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89章989灰烬,王爷回来了!

    第989章 989灰烬,王爷回来了

    裘老夫人是典型的提起裤子不认账的人,拿到七株华灵草一刻也不多呆,甚至不让裘将军呆在这里,执意要裘将军送她回去,至于生死不明的裘夫人?

    裘老夫人压根没有问一句,冷漠的吓人。

    “这人,这人简直不要脸。”华老看到裘家人的表现,又气又怒,要不是势单力薄,他怕是要冲上去,好好跟裘家人理论一番。

    裘家,真是太不要脸了。

    “裘家人要脸,就不会是这样了。罢了,这些人我们都管不着,裘夫人的毒没事了吧?”纪云开摇了摇头,问向华老。

    “王妃高明,裘夫人的毒无事了,身体恢复的尚可,好好养一养,至少能活十几年。”提起裘夫人的毒,华老就是一脸欢喜,看纪云开的眼神,满满都是崇拜。

    他原先还觉得王妃,非要等裘家人付了银子,才肯给裘夫人用药太过无情,现在才明白,王妃是为了等药材来了。

    要解裘夫人的毒,光靠华灵草并不行,他虽然也能配出解药,但他用的都是普通药村,药效一般。

    这时要是用南疆的药材作配药,不仅裘夫人身体内的毒能解,就是她的身体也能好上几分。

    王妃没有立刻给裘夫人解毒,就是在等南疆的药材。

    虽然,他并不清楚王妃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弄到南疆的药材,但就凭王妃这份为病人着想的心,他就服气。

    “人无事就好,徐夫人难得开一次口,我总不能让她失望。”没错,要不是徐夫人开口,她别说花这么多心思去救裘夫人,知都不会知道裘夫人这个人存在。

    徐夫人那人……真正是有心的,燕北这么多位夫人,当年也不是只有一个徐夫人与裘夫人交好,但最后记得裘夫人的死活的,就只有徐夫人一人。

    “徐夫人最是良善不过,可惜好人不一定有好报。”华老叹息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怎么?徐夫人在徐家,不是很好吗?公婆看重,丈夫喜爱。”纪云开一脸不解,她听到的消息,可全是说徐夫人过得好了,就连徐夫人自己,整日也是笑意盈盈,永远充满斗志,对生活充满热情。

    她完全没有在徐夫人身上,看到一丝对现在生活的不满。

    “王妃后面两句话说反了,徐夫人在是受公婆喜爱,丈夫看重。徐夫人在徐家确实颇有地位,在外面也能代表徐家,但这些与她的丈夫无关,都是来自她公婆的喜爱。徐将军那人……”

    华老忍不住,又叹了口气,抬头看了纪云开一眼,见纪云开并没无不满,才继续道:“徐将军和裘将军完全相反。裘将军自私冷酷,徐将军却是……重情,但他重情的对象,却让徐夫人十分尴尬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她来的时间太短了,徐家的事她还真没有听说过。

    徐夫人在她面前,也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徐将军有个同僚战死,他收养了人家的儿女,把那人的妻子也接回家养着。那女人不是一个安份的,见天的在家里闹腾,再好的夫妻被她那么闹腾,最终感情也会散去。我去过徐家几次,就是给那个女人,还有她的儿女看病、看伤。我是大夫,病我看不出来,但伤我却明白,那些伤……是自己折腾的。”

    华老不是一个多事的人,只是看到纪云开为了帮裘夫人,连百万的药材都可以随手撒出去,又看到纪云开颇为看重徐夫人,便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去徐家给那个女人和孩子看完病后,徐家……必要闹上一次。徐夫人,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出来。我听说,徐夫人的儿女,现在都不在家里住着,徐夫人在这里也艰难,要不是她公婆看重她,她在那个家肯定站不住。”

    最是难得的是,徐夫人自己艰难,却从来不会表现出来,更不会麻烦别人,她一直都是一个人默默地扛着,甚至能求王妃帮忙的时候,她求的不是自己的事,而是求王妃救裘夫人。

    就冲着这一点,华老就想为徐夫人说一句好话。

    “好人有好报,华老放心,徐夫人不会有事的。”纪云开知道华老大夫说这些话的用意,朝他点了点头,算是保证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徐夫人都是率先支持她的人,现在满燕北都知道徐夫人是她的人,她怎么能让自己的人吃亏?

    “王妃,你是好人。”华老双手作揖,朝纪云开行了个礼,便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有些话,说的差不多就行了……

    裘夫人早就服了解药,但这会人并没有清醒,华老怕裘夫人有异状,一直守着裘夫人不成离去。

    裘夫人的表哥宋书青,在别院根本见不到裘夫人,但他却不肯离去,托人去书院请了假,就赖在别院不走了。

    他也不强求着要见裘夫人,他就在外面等着,能第一时间知道消息就成。

    对此,纪云开也不阻止,左右别院大的好,多住一个人也就是收拾一间屋子的事。

    纪云开把事情交待给胖管家,就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孕妇,为了算计裘家,她费了太多精力了,现在不能再伤神了。

    被纪云开暗中算计了一把的裘老夫人,捧着她的灵草当即赶到城里,赶到了药庄,找到药堂的东家,要他按约定收草药。

    东家匆匆赶来,看到裘老夫人的灵草甚是满意,但他手上没有这么多银子,甚至连三万两都拿不出来,东家让裘老夫人把灵草交给他,他去找买家,价格肯定会比十万一株更高。

    或者,让裘老夫人给他一天的时间,他去筹银子,让裘老夫人明天下午再来,按十万一株算。

    裘老夫人虽然贪得无厌,但涉及到银钱方面她一向谨慎,听到药堂东家的话,裘老夫人果断选择第二种,次日下午一手交银子,一手交灵草。

    纪云开收到暗卫递来的消息,笑了……

    她就知道,依裘老夫人死要钱的性子,绝对不放心把灵草交给别人。

    明天,有热闹看了。

    挥退暗卫,纪云开慢条斯理的打开王爷让人送来的信,看到信上的内容,纪云开不由得凝眉……

    王爷要回来了,但是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