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001章1001颜面,真怕了!

    第1001章 1001颜面,真怕了

    南疆的士兵听到王爷的话,又气又怒,根本不知何是好。但他们再怎么样,上面还有人可以请示,自己处理不了的事情,往上面推就行了,南瑾昭给谁推?

    当他收到底下人送来的消息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萧九安有没有把他南瑾昭当成南疆的王,居然像吩咐小弟一样吩咐他,叫他去边境见他,这个时候他是去呢?还是去呢?

    不去那是不可能的,他与萧九安打了这么多年交道,太清楚萧九安的为人,他说没有见到人,就要出兵南疆绝对不是说说而已,萧九安这人说出来的话,绝对不是威胁的言语,他说到就会做到,是以……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不管是南疆,北辰还是天启的皇帝,都乖乖的受萧九安威胁,就怕这个不要命的耍横,把他们都拖下水。

    萧九安不怕死,不怕他死后燕北没有人驻守,但他们怕呀。他们可不愿意拿身家性命去跟萧九安玩。

    “王,燕北王这消息,咱们该怎么回?”底下的人见南瑾昭收到消息后,半天没有反应,犹豫许久还是开口了。

    时间紧急,可容不得他们多想,万一他们晚到了,燕北的兵马杀进来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南疆的大臣和南瑾昭一样,从来没有想过萧九安只是说说而已,他们知道萧九安言出必行。

    “此事,你们怎么看?”南瑾昭自然是要去的,但这话不能由他这个王说出来,由他说出来太丢人不说,还没有退路。

    “这事……燕北王紧急求见,想必是有急事,王如果愿意,还是去见一见的好。”南疆与燕北打了多年,前几年他们一直是赢多输少,每每都能从燕北抢到许多好东西,但是……

    这几年完全没有相反,南疆一直被燕北压制,南疆的人太清楚萧九安的厉害了,他们根本不想跟现在的燕北军打。

    “刘大人说的对,燕北王这么急切的求见,又说出那样的话,必是有极其重要的事,王还是抽空一见的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疆的大臣难得众口一词,纷纷劝说南瑾昭去北境见萧九安,满朝大臣没有一个反对,甚至有几个武将还催南瑾昭快些动身,免得无法在天亮前赶到。

    南瑾昭早就知道事情会是如此,但他真没有想到,他的臣子们会这么怕萧九安,居然没有一个人站了来反对。

    这些大臣难道不知道,他们说的再漂亮,也改变不了萧九安要他立刻去见的事实吗?

    “你们是不是听错了,燕北王可不是求见!”南瑾昭本不想说这句话,但看着满朝大臣没了血怀,顿时来了怒火。

    这些人,是被萧九安,被燕北军打怕了吗?

    以至于萧九安说一句,不来就发兵南疆,就能让这些人连尊严傲骨都不要了吗?

    他们是不是忘了,南疆与燕北之间的血海深仇了?

    南疆的大臣听到南瑾昭的话,毫不犹豫的道:“王,留的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燕北王骁勇善战,但他终归是人,是人就会死,我们没有必要他较真,我们南疆世世代代在此,我们完全可以等到熬死他在说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立刻引来一众大臣的附和:“王,安大人说的没有错,铁打的燕北,流水的燕北王。燕北依旧是那个燕北不错,但燕北这几百年换了多少位王爷,而燕北的王爷并不是每一位,都如现在这位一样,咱们南疆熬了这么多年,还差这几十年吗?燕北王厉害,咱们就蛰伏起来,暗中准备,积蓄力量,等到熬死这位燕北王,咱们再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王,咱们南疆能一直传承下来,一直没有被灭族,就在于我们懂得审时度势。该强硬的时候咱们得强硬,但不该强硬的时候,咱们一味的强硬,那是至族人于不顾。还请王三思,为咱们的族人考虑一二,立刻前去边境,与燕北王会面。”

    “请王三思,我们现在经不起与燕北军大战。”

    “请王三思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疆的大臣纷纷跪下来,请求南瑾昭立刻赶往边境,去见王爷,以免王爷一怒之下,真的发兵南疆。

    看着座下跪了一地,以“大局为重”的大臣,南瑾昭说不出来是愤怒还是可悲。

    这些大臣说的没有错,南疆这些年也是靠着这个原则,才得以在燕北军的咄咄逼迫下,依旧得以顾活,但是……

    正因为南疆人小心谨慎,处处以大局为重,他们南疆人一直走不出南疆这块地方,世世代代就被困死在这里,守着这块越来越贫瘠的土地,艰难求生。

    南瑾昭很想改变现状,但此时此刻不是说这些的时候,南瑾昭长长地叹了口气,顺着一众大臣的话道:“你们……说的对,燕北王可以胡闹,但我不能跟着他胡闹。来人呀,备马,我去边境见燕北王。”

    同样是一地的王者,和萧九安相比,他手中的权利更大,兵马更多,甚至还有地形的优势,可为什么萧九安能胡闹,他却不能呢?

    天知道,他也想要胡闹一把,顺心一把,按自己的意愿办事,可是他不能!

    “王,英明。”南疆的大臣得到王爷的答复,一个个激动万分,南瑾昭却没有一丝欢喜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王,他收拢了南疆所有的权利,可最后依旧要“委曲求全”,真正是一点意思也没有。

    南瑾昭带着满满的负面情绪,一路快马加鞭,赶在天亮前赶到了边境。

    一夜的奔波,让南瑾昭看上去异常的疲倦,但一夜的奔波,也把他一身的负面情绪给消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略作收拾,南瑾昭一身清爽的出现在边境,让士兵去放话,叫萧九安出来。

    他怎么说也是南疆的王,虽说受南瑾昭的威胁,不得不赶来边境见他,但也得拿出南疆王的架子不是,至少现在不能是他主动出城,却见萧九安,而是萧九安进城来与他会面。

    王爷在营中一夜未睡,得知南瑾昭已至的消息,王爷甚至不等通传的士兵多言,就直接外出,打马进城却见南瑾昭,半点也不在意面子不面子的问题。

    和纪云开的安危相比,面子算什么?

    而且,南瑾昭不知道,真正的强大从来都不是形式上的强大,真正的强大是发自内心的,如同王爷这般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