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87章987威胁,一定会答应!

    第987章 987威胁,一定会答应

    裘老夫人就是一个见到银子走不动路的,且胆子极大,什么样的银子她都敢赚,也要赚上一分。

    现在,有一笔转笔就能赚五六十万两银子的机会摆在面前,裘老夫人怎么可能放弃,裘将军不帮她,她就在地上打滚,说什么也不肯起来。

    裘将军这人好面子,尤其不想在纪云开面前丢面子,偏偏这个落他面子的是他亲娘,他根本奈何不了自己的亲娘。

    “娘,咱们先起来行不行?”裘将军虽然孝顺,但好歹还知道一二分寸,没有趁机逼迫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不行,今天你不给你媳妇把灵买下来,我就不起来。”裘老夫人撒泼撒习惯了,且一般人家看在她年老的份上,向来不会跟她计较,些许小事也会让她。

    实在让不了的,她不是还有一个儿子吗?

    有裘将军在,裘老夫人基本上都能如愿。

    “我可惜的儿媳妇呀,在我裘家做牛做马数十年,现在中了毒,我这狠心的儿子却连个药也不舍得给你买,这不是剜我的心吗?我可怜的儿媳妇呀……”

    裘老夫人骂完裘将军又继续哭,不知情的人还真以为,她是一个疼儿媳妇的好婆婆,然而在场的人具是知道实情的,有几个会被她给骗了。

    裘将军一扭头,就对上纪云开似笑非笑的眼神,眼中闪过一抹难堪,张了张嘴,总是没有把到嘴的话给说出来。

    燕北王妃什么都看得明明白白的,他实是没脸开那个口,叫燕北王妃把价格百万两的灵草,拍成三十万两卖给他,真得……丢人。

    “娘,咱先买两株成不成?大夫说了两株就够了,实在不行,咱们稍后再买。我相信要救人,燕北王妃一定会卖给我们的。”裘将军实在没有办法,只能劝自己的老娘,可裘老夫人哪里是他能劝得动的。

    一哭二闹无用,裘老夫人直接动用第三个杀招,要寻死!

    “我那儿媳妇年纪轻轻的,你就不管她的死活。好好好,你也莫管我的死活,我现在就去死,去陪我儿媳妇,免得她一个人在下面孤苦无依。”裘老夫人说话间,就要往大梁上撞,裘将军正是要拦,母子二人就在花厅闹成一团。

    纪云开从头到尾都没有开口,她一直笑着看着这一幕,就像是在看戏一样。

    这确实是一出好戏,不是吗?

    “让我去死,让我去死!”

    裘老夫人挣扎着要往大梁上撞,裘将军死死抱住她,一脸焦急,明显是担心了。

    许多事情就是这样,旁观者清,当局者迷。裘将军是当局者,别说他没有看出裘老夫人是借死要挟,就算看出来了,他也不敢赌。

    万一,万一他娘真撞了?

    在劝说无效,又拖不住裘老夫人之下,裘将军终于妥协了:“娘,娘……买,买,咱们买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真的?”裘老夫人立刻就停止的打闹,眼中是藏不住的心喜。

    裘将军一脸疲累,他哪里不知他娘是故意在闹,可他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他娘就是这么一个性子,要是不能让她如愿,她真有可能把自己的命折腾完,为人子,他真的赌不起。

    “真的,娘说买就买。”裘将军头痛的按了按眉心。

    燕北王妃可不是旁人,不是他威胁利诱就会妥协的,这事……难办。

    “这才对,这才对。儿呀,你快些呀,你儿媳妇还等着药救命呢。”目的达成,裘老夫人不哭不闹,坐一旁吃东西去了。

    毕竟年纪大了,这一番闹腾下来,她着实是累了。

    裘将军是个孝顺的,他答应了他娘的事情,就一定会办到,不管多难。

    虽然不想跟纪云开低头,但这个时候裘将军也没有办法,只能低下头:“王妃,还请王妃割爱,将手上的灵草全部卖予我,这人情我必然记住了。以往发生的事一笔勾消,以后王妃在燕北有什么用的上我的地方,尽管开口,我必不会推辞。”

    裘将军自认,他已经拿出了最大的诚意,如果纪云开是个聪明的人,必然会同意。

    纪云开孤身一人在燕北,除了一个没有实权,需要依靠她的府台大人外,她在燕北没有任何助力,如果有裘家相助,她能很快在燕北站稳脚步。

    可惜,纪云开真不是一个聪明:“裘将军有一事,想必没有弄明白。从来,不是裘家要不要跟本王妃一笔勾消的问题,而是本王妃要不要跟裘家一笔勾消的问题。本王妃虽初到燕北,但并不是一个怕事,更不怕裘家。”

    裘将军还真是好大的脸,一个靠王爷抖起来的家族,还敢给她脸色,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“再来,本王妃不认为,我有用的上裘家的地方。”这句真是大实话,王爷已经在查幕后三家,届时那三家要倒霉,裘家也没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就算裘家还好好的,她也不想用。有裘老夫人和裘将军这种拎不清的主子,裘家能有什么出息?

    “王妃这是看不起我裘家!”裘将军脸色一沉,十分难看,看纪云开的眼神也透着不善。

    “裘家如何与本王妃无关,救尊夫人的灵草我说了,只卖两株,多了不卖。你买了也没有用,这是灵草不是普通的药材,灵草有灵性。”纪云开只想裘家上勾,不想与裘将军多言,默默地挖坑。

    “如果只有两株,那就算了……我夫人不医了,左右她命不好,遇人不淑,也怪不得我。”裘将军见纪云开软的不吃,直接放狠话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纪云开费了那么大的周章,把他夫人接出来,真能看着他夫人死?

    “那人,可是你的结发妻子?”纪云开皱着眉头,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。

    裘将军见她这般模样,面上不动生色,心中却是暗喜:看样子,燕北王妃果然在乎他夫人的命,如此他就有谈判的筹码了。

    “正因为她是我的妻子,我才愿意花银子为她求药。燕北王妃,我今天把话放在这里,三万两一株,我买九株救我妻子。如若王妃不能允,我就一株不买,左右我死了妻子,晚两年再娶一个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裘将军一脸狠绝的放话,看到纪云开面露不安,心里越发的笃定,纪云开一定会答案他的条件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