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003章1003权势,下一个五十年!

    第1003章 1003权势,下一个五十年

    南瑾昭说的笃定,但其实内心深处也是不确定的。

    萧九安就是一个疯子,谁知道疯子是怎么想的。也许这个疯子,就真的疯一把,把南疆给炸了,介时他找谁说理去?

    南瑾昭的顾虑不无道理,他的话一落下,王爷就笑了,笑得特别阴冷,看南瑾昭的眼神,就像是在看白痴:“你觉得……纪云开要是没了,本王还会在乎什么?在乎这条命,还是三十万燕北军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我不信你会牺牲燕北。燕北可不止那三十万燕北军,还有数百万百姓。”南瑾昭心里是信了,但嘴上却不能这么承认。

    王爷又笑,森森白牙露了出来,优雅从容的的掸了掸衣服上不存在的灰:“南疆王可以试试,看看本王敢不敢。”

    王爷嘴上说试,但又补了一句:“别说一个小小的燕北,便是这天下……南疆王也可以试试,看看本王在不在意。”

    他的志向从来不在天下,他真要夺天下,四国不会这么平静。

    凭他的本事,就算短时间内没有一统四国的本事,但要把四国搅的大乱,却是半点问题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疯了吗?”南瑾昭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这不是人,这就是一个疯子,完全的疯了!

    “本王要的和你们不一样,就是疯了?”王爷觉得好笑,他不想要天下至高无上的权利,他只想要那个他看得上眼的人,陪他一直走下去,这就叫疯了?

    “你们想要的是什么?流芳万世?天下一统?还是天下百姓丰衣足食?你们有这个野心,但你们有这个能力吗?当你们的能力不足已与野心匹配,却执意妄为,你不觉得你才是疯了吗?”

    在王爷来,像南瑾昭和北辰皇帝这种为了权势不折手段的人,才叫真正疯了。

    这两人,在他看来就是愚不可及,已是人间帝王,不思着如何治理好自己的国家,如何让自己的国家强大,却一心想要吞闭他国。

    连自己的国家都治理不好的人,吞闭了他国就能成为治世明君?能把整个天下管好,能让天下的百姓都丰衣足食,富足安康?

    不会,因为白痴就是白痴,并不会因为他一统了四国,就会变成明君,变成治世天才。

    南瑾昭一怔,嘴巴微张却不知说什么……

    他会说,他觉得王爷说的有道理吗?

    他才不会呢!

    在他看来,男人有了权势什么美人要不到,为了一个女人放弃问鼎天下的权势,那就是一个疯子。

    最主要……

    “我怎么没有与野心相匹配的能力了?难道你有?”这是最让南瑾昭不满的,萧九安这明显是看不起他呀。

    “本王自知没有那个能力,是以本王从不参与天下之争,本王只要把燕北这一亩三分地管好就行了。”王爷一点也不介意,承认自己能力不足。

    真正强大的人,是不会刻意去避开自己的不足之处,掩饰自己无能的一面,他们正视自我,正视自己的不足之处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这这种人,真的很欠揍。”把小小一个燕北,管得四国任何一个皇城都要好。燕北的百姓,比四国任何一个皇城的百姓都要富足,这还叫没有能力?

    如果萧九安叫没有能力,他们这些人叫什么?

    能力匹配不上野心的蠢猪?

    “打得过本王你便动手,本王从不畏惧任何人的挑战。”王爷一脸平淡,没有一丝自傲,也没有一丝自谦,在他看来,这是最简单不过的事。

    弱肉强食!

    王爷没心事陪南瑾昭废话,不给南瑾昭说话的机会,将话题拉了回来:“现在,你的条件还要维持原样吗?要本王跪下来,给你磕头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只有这个条件呢?你会照做吗?”南瑾昭承认,他被萧九安说服了,虽然他也不知道,萧九安到底说了什么,反正他现在已不像先前那般,执意要萧九安跪下来。

    “会。”王爷毫不犹豫,但不等南瑾昭高兴,王爷话峰又是一转的,“你该知道本王的性子,本王从不会让对手失望。”

    南瑾昭今天敢叫他跪,他日他就敢将南瑾昭最在乎的全部摧毁。

    南瑾昭脸上的笑,因王爷的话僵在脸上:“遇到你这样的人,算我倒霉!”

    他现在有些明白,南疆的那些大臣为何会选择避让,选择等下一个五十年。

    与萧九安这样的人为敌,不仅仅需要强大的勇气,还需要强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他有与萧九安对战的勇气,但南疆没有与之对战的能力,这个时候对南疆来说,蛰伏是最好的办法,但是……

    南疆等的起下一个五十年,南疆等的起新一任燕北王出现,他南瑾昭等不起。

    五十年后,萧九安老了,死了,他南瑾昭也老了,死了……

    届时,南疆便是吞下燕北,吞下天启,也与他南瑾昭无关。

    “不,是你的幸运,没有本王就没有你的今天。”王爷虽然从不拿正眼瞧南瑾昭,但只需要一眼,他就能看出现在的南瑾昭,和先前在天启皇城所见的南瑾昭,完全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当初那个南瑾昭没有野心,他只想跳出桎梏他的牢笼,获得自由,但现在这个南瑾昭不一样。

    当人,尤其是一个手握权势的男人,得到更大的权势后,就会忍不住想要更多,想要摆布更多人的命运。

    这没有什么错,不过是人的欲望罢了……

    “确实,你激起了我的斗志。在离开南疆前,我以为自由就是我在南疆,不再受人束缚。但走出南疆,见到你之后,我才明白,原来真正的自由是像你这样,可以随行所欲,可以任意望妄为,不需要像任何人妥协,不需要像任何人低头,甚至不需要用心计,只需要往那里一站,即可。”

    萧九安,他只要往那里一站,便是一股不可撼动的力量;他只需要向前一步,他面前的人就会乖乖后退,不敢与之争锋。

    而这,正是他南瑾昭需要的“自由”,或者可以说是权力的本身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