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88章988成了,贪心不足蛇吞象!

    第988章 988成了,贪心不足蛇吞象

    裘将军不仅仅是放狠话,他还一定能做到,这一点纪云开无比肯定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和裘老夫人一样,就是一个自私无情的,他的眼里恐怕只有他的母亲,就如同裘老夫人眼里只有银子一样。

    “为了银子,不管自己的结发妻子,真的值得的吗?”虽然这是她挖好的坑,但真看到裘将军为了帮母亲,牺牲自己妻子的命,纪云开还是觉得悲哀。

    为裘夫人悲哀,为这个世间的女子悲哀。

    这世间有多少女人,无法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?

    她算是幸运的,有一身本事,即使没有王爷的另眼相待,她依旧可以过得很好,但对大部分女人来说呢?

    她们没有一技之长,没有活下去的能力,她们除了任人摆布,还能做什么?

    “我没有不顾她,我会救她,只要燕北王妃你也肯给她一个活下来的机会。”面对纪云开看透一切的眸子,裘将军无法虚伪的掩饰什么,只能狼狈的别开脸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他对不起自己的妻子,但是……

    看了一眼哭的眼睛红肿的母亲,裘将军默默地低下了高傲的头颅。

    他母亲在裘家一直过得不好,如果他都不帮他母亲,他母亲要怎么活下去?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说的救吗?拿她的命当威胁?”纪云开冷笑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不仅冷漠无情,还极度不要脸,她还真没有见过像裘将军这样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看着她死,不是吗?”这是裘将军笃定的事,所以他无所顾忌。

    “你会后悔的。”依裘老夫人对银子看重,她可以想象裘家接下来会有多么混乱。

    当然,她也可以想象,她会有多烦。

    裘老夫人不是讲道理的,亏了银子最后肯定要找她麻烦,但她会怕吗?

    “我不会!我裘某人一生,不懂后悔二字怎么写。”他当初跟娘一起,熬死他爹,他都没有后悔,他不认为这世间还有什么事,会让他后悔吧。

    “如你所愿,九株灵草卖给你,二十七万两人,银货两讫,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,都不要再来找我。”纪云开轻抚着肚子,声音低沉而凝重。

    看在腹中胎儿的份上,她最后一次给裘将军机会,要是裘将军不抓住,仍旧作死,那她也没有办法,不是吗?

    “好,我买,九株,九株灵草全给我。”裘老夫人双眼放光,死死盯着纪云开,生怕晚了一步,纪云开就会反悔。

    “你付二十一万两,我给你七株,裘夫人那两株我不要你的银子,你也别想把那两株带走。”纪云开相信,裘老夫人绝对做的出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在裘老夫人眼中,裘夫人一条命,哪里值十几万两银子。两株药草转手就能赚十几万两,用在裘夫人身上,简直是浪费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?你不是说了全卖给我吗?九株,我给你银子,你把九株全给我。”裘老夫人不依的大喊大叫,明显纪云开猜到了,她买了灵草,压根就没有打算给裘夫人用。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说话,她只是看着裘将军,一脸嘲讽。

    裘将军被她看得一脸难堪,不得不劝说裘老夫人:“娘,别再闹了,再闹下去,一株也买不到。没有听到王妃说嘛,那两株不要银子,她可以不卖给我们,直接给若梅用。”

    “给那个贱人用?这么贵的灵草,怎么能给那个贱人用。那个贱人这么多年都活下来了,一时半刻死不了。儿呀,你可别糊涂,被燕北王妃给骗了,这个女人太可怕了,先前把你妹妹的名声都毁了,还把你舅舅给抓走了。这个女人她不是什么好人,你可得小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裘老夫人,有利用价值观时,一口一个儿媳妇,没用了就是贱人。

    “娘……”虽然深知自己母亲的为人,但听到裘老夫人的话,裘将军仍旧觉得无力。

    “儿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裘老夫人刚一开口,就被纪云开打断了:“燕北王府的别院,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灵草,灵草给我了,我就走。哼,你当自己这地方多精贵,要不是灵草,你当我愿意来?”裘老夫人这是典型的反脸不认人,纪云开笑了,“灵草我可以不卖你,二十万两?你当我缺那点银子吗?”

    天知道她还挺缺银子的,不知道是王爷对自己掌控的燕北太自信了,还是王爷压根就没有想到那么多了,除了护卫和暗卫,王爷什么也没有给她准备,她完全是两的空空来燕北。

    要不是她够强硬,指不定这会就陷入燕北王府的后院,成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。

    真是,想想都觉得可怕。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你,你怎么能说话不算话?儿呀,燕北王妃这,这,这……”裘老夫人脸一变,终是不敢再骂了,拉着裘将军,一脸着急。

    “娘,这是燕北王府,这位是燕北王妃,你儿子我虽然是大将军,但在王妃面前也得跪下来行礼。”裘将军见他娘怕了,暗暗松了口气:“娘,你要买灵草就是七株,再多就别想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……”一想到还有两株买不到,裘老夫人就像是剜心的一样痛。

    “人心不足蛇吞象。”她长这么大,就没有见过这么贪心的人,就连十庆郡主也没有这么贪心,这个裘老夫人简直是绝了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七株,七株我买。王妃,这是二十万两,七株……你少了我两株,就得给我少一万两银子。”裘老夫人真怕自己再闹下去,一株也得不到,连忙把银票数出来,还特特少了一万两。

    “去我房间,把华灵草拿来。”纪云开压根没有提一万两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这会虽穷,但还真没有把一万两放在眼里,裘老夫人看到她的态度,心里暗暗后悔,有心想要再几两张回来了,但看到自家儿子黑着脸,裘老夫人默默地把伸出去的手,给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她一向有眼色,看自家儿子这样,她就知晓她儿子不高兴了,要是再闹腾下去,指不定她儿子就撒手不管她了。

    她一个孤苦无依的老婆子,要是没有儿子做依靠,她哪能在燕北这地头作威用福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