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94章994放弃,自寻死路!

    第994章 994放弃,自寻死路

    “云开,把孩子打了吧。你应该很清楚,不管是凤祁来了,还是诸葛小大夫来了,结果都是一样的。你诊不出原因,他们也不可能诊出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云开,把孩子打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云开,想想本王,你为本王想一想好不好?为了本王,把孩子打了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云开,你不能为了孩子,不要本王。”

    “云开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爷抱着纪云开,一遍一遍的劝说纪云开放弃腹中的孩子。

    不是他残忍,不是他不想要这个孩子,而是比起纪云开腹中的孩子,他更在意纪云开。

    他的云开,为了这个孩子自责了无数回,又生不如死的痛了三天,真的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云开,他会明白我们的选择的,我们不是不想要他,你为他做得够多了。”

    王爷不断的劝说,纪云开泪如雨下,蜷缩在王爷的怀里,不断地摇头:“萧九安,这是我的孩子,这是我的孩子呀,我真的没有办法放弃他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孩子在她腹中呆了六个月,整整六个月呀,他已经长全了,他不再是一个血块,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,她真的没有办法放弃他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,这是我的孩子,我舍不得,真的舍不得……”纪云开紧紧抱着王爷,失声痛哭。

    她知道,如果再这么痛下去,即使她不把孩子打掉,这个孩子也保不住。她不是铁打的人,一直不睡她能扛得住,腹中的孩子也扛不住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,萧九安……我舍不得,我舍不得我的孩子。”纪云开痛了三天,都没有大哭,这一刻却抱着王爷大哭。

    “本王也舍不得,但没有你,有这个孩子有什么用?纪云开,你知道的……没有你,本王不会要这个孩子。”王爷紧紧抱着纪云开,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他对纪云开腹中的孩子有感情,但相比孩子,他更在意纪云开。

    听到纪云开有松动的迹象,说实话,他是高兴的。

    只要他的云开无事,孩子没了就没了,哪怕以后再也没有孩子,也没有关系,他有纪云开就够了。

    他萧九安,只要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,我们再等等好不好?也许,也许明天就不痛了呢?你知道的,我没有中毒,也没有遭人算计,我就是突然痛了起来,也许明天就会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虽有准备,但纪云开仍旧不想放弃,她已经熬了三天了,她想再等等,也许会有奇迹呢?

    “再等下去,你也是白白受苦。华老说了,你这样……对身体损伤太大了。”他何曾不想等,可他们都等了三天了,这已是纪云开能承受的极限,也是他能承受的极限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下不了手,萧九安,我下不了手,你明白吗?这是我的孩子。”纪云开哭得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当初,那么难,那么苦,她都不曾哭过,但现在她却止不住眼中的泪。

    她不明白,她到底做错了什么,怎么好好的,肚子就痛了起来?

    “不需要你下手,本王来,本王下手。”王爷从来没有想过,要纪云开背负打掉孩子的罪名,这些都由他来做。

    纪云开摇了摇头,她大口大口的喘气,闭上眼,无力的道:“再等,再等一天,明天,如果明天还不行,就把孩子打了,行吗?”

    到明天,她也熬不下去了,她的身体受不住。

    整整三天,她没有合眼,一直靠参汤维持身体所需,要是明天还想不到办法,就算她不放弃这个孩子,也得放弃。

    “好,明天……要是明天还在痛,你不能再拖了。”再拖下去,纪云开的身体也吃不消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纪云开双眼紧闭,从王爷的怀里挣开,抱着肚子,独自蜷缩在一旁,“王爷,我想一个人静一静。”

    她要陪孩子说话,最后陪陪孩子……

    “云开……”王爷唤了一声,却没有得到纪云开的回应。

    王爷无奈的叹息了一句:“云开,先用止痛的药,行不行?”

    既然决定放弃了,至少要让纪云开舒服一些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纪云开无声低泣。

    她的肚子很痛,哪怕痛了三天,身体仍旧会痛的颤抖,痉挛。但此刻,和心里的痛相比,身上那点痛真的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“云开,你别这样……”王爷说不出来的心痛。

    早知道,早知道这个孩子这么磨人,他一开始就不该要。

    “王爷,明天,就明天……今天,就当我最后任性一回。”纪云开背对着王爷,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。

    王爷再次叹息一声,他这三天叹的气,比他前半生叹的气加起来还要多。

    王爷没有立刻出去,而是坐在一旁陪了纪云开大半个时辰,直到纪云开再次赶他出去,王爷才不得不出去。

    一出去,胖管家就来报,裘老夫人在外面大哭大叫,寻死觅活,要求见王爷,求王爷放了裘将军。

    裘将军那天带兵围别院,被王爷撞了个正着,又碰到纪云开肚子痛,哪怕知道事情与裘将军无关,王爷还是迁怒了。

    裘将军和他带来的人,全部被王爷关了起来。关了三天,除去少许的水外,不许他们吃,不许他们睡,就这么一直熬着他们……

    王爷关押、处理裘将军的事并没有保密,燕北稍有点门路的人都知晓,但却没有一个人敢上门为裘将军求情。

    裘将军自己作死,又倒霉碰到王妃出事,他不死谁死?

    只是,旁人可以不管裘将军,裘老夫人却不行。当然,裘老夫人并不是心疼儿子,而是没有裘将军坐镇,裘家天天出事,不出意外,纪云开的事一结束,裘家也就完了。

    “求情?她给她儿子求什么情?求本王给她儿子一个痛快,立刻杀了他吗?”王爷听到胖管家的话,语气森冷,杀气肆起。

    胖管家冷汗淋漓,颤抖的开口:“王爷恕罪,小的这就把她赶走。”

    “不,把人带进来。本王倒要看看,敢给王妃脸色看,敢指着本王王妃骂的人,到底长什么样。”王爷心中充满暴虐的情绪,恨不得毁灭一切,裘老夫人这个跑来为裘将军求情,简直是自寻死路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