会喝吗?”凤祁很怀疑。

    “本王会劝她。”说实话,王爷自己也没有把握,但就算是用灌的,他也会把药给纪云开灌下去,“对了,本王昨天让你,为本王准备的药呢?备好了?”

    “王爷你确定要喝?”那药凤祁当然准备好了,不仅准备好了,还一早亲手熬了。

    王爷决定以后不要子嗣,自然是再好不过,如此一来,云开也就不用受苦了。

    天知道,他有多担心以后再发生类似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拿来。”王爷最是不喜凤祁这副伪君子的样子,明明就希望他喝,还得多问一句,简直是虚伪。

    凤祁深深地看了王爷一眼,有心想要问这事要不要跟云开商量,但张了张嘴还是没有问出来……

    萧九安眼中的鄙夷那么明显,他要是没有看出来,就是傻了。

    既然人家看不上他的好心,他还好心做什么?

    凤祁亲自去将他早上熬好的药端了过来了:“冷的,要热吗?”

    冷药更难入口,但凤祁不高兴给王爷热。

    “哼,药端过来才问热不热,凤祁,你还能更虚伪一点吗?”王爷接过凤祁手中的药,一饮而尽,没有一丝犹豫,就好像他喝的只是普通的药,不是会断他子嗣的药一样。

    这一刻,饶是凤祁也不得不说,他不如萧九安:“你放心,这药对你的身体无害,也不会影响其他的,只是绝育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王爷冷冷地应了一声,半点也不担心凤祁使坏。

    凤祁这人虽然偶尔虚伪,但行事为人确是光明磊落,不会在背后算计他。

    “准备好打胎的药,半个时辰后,本王来取。”王爷留下这话,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凤祁轻叹了口气,默默地收起桌上的碗,亲自去为纪云开熬了一副打胎药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王爷准时过来,看到桌上还在冒烟的药,王爷没有说话,端着药片外走。

    凤祁与诸葛小大夫站在一旁,同样没有言语,但两人的神色却是异常凝重……

    身为大夫,无法解除病人身上的痛苦,对大夫来说是打击,也是耻辱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……我以后都无法行医了。”看到王爷端着打胎药远去,诸葛小大夫双手捂脸,蹲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次的事,深深地打击到了他身为大夫的自信。

    “大夫医病不医命,这是命!”凤祁同样深受打击,但他比诸葛小大夫看得开,而且他已经被天医谷逐出师门,要不是病人是纪云开,他根本不会,也不能出手。

    “命?什么是命?王妃并没有命中注定无子,是我们无能。”诸葛小大夫仍旧无法释怀,凤祁却没有心思安慰他。

    他在等,等消息……

    直觉告诉他,王爷要劝说云开,给云开灌下打胎药,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