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83章983助力,曾经的天启首富!

    第983章 983助力,曾经的天启首富

    纪云开把人全部丢花厅,就去取……不,是直接去催生南疆的灵草去了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她每天都要耗费精神力养胎,精神力大大提高不说,控制起来更精准了。现在,她要催生几株灵草完全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为了引诱裘家上勾,纪云开直接催生了十株。要骗人,当然要下足本钱。

    当然,为了不让人起疑,纪云开费了一点功夫,将药草处理了一下,至少不能让它们看上去,和新鲜的一样吧?

    带着十株药草,纪云开回到花厅,看到焦急等待的众人,纪云开也不卖关子,直接把盒子打开,摆到桌上:“我手上现在只有十株灵草,全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这十株药草都是一个品种——南疆解毒圣药华灵草。华灵草是解毒圣草,只要不是中了南疆的毒,华灵草甚至都能解,就算解不了也能当作药引,配合其他药材一起用。

    “这,这全是南疆的灵草?”老大夫坐不住了,看到盒子里十株完整的药草,惊得眼睛都合不拢了。

    在燕北,南疆的灵草一株难寻,燕北王妃一拿就是十株,这手笔……着实惊人。

    “嗯。华灵草,可解毒。”纪云开淡淡地解释了一句,老大夫一听,眼睛立马亮了,“我知道华灵草,我先前听人提起过……”

    不需要纪云开多言,老大夫就吧啦吧啦的,把华灵草夸成了解毒圣草,甚至拍胸脯保证,只要有华灵草,他一定能解裘夫人的毒,只要不再被人磨搓,他保证裘夫人能再活个三五年。

    “这草……真这么有效?”裘将军知道南疆的药草效果好,先前他们王爷还带人去南疆偷了一批。那次他没有跟着去,但他知道他们王爷带人抢回来的,也只是一些普通的药草,效果虽好,却没有传闻中那么夸张。

    “这草……呸呸呸,这是灵草。南疆的灵草和药草是有区别的,像华灵草这种灵草对生长环境要求极其苛刻,除了南疆旁的地方根本养不活。而且华灵草一般只生长在悬崖边上,十年才得已成熟,裘将军你说它的效果会差吗?”

    毕竟是生活在燕北的人,虽说南疆的药草极少流到燕北,但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燕北大夫,老大人知道的还是很多的。

    “这华灵草别说三万两,就是十万两外面也有人抢着要。”老大夫看着盒子里的草,简直就像是看到了稀世珍宝,恨不得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不过,老大夫还是很有自制的,再想要也没有动。

    “王妃,小人不知你手上的是华灵草,三万两太少了。在外面,便是十万两也买不到,这灵草你卖亏了。”灵草与药草是有区别的,普通的南疆药草价格虽高,也就是百八十两顶天,只有灵草才能卖到高价。

    “无妨,说了三万两,便是三万两,左右裘夫人只需要两株,我再卖一株给老先生你,我也不亏。”纪云开面上不动声色,心里却直乐。

    她还没有挖坑,老大人就帮她把药草宣扬了一遍,果然是好人呀。

    她就不信,依裘老夫人贪财的性了,知晓了华灵草的价值,她还能坐得住?

    “这,这……怎么好意思。”老大夫一脸惊喜,虽然知道占这么大的便宜不应该,但终是舍不得拒绝到手的好处。

    他去借三万两银子,买下这株华灵草,转手出去至少能赚六七万两。就算他借不到银子,他带买家来,再怎么少也能赚到两三万两。

    上万两的银子,他一辈子也赚不到,他怎么可能不心动?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这药草在手上不过是放着好看罢了,更何况,我也不缺那点银子。”纪云开笑眯眯的说道,见裘将军一脸不屑,纪云开又补了一句:“你们也许不知,我外祖家是江南云家,天启第一首富。”

    曾经的天启第一首富,现在已经不是……

    听说她那便宜爹得势后,疯了似的打压云家,再加上王爷下的黑手,云家腹背受敌,别说什么天启第一首富,还能称得上是富家,就算不错了。

    不过,纪云开相信,云家出事的消息,燕北人现在肯定还不知晓。两地相隔万里,消息传不了那么快。

    “云家?”老大夫不知道云家,但府台大人和裘将军知晓呀,先前云家还在燕北做过生意,王爷对云家大开方便之门。

    只是后来燕北出了乱子,云家灰溜溜的从燕北滚了出去。

    也就是因为此事,裘将军才大胆的判断,王爷对纪云开这位王妃,没有好感。要不然,也不会把王妃外祖家的人,从燕北赶出去。

    这些年,在燕北做生意的人虽多,但没有一家有云家那么大的资本,像云家这样的商家,只要他们守规矩,哪怕没有燕北王妃这层关系,也是能在燕北立足的,偏偏……

    云家那么大一个商家,有燕北王妃这层关系,还是被王爷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要说这事王爷看重纪云开的表现,打死裘将军都不信。

    “云家富甲天下,听说王妃每年生辰,云家送上的生辰之礼有百万之巨。下官曾有幸见到过一回,有没有百万之巨下官不知,但下官知道那几船的礼物,下官穷尽一生也备不起。”府台大人当然知道,云家被燕北王驱逐的事,但那跟他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他是为王妃办事,不是为燕北王办事,他才不管燕北王怎么对王妃,只要王妃自身硬,背后靠山硬,靠得住,他就不怕事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……”老大夫知道纪云开不差钱,再不说纪云开卖亏了的话,而是大大方方的道:“小人就厚颜,在王妃你这里求一株灵草了。”

    老大夫贪材,但也算是有度,他只求一株,再多就不敢了。

    “老先生拿去吧,晚些再给我银子。”纪云开拿出一块帕子,包了一株灵草给老先生,又取出两株,笑咪咪的问裘将军:“裘将军,这两株草,要给你的夫人用吗?”

    依裘老夫人只进不出的性子,得知要花六万两银子,给裘夫人买药,一定不会同意,但是……

    等老大夫手上的药草卖出去,依裘老夫人见钱眼开,什么银子都赚的性子,得知她还有七株月灵草,一转手能赚上百万,一定想方设法,把她手中的药草全部买走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