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84章984挖坑,江湖骗子!

    第984章 984挖坑,江湖骗子

    裘将军应下了要医裘夫人,这时候自然不可能为了药材的钱,说不救。倒不是裘将军多大方,而是裘将军丢不起那个人。

    “六万两不是小数目,要给裘夫人用药,还请裘将军先把药材钱付了。”纪云开啪的一声,将装药材的盒子关上了。

    裘将军气得不行:“本将军还会赖你六万两银子?”

    “这事不好说,裘家的名声将军你自己不知道吗?”纪云开这是一点面子也不给裘将军,把裘将军气是不行,“我这就让人送银子来。”

    输人不输阵,要不是现下拿不出六万两,他会直接把银子甩到纪云开面前,叫这女人看明白,他不屑赖账。

    “不必叫人送,老先生要给裘夫人解毒,肯定要还配别的药材,让将军的人陪同老大夫跑一趟,把事情说清楚,取银子来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特别体贴的开口,裘将军仔细想了一下,没有看出什么问题,点头同意了。

    老大夫确实要回去拿药材,他虽不想跟裘家打交道,但纪云开让他现在就把华灵草带走,过两天再给钱,老大夫哪里好意思拒绝。

    在裘将军带来的护卫陪同下,老大夫与府台大人一起回城了。

    府台大人怎么说也是一方父母官,就是再不受重视,还是有公务要处理的,他不可能一直呆在别院,更不可能在别院过夜。

    府台大人与裘家的仇是结下了的,他也不怕得罪裘家,进了城后就主动提出,陪出老大夫一起去裘家拿银子。

    作为在官场上混的人精,裘将军和老大夫看不出纪云开有什么用意,府台大人隐约瞧出来了一点,正准备为纪云开的尽一份力。

    不出众人所料,裘老夫人得知要花六万两银子救裘夫人,直接话说:“让她死了算了,一只不会下蛋的母鸡,还真当自己多么金贵,居然要花六万银两子?你哪来的庸医,你快把人给我抬回来,我们家有府医,医术好得不行。这么多年也没见刘氏中毒要死,怎么到你手上,就中了毒还要死了?”

    裘老夫人一点也不在意裘夫人中毒的事,裘夫人是他裘家的人,只要他们裘家不追究,死了还不是死了,谁敢管?

    老大夫气得不行,但他实在不敢与裘家叫板,便好心解释裘夫人的毒,还有南疆灵草的价值:“这是南疆的灵草,值十万两一株,我们真没有坑钱,甚至王妃还是亏本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鬼破草值十万两一株?我看你就是跟那个什么王妃一来骗我们裘家银子的。真当我跟外面那些一样好骗?来人呀……”裘老夫人压根不行,说话间就要叫人把老大夫打出去。

    府台大人这时才不疾不徐的开口:“裘老夫人,王妃的母亲出自天启第一首富云家,家里金山银山无数,不过六七万两银子,值得我们家王妃骗你?”

    “哼,越有银子的越黑心肝,你当我不知道。”裘老夫人依旧不信,但却把“天启第一首客”五个字给听进去了,心里嫉妒的不行。

    她前半生穷怕了,哪怕是嫁入裘家后锦衣华服,在她眼中也只有银子最实在。

    这天启第一首富,得有多钱?

    “我们家王妃手上有十株灵草,随便也能卖个百万银,还差你六万两银子?”府台大人不屑的道。

    “百万两?你在骗人吧?”裘老夫人心中一阵不忿,她战战兢兢的大半辈子,也就攒了三四十万两银子,纪云开手上几株草,就能卖百万两,莫不是在骗人吧?

    “本官不需要骗你,老大夫手上这株灵草,就是我们家王妃看在老先生医者仁心的份上,三万两银子卖给他的。老先生只要放话出去,说他手上有南疆的灵草,至少能卖七八万两。”府台大人这是保守估计。

    灵草这种东西很难用价格也估量其价值,遇到需要又有钱的人,说它值百万也有人买。反之,落到不需要的人手里,恐怕它连一个馒头都不值。

    “转手卖七八万两?你少骗人了。”裘老夫人嘴上说不信,但一双眼睛却粘在老大夫手中的药草上。

    这么一株小草,一转身就能赚五万两,她要把纪云开手上的全买下来,拿出去转道手,是不是就能赚四五十万两了?

    我的娘呀,这可比她攒了大半辈子的银子都要多。

    “我,我华锋一生医人无数,何需要骗你一个老妇人。裘老夫人若不信,可以跟我走一趟,看看我们药堂的东家,愿不愿意花十万两收了他。”老大夫姓华,熟知他的人都叫他一句华老。

    “十万两?”裘老夫人惊呼出声,刚刚还是七八万两,这又涨了?

    “当然,这药在我们东家手里,很容易找到合适的买家,届时价格会更高。”这点自信华老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“一群江湖骗子,你们这就是故意要骗我裘家的钱。也不知这破草值不值三个铜板,张嘴就要我们裘家三万两,真当我们裘家的银子,是大风刮来的。”裘老夫人心动了,但嘴上却说的刻薄。

    “江湖骗子?我华某人行医一生,从来不曾骗半个人。裘老夫人,你跟我走,我叫你看明白,你口中这株破草,到底值多少银子!” 华老气极,让裘老夫人跟他走一趟,看明白这株药草的价值。

    燕北王妃只收裘家六万两,简直是跟白送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裘老夫人心有算计,半推半就下便应了下来,随同华老一同去了药堂。

    药堂的东家听说华老手上有南疆的灵草,当即赶了过来,看到华老手中华灵草的品相,一句多话都没有,直接十万两一株收了。

    “华老,你若还有华灵草,就这个品相的,我全按这个价格收了。”做药材生意的,人面广着很,南疆的灵草不缺卖,就算他们燕北无人要,别的地方也有人要。

    一株能解百毒,救命的灵草,遇到需要它的人,价格可以无限上涨。

    “这一株已是王妃半买半送我的,我哪里还有第二株。”华老见东家将华灵草收了起来,心里一阵可惜。

    他知道他没能力留下华灵草,但他原本没打算这么早卖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得到一株灵草,他怎么也要研究两天,不想被裘老夫人一激,他都没来得及仔细看,就卖了……

    真正是,遗憾呀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