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002章1002谈判,跪下来求我!

    第1002章 1002谈判,跪下来求我

    王爷绝对是个内心强大的人,哪怕纪云开的情况再不好,王爷仍旧是一派平静,不仅仅是外表,便是内心也是平静的。

    他……对那个孩子,并没有纪云开那么在意,那个孩子他随时可以不要,他只要纪云开就行了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会跑这一趟,纯粹是为了纪云开。

    纪云开想要那个孩子,纪云开想要保住那个孩子,他便来这一趟。

    成了,孩子留下;不成,孩子便不要了,他和纪云开以后也不要孩子。这件事不会有第三个选择,是以王爷一点也不纠结,更不觉得这种事有什么好为难的。

    从容不迫,大气优雅。

    这就是王爷,哪怕是独自踏入敌营一,王爷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变半分,哪怕面对南疆虎视眈眈,杀气腾腾的士兵,王爷的脚步也没有慢半拍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,请……”南瑾昭的亲兵早早就在外面等王爷,看到王爷连正眼也不看一下,他们辛苦摆出来的阵势,不由得在心中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燕北王真的是……

    让人恨得牙痒痒的。

    这男人似乎没有弱点,哦,不,这男人有弱点,他最大的弱点就是太在乎他的王妃,但拿这个弱点攻击他,下场会特别惨。

    被逼的只能躲在燕北,对谁都不信任的银楼,用他悲惨的下半生,很好的诠释了燕北王睚眦必报的狠劲。,

    王爷看都没有看领路的小兵,步伐稳健的踏入主营,看到坐在上首,面带微笑的南瑾昭,王爷半点也不意外。

    这个男一向会装,不管这个男人内心怎么想,面上都是一副平静友好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南瑾昭,本王记得你的母亲,是南疆圣女,对吗?”王爷走进来,开门见山,连主动打个招呼都懒得。

    南瑾昭嘴角微抽,他还在想要不要主动跟燕北王说话,结果这个男人一进来,就问他母亲,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有问题吗?”南瑾昭没有否认,这事也否认不了。

    虽说他母亲的身世,对很多人来说是秘密,但这很多人中绝对不包括萧九安。

    “你的母亲怎么死的?”王爷当然不会直接说出自己的问题,南瑾昭是什么人,他太清楚了。

    他面上一副亲切友好,为你着想的样子,实则野心勃勃,处心积虑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我记起来了,你的王妃怀孕了。”南瑾昭不是傻瓜,王爷虽然没有直说,但结合这两个问题,他瞬间就想明白了,“怎么?你的王妃开始痛了?”

    算算日子,如果纪云开真有南疆圣女的血脉,她怀了孩子,这个时候确实要开始痛了。

    可惜了,他原本想把纪云开拐到南疆来,好给他生一个拥有圣女血脉的孩子的,结果让这个男人给破坏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母亲怎么互死的?”王爷重复了一遍,摆明了他非得到答案不可。

    熟知王爷的人都知道,王爷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,当他把同一件事说两遍,就说明他的耐心告罄,说到第三遍,事情就严重了。

    南瑾昭很了解王爷,不等王爷问第三遍,他就开口了:“王爷不是猜到了嘛,南疆圣女要生孩子,除了痛死还能如何?”

    “办法呢?”王爷不相信,这么多年过去了,南疆人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
    南疆虽有圣女必须保持处子之身的规矩,但千百年来,不知多少圣女坏了这条规矩,那些女人就没有一点办法吗?

    “没有办法,大人和孩子只能保一个。”南瑾昭一脸微笑的看着王爷,眼中闪着看好戏的光芒,“不过,你要是肯跪下来求我,我可以给你一个压制疼痛的方子。你应该很清楚,没有压制疼痛的法子,纪云开无法坚持到把孩子生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不要方子,直接把药给本王。”王爷太清楚南瑾昭这人的狡诈了,他不会上南瑾昭的当。

    “可以,除了跪下来,还要给我磕三个头求我。”南瑾昭往椅子上一靠,一副大爷的样子。

    王爷没有理会南瑾昭的话,而是反问:“银楼还在南疆,对吗?”

    “银楼当初给纪云开下的药,对她的孩子没有一点影响,王爷应该很清楚。”提到银楼,南瑾昭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。

    天知道,他和银楼被萧九安个追杀令坑的有多么惨。

    那些人为了得到萧九安那个承诺,恨不得挖地三尺把银楼挖出来,好把他的首级交给萧九安领赏。

    而且,不仅有天启、北辰和天武的人潜入南疆,试图伏杀银楼,就是南疆人也在寻银楼,要杀银楼换萧九安的承诺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不怪那些人,实在是萧九安的承诺太有吸引力了。要不是他与银楼的关系实在太好,他又太需要银楼的帮助,他也会忍不住杀了银楼,去萧九安那里换好处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,本王的追杀令已经下了。”王爷一点也不在意银楼的死活,他在意的只有纪云开,“本王收回追杀令,换你的药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南瑾昭正要拒绝,就听到王爷道:“银楼要是知晓,你为了让本王在你面前跪下,连他的命也不要,你说他还会为你办事吗?”

    他的追杀令一天不取消,银楼一天就得活在黑暗中,战战兢兢,不敢见人,也不敢相信任何人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还要脸吗?”南瑾昭气笑了,萧九安这一天威胁他多少回了。

    “本王要不要脸,会说……出兵把南疆夷……不,是炸为平地。想必南疆王你应该见识过炸药的厉害。”当时,他试用炸药的时候,南瑾昭就在天启。

    王爷可不认为,南瑾昭在天启,就是老老实实的呆在至道学宫。

    “你不敢那么做,你真要那么做了,天全下的人都不会放过你。”南瑾昭一脸笃定的道。

    萧九安要是把炸药拿了出来,并且大面积使面,天启、北辰和天武一定会放下成见,先联手,不惜代价把萧九安干掉。

    无他,萧九安手上掌握的东西太强了。

    今天,萧九安能把南疆夷为平地,明天就能把北辰、天启和天武夷为平地。

    那三个国家的皇帝,为了自己手中的权利,绝不会放过萧九安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