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86章986不过,她喜欢……!

    第986章 986不过,她喜欢……

    华老把卖华灵草的十万两,全部给了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王妃,这是十万两。很多抱歉,我把你给的灵草给卖了,卖了十万两银子。”虽说王妃说了只要他三万两,但前后不到两个时辰,一转手就赚了七万两,他心里真的害怕,也觉得这银票烧手。

    他想了一路,还是选择给王妃坦白,把银子给王妃。

    这种事隐瞒不了,王妃一打听就知道,与其等王妃日后从别人嘴里听到,不如他主动坦白。

    依王妃的性子定不会与他一般计较,也不会把十万两全收了,怎么也会给他一笔银子,算他的“辛苦费”。

    “辛苦费”肯定不会有七万两之多,但这银子他拿在手上,至少不会让他觉得心虚,没脸见人。

    纪云开听到华老的话,愣了一下,她真没有想到这个老大夫,品性如此高洁。

    她给对方这株灵草,说实话并没有安什么好心。要不是为了引裘老夫人上勾,她肯定不会那么干脆。

    升米恩,斗米仇。这个道理她知道的,越是值钱的东西越是不能轻易给人。

    只是没有想到,老大夫比她想象中的有傲骨。

    不过,人家还回来了,并不表示她要收下。甚至,越是如此,她越是不能收。

    纪云开从老大夫手中抽过三张银票,微笑道:“我只收三万两,当初说好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,当初说是卖给我,我这……”华老一脸尴尬,要是他晚上十天半个月再卖,也没有那么心虚,或者没有府台与裘老夫人看到,他也不会这么心虚。

    “老大夫品性高洁,这七万两本该是你得的。”纪云开随手将三万两银票给了身旁的侍女,“给管家充到公账里。”

    王爷不是一个大方的,别院账上没有多少银子,按她平日的花费,王爷要是再不来,她就得吃西北风了。

    幸亏她没有指望王爷养,这要靠王爷养,她真的会饿死。

    “是,王妃。”侍女拿着银票下去了。

    裘夫人坐在一旁,看到纪云开轻飘飘就把七万两给了华老,眼睛都直了……

    她错了,这个王妃是好人,她先前真是太蠢了,怎么会跟王妃交恶,她就应该好好讨好王妃,指不定王妃从指缝漏一点,就够她用半辈子了。

    “王,王妃……”裘老夫人腆着一张脸开口,眼神炽热,“那个灵草是不是还有?能都卖给我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两株药草我已经准备好了,银票拿来就行了。”纪云开难得没有为难裘老夫人,但裘老夫人要的并不是两株药草。

    好吧,她心疼这两株药草,但她也清楚,要是没有为裘夫人解毒的名义,纪云开绝不会把灵草卖给她。

    “王妃,我那儿媳妇中毒太深,两株怕是不够,要不这样,你先把剩下的都卖给我,要是用不了,我再退给王妃。当然,要是王妃不肯退也没有关系,我就全买下来了。王妃,放心,银票我带够了,买十株都够了。”这就是裘老夫人,明明是占人便宜,却能说得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好呀,除了事先说好的两株,余下的七株十万两一株。”纪云开真的,真的很好说话。

    “王妃,不是说好三万一株的吗?你可不能说加价就加价呀。这灵草可是救命的东西,我们裘家整个家底,也就这三十万两,我把整个裘家都掏空了,才凑到三十万两,再多我们家真的没有了。”裘老夫人是要来占便宜的,怎么可能吃亏。

    裘将军站在一旁,听到自家母亲的话,顿时明白了……

    合着,他母亲不是为了他的妻子而来,而是为了银子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刹那,裘将军是觉得在丢人的,他在纪云开面前丢了。

    “娘……若梅只要两株灵草就够了。”裘将军虽然被裘老夫人教的三观不正,但对钱财上却不像裘夫人那般执着。

    主要是,裘将军打从出生,就没有缺过银子。

    “什么够了,儿媳妇中毒那么严重,两株灵草怎么够?至少要九株。就,就是九株。”裘老夫人装了一会贤良婆婆,实在是装不下去了,开始嚎起来,“王妃,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呀,这灵草虽值钱,但再值钱也没有人命值钱。王妃,这是三十万两,我买九株行不行?你把那九株灵草卖给我吧,算我求求你了。我儿媳妇她命苦,被人下了毒,就等着你这药救命了,王妃……”

    “两株尽够了,多了也是浪费。裘将军,劝劝你母亲。”看看她多善良,她已经提醒了裘老夫人,要是还死赖着,可不能怪她了。

    “娘,王妃说的是,我们只要两株就够了。”裘将军是真心觉得难堪,刚刚老大夫也说了,他拿着一株灵草,转手就赚了七万两,他娘打什么主意,他哪能不知晓?

    他承认,买下九株药草,拿七株去卖了,转身就能赚近五十万两,这笔买卖很让人心动,但是……

    这么赚钱的事,燕北王妃为什么要拿给他们去做?

    燕北王妃不缺钱,不缺人脉,她真要把药草卖了,完全可以高价卖给别人,何必经他们的手?

    “不够,不够,两株怎么够?”裘老夫人一把甩开裘将军,一屁股坐在地上,撒起泼来……

    “九株,一株都不能少……王妃,今天要么你卖九株给我,要么我一株不买。对了,你要不卖给我,我就去外面哭,燕北王妃你见死不救,我裘家捧着银子上门,你却不肯把灵草卖给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裘将军……”纪云开皱起眉头,一副不高兴的样子,心里却是快要笑死了。

    真是好笑……这老太婆都多大年纪了,一言不合居然就往地上坐,真当她自己是太阳,所有人都要围着她转,她一发脾气所有人都要哄着她呢。

    裘将军一脸通红,更觉得丢人了,“娘,你快起来,别闹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开,走开,你这个不孝子,你这是想你媳妇死,好娶新妇吗?”裘老夫人拍开裘将军的手,就开始捶天捶天的哭起,“儿媳妇呀,你好命苦呀,年纪轻轻就中了毒,燕北王妃见死不救,你这没良心的丈夫,也不管你,我可怜的儿媳妇……”

    裘将军被裘老夫人哭的满头黑线,纪云开也是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这位裘老夫人为了银子,还真是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,她喜欢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