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85章985浇油,太虚伪!

    第985章 985浇油,太虚伪

    药房的东家十分爽快,当场就给华老付了十万两,必再三叮嘱他,要还有这样的灵草,一定要先卖给他,价钱好商量。

    华老一脸苦笑,灵草不亦得,难得这一株已是捡了天大的便宜,他去哪里找第二株。

    还来不及回药堂东家,裘老夫人就急着开口了:“这草真这么值钱?”

    “夫人是说灵草?当然,灵草即使是在南疆产量也不高,像华灵草在南疆,十几年也才出几株,能不值钱吗?”药堂东家没有多想,张嘴就说了。

    “真,真这么难得?”裘老夫人眼睛瞪得直直的,差点就说出纪云开手上有十株,话到嘴边生生给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要是让这东家知晓了,她哪有机会赚银子。

    “当然,难不成老夫人手上有?”药房东家在商场上打滚,自是人精,大胆猜测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裘老夫人张了张嘴,看了府台大人和华老一眼,给了两人一个警告的眼神,才道:“我能弄到七八株这样的草,你多少银子收?”

    “裘老夫人……”华老大骇,张嘴就要阻止裘老夫人说下去,却被府台大人拉住了,“华老,救人要紧,我们先去给裘夫人配药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……”华老指着裘老夫人,急得要命。

    华灵草是燕北王妃,裘老夫人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华老,这事跟咱们没有关系,走吧。”府台大人看得明白。

    这位裘老夫人果然如王妃所愿,上勾了。

    虽然,他并不知道王妃要怎么坑裘家,但可以肯定,只要王妃不愿意,裘家绝对没有办法,从王妃手上买到华灵草,但要王妃愿意卖那必然是要坑裘家。

    鱼饵已经下去了,鱼也在咬勾,他只需要看好戏就成了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这事……”华老被府台大人拽出来,还在为裘老夫人那话纠结,府台大人却直接打断他的话,“那些个神仙过招,咱们不要掺和。裘家有本事就去王妃手上买,咱们管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”这不是给王妃添麻烦吗?

    “别可了,快去准备药材,你还要赶回别院给裘夫人解毒。”裘老夫人见识到华灵草的价值,一定会花银子买下来。

    不管王妃有什么算计,但至少她保住了裘夫人的命,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华老叹了口气,认命的去配药。

    华老配好药,裘老夫人也一脸欢喜的出来,她手上还拿了一张信笺,华老不知道上面写了啥,府台大人却能猜到一二。

    依裘老夫人死要钱,又谨慎的性了,肯定利用身份,让东家给她写个保证一类的,保证只要是华灵草,就花十万两一株收了。

    “咦,你怎么还在这里?走走走,快随我回府取银子,咱们赶紧拿银子去买药。”刚谈成一笔大生意,裘老夫人神采飞扬,整个人都年轻了五岁。

    华老皱眉,心有不快,府台大人看在这位老大夫还算厚道的份上,提醒了一句:“华老,你只管治病救人就行,旁的别掺和,那些个大人物不是我们能得罪的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人提醒。”华老朝府台大人行了个礼,算是领了他这份情。

    裘老夫人一想到,转手就能赚七八十万两银子,心中一片火热,半刻也等不急,回裘家拿了银子后,一路催车夫快一步,再快一点,生怕晚了一步,药材就买不到了。

    华老的马车跟在身后,一路追赶,差点没有把他给颠死……

    别院内,纪云开听到下人来报,裘老夫人亲自送银子来了,不由得笑了。

    财帛动了人心,她就知道裘老夫人会心动。

    “我母亲来了?”裘将军猛地站了起来,紧绷的神情放松了几许。

    他原先还担心母亲不肯拿银子医治若梅,现在看来,他母亲才不是那么不讲理的人。

    裘将军绝对是一个孝子,听到裘老夫人来了,立刻亲自出去迎接……

    母子二人在路上谈了什么无人得知,但进来的时候气氛还算和谐,裘老夫人甚至破天荒的给纪云开行了个礼。

    “免礼。”纪云开淡淡地抬手,并没有把裘老夫人的客气当回事。

    此举落在裘将军眼中却是对他母亲不敬,面上不由得闪过一抹不喜,忙扶着裘老夫人坐下,生怕她受了委屈。

    “儿呀,我把银票带来了,你看看够不够救儿媳妇。儿呀,我跟你说,儿媳妇嫁给你十多年,是咱们裘家的人,不管花多少银子,咱都要救她,你可不能省不得银子。”涉及到赚钱,裘老夫人绝对是个聪明人,没有直接提买药草的事,而是摆出一副慈爱的样子,一副处处为裘夫人着想的模样。

    裘将军愣一下,不曾想他的母亲如此通情达理,不由得心中一暖,“娘,你放心,儿子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若梅的伤肯定和他娘无关,他娘最是心疼银子,现在为了若梅却不计较银子,可见他娘是真心疼若梅。

    若梅的事,想来是有人故意陷害他们裘家。

    裘将军若有所思的看了纪云开一眼,打开盒子一看,尽是有三十万两之多,不由得愣住了:“娘,怎么这么多银子?”

    “儿媳妇不是中毒了吗?大夫说有十几年之久,我怕儿媳妇的毒解不了,把家里的银票全带来了。”裘老夫人一副十分担心的样子,不知情的人看她这样,还以为她有多在意裘夫人。

    “这,这……用不上那么多,大夫说了只需要两株药草就行,只需要六万两就够了。”裘将军取出六万两银票,把余下的递给裘老夫人,裘老夫人却不接,“儿媳妇中了十几年毒,两株药草哪里够?有多少药草,咱全买了,不能让儿媳妇出事。”

    裘老夫人大义凛然,声音掷地有声,晚一步进来的华老听到裘老夫人,一度怀疑自己认错了人。

    有心想要说什么,想到来之前府台大人的提醒,华老又乖乖闭嘴了,只把买灵草的银子给纪云开。

    不过,华老给的不是三万两,而是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