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95章995极致,冷静与疯狂!

    第995章 995极致,冷静与疯狂

    听到王爷肯见自己,裘老夫人心中暗自欢喜,正盘算着要怎么跟王爷求情,好让王爷放过她儿子,但当她走进来,看到像杀神一样坐在首位的王爷,裘老夫人才明白自己想多了。

    在看到王爷的那一刻,裘老夫人连开口的勇气也没有,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:“王,王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你,找王妃的麻烦?”王爷抬眸,看了裘老夫人一眼,那一眼如同冰刀,裘老夫人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,除了匍匐在地上,什么也做不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,到处说本王尊重你?”王爷每说一句话,脸色就要难看几分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,说本王看上了你的女儿?”

    “就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人前寡言少语的王爷,第一次一口气说了十几句话,每一句都很轻,很冷静,没有一丝火药味,但是……

    屋内的人听不约而同的瑟瑟发抖,一个个全身颤抖,哆嗦的不敢言语。

    这样的王爷太可怕了!

    极致的冷静,极致的疯狂。两种极端的情绪,同时出现在王爷身上,却没有一丝矛盾与冲突。

    表面越是冷静,内里越是疯狂,这就是现在的王爷,给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王,王……”被王爷重点对待的裘老夫人,早已失去了说话的能力,像是一条死狗一样,瘫倒在大殿中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别说为她儿子求情,她连走出去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借着本王的名头,在燕北作威作福,欺到本王王妃的头上,你的胆子真大。”王爷的声音依旧冷静,依旧清明,没有一丝怒火,但屋内的却宁可王爷发一通火。

    火气发出来了,终于结束的时候。像王爷这样憋着,他们不知道,等到王爷爆发出来,会有多么可怕……

    裘老夫人一动不动,无比后悔走进来,无比后悔见到王爷。

    “听说,你原先只是一个农女,算计了裘老将军才嫁入裘府。裘老将军的死,也与你脱不了干系,是吗?”王爷虽是寻问,但却没有要裘老夫人回答的意思。

    说完后,又继续道:“本王一向不喜欢动用私刑,你犯了这么多事,就按律法办好了。”

    裘老夫人此刻整个人都是懵的,她完全不知道王爷讲了什么,她只知道她做的那些事,全部翻了出来,她完了……

    一股热液,从裘老夫人下身流出,屋内满是尿骚味。

    王爷眼中的疯狂更甚,但说出来的话,却十分冷静:“把人丢给府台,让他依法处理。记得告诉府台,本王不希望她死的太容易,明白吗?”

    杀人不过头点地,最痛苦的是活着,生不如死的活着。

    “是,王爷。”胖管家暗暗吞了口口水,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,招来侍卫把裘老夫人拖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王爷,王爷……饶命呀。”裘老夫人反应过来,激动的大喊,拼命的挣扎。

    王爷站起来,冷冷地道:“你该庆幸,本王没有亲自动手。”

    天知道,他只要一想到纪云开此刻痛不欲生,就恨不得毁灭所有,要不是考虑到纪云开不喜欢血腥,他就自己动手了,把这个老东西一块一块给拆了。

    侍卫吓得全身寒毛都竖了起来,没等王爷再多说,就把人拖了出去……

    “备水,本王要沐浴。”王爷起身,看到地上那一滩液体,眼中闪过一抹厌恶,“去,给裘将军准备一点东西,本王不希望他活得太轻松了,明白吗?”

    母债子偿,裘将军不是一再纵容他母亲,甚至连他母亲杀死他父亲都默许吗?

    想来裘将军不会介意,把他母亲犯的事,全部背下。

    “是,王爷。”胖管家这个时候,已经不会说除了是以外的话。

    他们家王爷,实在太可怕了,要不是还要管着整个别院,他真的要跪下了……

    王爷以最快的速度,沐浴完毕,连身上的水珠都没有擦干净,就来到屋内陪着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云开……”王爷抱着纪云开,几次想要开口,劝说纪云开现在就把孩子打掉,却被纪云开给打断了,“王爷,我,我很好。再等一等,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许是痛麻木了,纪云开觉得自己真的很好,至少不像之前那般痛的受不住了,只是她仍旧痛到睡不着……

    王爷看着纪云开眼下的淤青,心里心疼的不行,但却没有再劝说。

    他比谁都清楚,纪云开有多么的固执,她决定的事情,没有人能更改。

    这一痛,又是一天一夜,第四天凌晨,纪云开仍旧在痛,痛得厉害。

    已经四天没有睡的她,看上去和女鬼没有什么两样,一张脸苍白泛着黑气,双眼充血,流出来的泪都带着血光。

    看着这样的纪云开,王爷心痛得不行,心中那股强压下的暴虐,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。

    北辰这个时候要庆幸,庆幸他们战败退兵,不然对上现在的王爷,北辰就算不灭国,也要去掉半条命。

    第四天一早,在王爷的吩咐下,华老等人早早就煎好了打胎的药,还有止痛的药。

    这两种药,哪种先喝都一样,只要喝下去,纪云开腹中的胎儿就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王爷一大早,就端着两碗药进来,不顾纪云开的抗拒,把纪云开抱了起来:“云开,你要守信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纪云开的声音又低又哑。

    熬了四天,她的精气神都被摧毁了,完全没有反抗的力气。

    “是你自己选,还是本王喂你。”这一次,王爷没有给纪云开说不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自己,喝。”四个字,纪云开却缓了三口气,才说完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王爷端起止痛的药,递到纪云开干裂的唇边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纪云开垂眸,看着唇边黑漆漆的药,一滴泪珠顺着脸颊滑落,落在药碗里,漾起层层涟漪。

    “快喝……”王爷说不出,自己此刻是什么心情。

    有心疼,但更多的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孩子没了没有关系,只要纪云开无事就好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在王爷的催促下,纪云开闭上眼睛,张开口嘴,将药含在嘴里,却迟迟没有吞下去……

    她不想喝,但她没有选择。

    她现在这个鬼样子,别说保住孩子,她连自己也保住了。

    孩子,对不起,我最终还是没有保住你。

    纪云开含着药,努力吞咽下去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