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005章1005君子,为她着想!

    第1005章 1005君子,为她着想

    墨七惜的话一说完,王爷就沉默了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墨七惜见王爷神色不对,不由得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王爷沉默片刻,才开口:“如果本王没有猜错,与十方世界有关的人,是本王。”

    如果小狼崽子是被十方世界的人带走的,那肯定是受了无妄之灾,被他给牵连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你怎么会与十方世界有关?因为你毁了药门?或者是因为北辰的大将军王?”墨七惜实在想不出,除了这两件事情外,萧九安与十方世界还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“不。十方世界从来不在意四国人的生死,他们是冲着本王来的。”刘渊的事,足已说明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墨七惜瞪大眼睛看着王爷,大胆猜到:“你不是那老东西的儿子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。”除非刘渊骗了他,但不可能……

    刘渊没有必要,为了骗他而牺牲一条命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墨七惜后退三步,不敢置信地看着王爷。

    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萧九安一直都是他的弟弟,怎么可能就不是了?

    明明,九安就是在北辰皇宫出生的,是天启公主亲自生出来的,要是九安不是那老东西的种,那老东西怎么会让九安活着?

    “本王仍旧拿你当兄弟。”墨七惜虽然没有说,但王爷却知道他在意什么。

    血脉!

    但对他来说,血脉是最不需要在意的事,他们两人哪个是看中血脉的人?

    真要看中,就不会对至亲下手。

    墨七惜怔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,上前五步,走到王爷面前,抬手捶了王爷一拳:“你说对,就算你不是那老东西的儿子,你也是我兄弟。”

    王爷没有还手,也没有避让,任由墨七惜一拳击在他的胸前,打的他身子往后一晃……

    “下手太重。”王爷稳定身形,面无表情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呀……”墨七惜突然笑了出来,“没有变,很好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王爷沉默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变过,也不会为任何人改变。

    “十方世界你可以去,但不要轻举妄动。待纪云开生产后,本王会亲自去一趟。”对方要的是他,小狼崽子在对方手上,他必然要走一趟。

    十方世界那个地方高手如云,墨七惜在那里没有任何优势。

    “你别急,墨墨的事情与你无关,我能处理。”墨七惜倒是想要迁怒王爷,但他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虽说,十方世界的人会抓走墨墨,最初的起因是九安,但要是他和零星看好了墨墨,墨墨也不会在他们的眼皮底下被人抓走,而半点不知。

    十方世界能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抓人,归根结底,是他们做父母的不够仔细。

    “本王没有现身,他们不敢动墨墨,你到了十方世界一切以稳为主,明白了吗?”王爷是个冷静到可怕的人,他没有劝说墨七惜不要去十方世界,因为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墨七惜满口应了下来,没有一丝不满。

    纪云开的情况他多少知道一些,九安奔波数百里来南疆是为了纪云开,途中能抽空与他见面,已是难得,他不可能自私的要求更多。

    “本王先走了。”该说的说了,该交待的交待了,王爷不再耽搁,飞至马背,策马而去……

    墨七惜站在原地目送王爷离去,当王爷的身影消失在眼前,墨七惜收回目光,一脸无力的折回营地。

    零星本就在怪九安没有全力以赴的帮他们寻找墨墨,要让零星知晓,墨墨因九安被十方世界的人抓走,不知会如何闹腾?

    “唉,女人真是麻烦。”尤其是孩子丢失了的女人,完全没有理智可言。

    偏偏,他除了安慰外,什么也做不了……

    王爷一路策马狂奔,在中午时分赶回了别庄。此时纪云开已醒来,腹部仍旧在痛,但无论是凤祁还是诸葛小大夫,都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止痛药不能再吃,短时间内凤祁也不敢为纪云开施针,除了看着纪云开痛之外,他们什么也做不了。

    然,在这个无力的时刻,在纪云开最需要人安慰的时候,王爷不在!

    凤祁知道王爷这个时候外出,必是有要事要办,但心里还是不痛快。

    小师妹为了他的孩子,痛得要死要活,萧九安到底有什么事,非得现在外出不可?

    他难道不知道,小师妹现在最需要人陪吗?

    凤祁是个君子,是真正的君子,虽然心中不快,但在纪云开面前不仅没有表现出来,反倒为王爷寻了一个理由,甚至不让诸葛小大夫,在纪云开面前提王爷离开了别庄的事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憋的难受,一出院子就问道:“凤祁公子,你为什么不让我告诉王妃,王爷昨天离开的事?”

    “你说出来了,除了让王妃生气、伤心外,还有别的用处吗?”凤祁停下脚步,看了诸葛小大夫一眼,“我们是大夫,大夫就要为病人着想,别让旁的情绪影响你身为大夫的判断力。”

    天知道,他有多想告诉云开,让云开对王爷失望,但是他不能那么做。

    他不能做云开难过的事……

    “可,可是……”诸葛小大夫想要找个理由,但可了半天也可不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可是,我们要以王妃的身体为主,你明白吗?”只要是对云开好的,他什么都能做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想了一下,重重点头: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作为大夫,他们本该为了病人的心情而隐瞒一些无关紧要的事。今天这事是他做的不好,没有站在大夫的立场上想事情,只单纯的想着要为王妃出气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去看看你那止痛药,能不能调整剂量,让王妃多睡片刻。”有了诸葛小大夫的止痛药丸,云开一天能睡两个时辰,但这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对普能人来说,一天两个时辰的睡眠,也许能保证身体不垮,但纪云开不是普通人,她是孕妇,两个时辰的睡眠,不足已保证她的健康。

    “孩子,真的要留下来吗?王爷不是说准备药吗?”诸葛小大夫听到凤祁的话,面露不解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