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004章1014借道,招惹了十方世界!

    第1004章 1014借道,招惹了十方世界

    看到南瑾昭用羡慕的口吻,表达对权力的向往,王爷笑了。

    南瑾昭自己野心勃勃,他充其量不过是将南瑾昭的野心引了出来,南瑾昭却把一切责任归咎于他,还真是会推卸责任。

    他萧九安这人虽有种种不好,但从来不会否认自己的不好,否认自己的欲望。

    他萧九安要便是要,不要便是不要,从不会为满足自己的欲望,找借口。

    因为,没有必要。

    他萧九安只为自己而活,从不为他人而活,他不需要解释给任何人听。

    “南疆王,本王还在等你的答案。”南瑾昭不是他的谁,王爷不认为,他们之间能说什么交心的话。

    交浅言深,极容易出事。

    “你这般急切,就不怕我狮子大开口吗?”南瑾昭终于意识到萧九安的难缠了,无论他把话题扯得多远,说出多少他认为萧九安会感兴趣的话题,结果……

    萧九安都不敢兴趣,他只坚定的立场和来意。

    “你不敢!”要是连这点底气都没有,他萧九安怎么敢与四国帝王叫板,怎么敢把北辰,天武、天启玩弄于股掌间?

    “你看……这就是你的权势,给你带来的好处。”南瑾昭没有否认,但也没有承认,他只是表达自己对萧九安的羡慕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这一点王爷没有否认,没有燕北王这个时候,他确实没有现在这般随心所欲,但他现在就是燕北王,这世间也没有如果。

    南瑾昭摇了摇头,叹息一声,道:“收回对银楼的追杀令,另外……我还要裘家上下的人完好无损,这一点对王爷来说,不难吧?”

    “裘家?”王爷深深地看了南瑾昭一眼,面上不动声色,心中却是冷笑。

    “对,就是裘家。我南瑾昭不能让为我办事的人,出力又出命,对吧?”南瑾昭笑的一脸无害,双手一摊,一副无辜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可以,裘家满门本王都会给你,确保他们都活的好好的。”南瑾昭想用裘家满门,来转移他对燕北的筛查,注定会落空。

    不管是裘家,还是潜在暗处与南瑾昭勾结的人,他萧九安都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爽快,看在王爷这么干脆的份上,我再给你添一条消息。”南瑾昭双手一击掌,高深莫测的看了王爷一眼,“昨天,有十方世界的人从南疆借道,他们一行十余人,带着一个孩子去了十方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南疆王的消息。”王爷心中一跳,面上却是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南瑾昭给的这个消息必然是真的,但南瑾昭给他这个消息的用意,绝对不是为了他好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客气了。”南瑾昭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,直言道:“王爷要去十方世界,跟我说一声,我必会为王爷腾道。”

    显然,南瑾昭是想用小狼崽子的消息,让王爷离开燕北,去十方世界。

    而他相信,燕北王一定会去十方世界……

    “南疆王放心,本王早晚会来借道的。”南瑾昭这步棋走的到是不错,光明正大,明知是陷阱,他也得跳。

    “客气了,不过是与人方便,自己方便罢了。”南瑾昭脸上的笑容,又恢复原有的温和,眼中甚至还带出了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只要萧九安不在燕北,凭他的本事拿下燕北是早晚的事,而拿下了燕北,这天下就再也没有路,可以挡住南疆的脚步,挡住他南瑾昭的脚步!

    王爷没有说话,只是高深莫测的看了南瑾昭一眼……

    世间之事不如意十有八九,南瑾昭的想法他明了,但这世界不是围着南瑾昭转,南瑾昭想的美,现实却不一定会如他的愿。

    交易谈完,南瑾昭坑王爷的坑也挖好了,两人也没有什么可以继续说的,南瑾昭按约定,让人把止痛的药丸取来,交等到:“一天一粒,直到孩子生产。”

    除了这句外,南瑾昭还十分欠揍的补了一句:“南疆的圣女一旦怀孕生子,就算不在生痛时生生了痛死,也活不过三年。燕北王,你且珍重。”

    王爷脚步不变,只是握药盒的手一紧……

    拿到药丸后,王爷径直出了南疆的兵营。南疆上下无一人敢拦,南瑾昭站在城墙上,目送王爷离去,看到王爷一步步一走出城门,不由得重重地叹了口气……

    这就是萧九安,独自一人孤身深入敌营,却能让满营上万人不敢动手,真正是叫人恨得咬牙!

    同样是人,同样是流有十方世界血脉的人,这差距也差大了一点……

    王爷拿到药后,一刻也没有停留,甚至没有跟燕北的士兵交待一声,便带着药离开了,留下满营的士兵面面相觑,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,不过庆幸的是,有王爷走这么一遭,南疆的人安份了许多,他们在南疆面前,底气也足了。

    南疆再强又如何,他们王爷要见,还不是得乖乖的从城中出来,在他们王爷面前,南疆王也只有低头的份……

    王爷带着药和南瑾昭的消息,离开边境,但并没有直接赶回别院,而是先与墨七惜碰了一个头。

    他知道墨七惜与零星,这段时间找小狼崽子都找疯了,他手底下的人也在四国寻找小狼崽子的下落,现在有了确切的消息,他自然要与墨七惜碰个头。

    “十方世界的人,把我儿子带走了?”墨七惜听到王爷带来的消息,整个人都懵了。

    他们和十方世界好像没有什么联系吧?

    “对。南瑾昭给的消息不会有假,你若要去寻人,直接找南瑾昭借道,他不敢不借。”十方世界到底是个什么世界,王爷一点也不知道,但他可以肯定,那个地方一定很危险。

    如果是平时,他肯定会如南瑾昭的愿,亲自去一趟,但现在不行。纪云开那个情况,他离不开,也不能离开。

    “我们与十方世界有什么关系?或者说墨墨有什么,能吸引十方世界的地方?”墨七惜完全不能理解,他们怎么就招惹上十方世界的人了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