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93章993固执,王爷很心痛!

    第993章 993固执,王爷很心痛

    纪云开这一痛,就足足痛了三天。

    整整三天,肚子一直在痛,整个燕北的大夫都来了,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纪云开抱着肚子呼痛。

    整整三天,无时无刻不在痛,没有一刻能让人缓下来,别说纪云开一个孕妇,就是铁打的人也受不了。

    痛三天,就意味这三天纪云开无法合眼,这三天她连进食都是艰难。

    “王爷,小人真的没有办法。王妃是因为腹中的孩子才痛的,目前最可靠的办法,是把孩子打了。”燕北所有的大夫,都被王爷请来了,关在别院。

    王爷说了,王妃什么时候不痛了,这些人就什么时候能走。

    一众大夫聚在别院,想了无数个办法都无效,最后只提出这么一个建议。

    王爷听到大夫的话,一言不发……

    要是能打掉孩子,纪云开痛的第一天,他就让人把孩子打了,但纪云开不同意。

    甚至,止痛的药纪云开也不肯吃。

    不,不仅仅是止痛的药,任何药纪云开都不肯入口,她怕,怕这些药对孩子不好。

    但不用药,怎么可能止住痛?

    大夫一见王爷不吭声,就知王爷在想什么,无奈的叹了口气,继续劝说:“王爷,王妃要止痛必须用药,用药就对孩子有损伤,这是没有办法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,还请你早做决定。王妃再坚强也是人,她就算能忍得这痛,但她能一直不睡吗?她这么熬下去,孩子最终也会保不住。”这个时候,根本不是保大保小的问题,依王妃这么痛下去,就算王爷要保小,最终也保不住。

    疼痛能承得住,但没有人能在这么痛的情况下,还能睡得着。

    王妃已经三天三夜没有睡了,整个人看上去憔悴极了,再熬个一两天,王妃自己也会受不住,孩子自己就会掉下来。

    “还请王爷早下决定。”华老代表一众大夫,开口了。

    他们也希望保住王妃与孩子,但他们真的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王妃一切正常,他们诊不出病因,王妃又有身孕,他们连药都不敢用,这样的情况下,他们要怎么给王妃止痛。

    “孩子……”王爷双眼通红,布满血丝,眼下是熬夜后的青黑。

    纪云开三天三夜没有睡,王爷又何曾合过眼。

    纪云开痛了三天,王爷也煎熬了三天。

    这三天,大夫不停地劝说他把孩子打了,越早纪云开受的苦越少。纪云开却相反,死也不肯把孩子打了,只让他去找凤祁,去找诸葛小大夫,但是……

    皇城与燕北相距千里,根本不是两三能赶到了,纪云开根本不可能等到凤祁,或者诸葛小大夫过来。

    且,就算他们来了又能如何?

    纪云开自己的医术,并不比凤祁与诸葛小大夫差,纪云开自己都诊不出问题,凤祁与诸葛小大夫又能做到?

    王爷不相信……

    “王爷,早做决定吧。王妃的身体,熬不下去了。”华老见王爷沉默不语,叹息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三天,他一直在说这句话,但王爷却一直没有下决定,他们也是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呼……王爷重重地吐了口气,闭上眼,掩去眼中的伤痛:“准备药吧。”

    三天,足够了!

    纪云开等了,也努力,足够了。

    华老不曾想,王爷居然同意了,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,应了一声,随同其他大夫一同下去,为纪云开准备打掉孩子的药。

    屋内,纪云开痛得连呼痛的力气都没有,整个人就像是失去水的鱼,干蔫的蜷缩在矮榻上,无力的直哼哼……

    王爷进来,脚步不由自主的放轻,他轻轻地走到矮榻旁,坐在矮榻上,从后面抱着纪云开:“纪云开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,爷……”纪云开虚弱的开口,睁开了通红的双眸。

    此刻,她的眸子没有一丝神采,双眼凹陷,眼神黯然的吓人,整个人一点精气神也没有。

    整整痛了三天,整整三天没有合眼,纪云开觉得自己真的要死了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,凤祁和诸葛小大夫没有这么快赶来。”王爷抱着纪云开,苦涩的开口。

    纪云开是个固执的人,要让纪云开同意把孩子流掉,是一件很难的事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能等。”纪云开每说一个字,都要喘口气。

    没办法,她太痛了,腹部像是有两股力量,不断的撕扯她的肉,把她的肉生生撕开,又继续撕,一刻也不停,完全不给她喘息的机会。

    她一度以为,是腹中的孩子出事了,但那股力量却很奇怪,一直没有伤害她的孩子,只是在伤害她。

    “不,你等不了。你已经三天没有合眼了,大夫说,最迟明天,孩子就会自动流下来。”为了让纪云开打掉孩子,王爷只能撒谎。

    事实上,纪云开腹中的孩子很好,只要纪云开还有气,还能忍住痛,孩子就会好好的……

    这也是让大夫不能理解的事,按说母亲三天不曾合眼,痛得全身痉挛,孩子怎么也会受影响,但纪云开腹中的孩子,却半点不受影响。

    “不会,我知道……孩子,没事。”纪云开死死地咬着唇,生生将唇咬破了,却仍旧止不住腹部的疼痛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三天不仅仅是唇,就是胳膊,纪云开也咬烂了,但是没有用,腹部依旧撕裂般的痛,痛得她受不住,恨不得死去。

    如果纪云开生过孩子,就知道她此时受的痛,就是生产时下身被撕裂的痛,只是旁人只要痛过那一阵子就好,纪云开却要一直痛……

    “孩子没事,但你有事。”王爷眼睛一酸,看着短短三天,就消瘦的不成样的纪云开,眼泪差点流了出来,“云开,我们把孩子打了吧,孩子还会有的,相信本王。”

    这个除了肚子,每一处都瘦得吓人的纪云开,完全看不出天启第一美人的风姿,完全看不出这是他的云开……

    他的云开,不该是这样的,不该受这些苦。

    要不是怕纪云开伤心,怕纪云开不理他,他肯定强制把这个孩子取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个孩子,把他的云开害得太苦太苦了。

    他,现在不仅无法喜欢这个孩子,甚至还讨厌这个孩子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