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99章999欺瞒,没那么简单!

    第999章 999欺瞒,没那么简单

    凤祁口中的师祖就是纪云开的外公,师祖母则是纪云开的外婆,那个来自南疆的圣女,那个为了孩子牺牲的女人。

    天医谷的老谷主,亲眼见到自己心爱的女子,为生下他们的孩子活活痛死,一生都在寻找原因,但一生无果……

    不是老谷主医术不行,而是他穷尽一生也没有找到第二例相似的病因,在妻子死后,他根本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“没有,找不出病因。天医谷两代谷主都在寻找病因,但都无果。”凤祁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天知道,在得知小师妹突然腹部疼痛,他有多么的担心,他真怕小师妹和师祖母一样了。

    收到王爷的飞鸽传信,他一路快马加鞭,换马不换人,在第四天赶到了燕北,看到小师妹疼得蜷缩起来,却找不到病因,他就知道原因了。

    小师妹,果然和师祖母一样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诸葛小大夫顿时就懵了,一脸无挫的看着凤祁。

    有病他们大夫可以医治,但要是没有病,他们做大夫的能如何?

    “我让废小柴联系师父了,看看师父那里有没有进展吧。”他现在不是天医谷的人,也不可能动用天医谷的力量,更不可能联系天医谷的人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,王妃要怎么办?”诸葛小大夫看着凤祁,黑亮的眸子深沉的吓人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一向是单纯的,乐观的,他极少有这么严肃的时候,上一次还是他师父横死。

    “把孩子打了,这是唯一的办法。”小师妹腹中疼痛虽不影响孩子,但却是因孩子引起的,这一点他无比肯定。

    天医谷两任谷主潜心研究的病例,虽一直没有查出病因,找到办法,但多少还是知道一些,外人不知晓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王妃,她会同意吗?”诸葛小大夫忐忑的问道。

    凤祁苦笑一声,没有回答……

    小师妹当然不会同意,她要是会用同意,就不会生生痛四天,早就把孩子打了。

    唉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凤祁也不知道他和诸葛小大夫赶过来,到底是对是错。

    如果他和诸葛小大夫没有及时赶到,诸葛小大夫没有提前给小师妹制止痛丸,王爷肯定已经劝小师妹服下打胎药,把孩子打了。

    没有得到凤祁的话回答,诸葛小大夫并不失望,又问道:“凤祁公子,王妃把这个孩子打了,下一个孩子呢?一样会痛吗?”

    凤祁依旧是苦笑,没有回答……

    当然会痛,小师妹怀孕腹痛,不是因为孩子而是她自身的问题。只要她怀孕,她就会腹痛,一直痛到孩子消失为止……

    “那,那怎么办?凤祁公子,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吗?”凤祁的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,诸葛小大夫一时慌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,她的身体最好是不生孩子,你看南疆的圣女为什么不能成婚?你看南疆的圣女,有几个把血脉流下来的?”南疆不允许圣女成婚,也不是没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圣女生孩子是真的要命,虽说母亲是伟大的,但真没有几个女人能一直忍着痛,苦熬三个月。

    就算那女人熬的住,受得的那个苦,她的身体也受不住,最终孩子和母亲都会出事。

    像他师祖母那样已是幸运,丈夫是当世名医,不管如何至少保住了孩子,没有让她白白牺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凤祁与诸葛小大夫的谈话,只有他们二人知晓,两人都默契的选择没有告诉纪云开,也没有告诉王爷。

    他们很清楚,要是纪云开知晓,她以后怀每个孩子,都会痛上一次,怎么也会把这个孩子生下来。

    这很有可能,是她唯一的孩子。

    毕竟,要是连这一次疼痛都熬不过去,她以后就更别想生孩子了。

    相反,王爷要是知晓,则一定会把孩子打了,并且以后都不会让纪云开生了。

    在今天之前,他们也许会怀疑王爷对纪云开的重视,但在今天后,他们已经不怀疑了。

    王爷为了纪云开改变了那么多,甚至连刻在骨子里的占有欲都能改变,为了纪云开,王爷还有什么不能做的?

    凤祁与诸葛小大夫连续奔波了四天,按说已是累极,但当天晚上两人谁也没有睡着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刚迷糊着,就有下人匆匆找来:“凤祁公子,诸葛大夫,王妃又开始痛了。”

    凤祁没有言语,诸葛小大夫看了凤祁一眼,见凤祁一言不发,双唇紧抿,就知他的心情很沉重……

    两人没有立刻赶去,而是稍做收拾,把情绪处理好了,这才一同前往主院。

    许是睡了一晚,心中又有希望了,纪云开的气色很不错,虽然依旧痛蜷成一团,但看到凤祁和诸葛小大夫进来,还能勉强招呼一声,不至于像昨天那样,痛得连人都认不清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这种状况,找不到病因,只能一次次的喂止痛药,现在已隔了十二个时辰,可能再喂一粒止痛,但是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吃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还能忍得住,待晚上……让我吃了,好睡觉养精神。”纪云开自己就是大夫,她很清楚凤祁和诸葛小大夫虽然能为她止住痛,但也只是止痛,想要根治,现在还是行。

    “师兄,我让王爷找你来,只是想要寻问,你可知我腹中突然疼痛的原因?”其实不是纪云开找凤祁来的,是王爷发现纪云开又痛了,急急忙忙让下人去叫人,纪云开想要阻止都不行。

    凤祁沉默片刻,说道:“和你腹中的孩子有关。”

    这事,他昨晚想了一晚上,还是不能说给小师妹听,要让小师妹知道真相,他怕她真会硬扛,和师祖母一样,为了把孩子生下来,生生痛死。

    “是孩子有问题?”纪云开本身就是大夫,虽然凤祁说的含糊不清,但纪云开还是敏锐的发现了问题所在。

    凤祁不想骗纪云开,但现在这个情况,他要是不欺瞒的话,纪云开一定会想到原因。

    为了让纪云开安心,凤祁点头了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连着疼了几天了,虽说休息了一晚好多了,但现在又开始痛了,她的精神还是很差,见凤祁点头,纪云开顿时不再多想,但是……

    王爷不同。

    王爷一直看着凤祁,他没有错过凤祁一闪而逝的僵硬。

    如果他没有猜错,纪云开腹中疼痛,绝不是因为孩子那么简单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