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78章978掣肘,唯我独尊!

    第978章 978掣肘,唯我独尊

    纪云开是那么下的命令,也是那么做的。

    胖管家压根不给裘将军什么面子,纪云开的话一落下,他领了命令就退下了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,你,你好,你好样的!你真以为,一个燕北王妃的身份,能让你在燕北横走着?本将军告诉你,没有王爷的支持,没有燕北本地势力的支持,你就什么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裘将军真的气疯了,他真的没有想到,他亲自出面了,纪云开还会不给她面子,还会给裘家难堪。

    果然,这个女人是不打算放过裘家了,既然如此,就别怪他不客气。

    “就算我没有王爷的支持,没有本地势力的支持,你又能拿我如何?杀我了吗?你不敢!不杀我,你还能做什么?”纪云开看着失去理智的裘将军,笑了……

    她是在燕北没有根基,但同样她在燕北也没有任何顾忌,除非裘将军敢杀她,不然裘将军就奈何不了她。

    “本将军不能动你,但能……”能干什么?

    狠话放到一半,裘将军发现他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任何可以威胁纪云开的人和事,他能怎么报复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你看,你奈何不了我。你再不满我,也得忍了,谁叫我是燕北王妃。”纪云开双手一摊,一副无辜的样子。

    裘将军气得差点吐血,“纪云开,咱们走着瞧。”

    裘将军一甩衣袖,大步往外走……

    先前,他不在燕北就算了,现在他人回到了燕北,要是还让官府的人,从他府上把人带走,他日后如何在燕北立足?

    “想走?当燕北王府的别院是菜市场呀?”纪云开抬抬手,下令道:“拿下他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暗卫不知从哪个角落出来了,挡在裘将军的面前,“裘将军,你不能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要拿下我?”作为王爷重用的人,裘将军知道王府暗卫的存在,只是没有想到,王爷会怕暗卫保护纪云开,而这些暗卫还听纪云开的话。

    裘将军心中不安,他总觉这事他似乎做错了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暗卫不是军中的将领,他们不会给裘将军客气,两个暗卫同时出手,虽短时间内无法拿下裘将军,但也能让裘将军走不出去。

    “好,是我小瞧了燕北王妃。”裘将军不肯束手就擒,与暗卫打了起来,但深知暗卫地位的他,并不敢下狠手,是以他一直吃亏,短时间内想要从燕北王府出去,怕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有暗卫缠住裘将军,官府就不用担心从裘家接不到人了。府台得到纪云开让人传来的命令后,亲自带官差去裘府接人。

    府台原本就猜测,纪云开是皇上的人,是故意来搅乱燕北的,现在看纪云开的举动,越发肯定了心中的猜测,对纪云开的命令,完全是不打折扣的执行。

    府台在燕北着实没有什么地位,也就是普通老百姓会给他面子,但是越是没有地位,府台越是在乎面子。

    府台外出一向讲究排场,这次亲自去裘家接人,排场自然也不不到哪里去,不仅沿途官府开道,还把衙门能出来的衙役全部带出来了,呼啦啦的一群人,一走到大街上就引来百姓的注意,有消息灵通的官家,也知道府台外出的事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摆这么大阵仗外出,他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看那方向,好像是去裘家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那些权贵还在猜测之际,府台大人已带着官差来到裘家,这么大一批人来,裘家人不可能不知晓,早就严阵以待,只是……

    听到府台大人说,他们是来接来的,裘家上下顿时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来接夫人?那女人什么时候和府台大人有关系了?”裘老夫人第一个傻眼。

    要不是府台提起,她都快忘了,她府上那个占据她儿媳妇位置的女人,还没有死。

    “说是奉燕北王妃的命令。”通报的下人低着头,小心地缩起来,生怕裘老夫人一个不高兴,就拿杯子砸他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凡是扯上燕北王妃,裘家都没有好果子吃,而凡是禀报的消息,与燕北王妃有关,禀报的下人都没有好果子。

    这不……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裘老夫人气得摔碎了一个杯子,碎片弹到传报的下人脸上,瞬间划出一道血痕,那下人瑟缩了一下,却不敢动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,好好好……好个给脸不要脸的东西,管闲事管到我裘家来了,也不怕手伸太长,被人给剁了。”府台大人并没有说,为什么来接裘夫人,只说奉纪云开的命令,裘老夫人就认定纪云开是要那个女人出头。

    没办法,做了亏心事的人,总是心虚。

    “策儿呢?他不是回来了?人怎么还没有来?”几次与纪云开交手皆败北,裘老夫人已经不敢正面迎战,想到儿子来了,只想叫儿子去处理这事。

    在裘老夫人地方眼中,在燕北就没有人敢不给她儿子面子,就没有她儿子处理不了的事。

    “将军的人来报,将军去别院见王妃了,这会还没有回来。”下人暗暗庆幸,他来之前多听了一耳朵闲话,不然还真答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去别院了?莫不是策儿让人来接的?如此,就让人把那个扫把星接走吧。”裘老夫人不是一个多聪明的人,知道儿子回来了,更是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传话的下人惊呆了,猛地瞪大眼睛看着裘老夫人……

    老夫人没有发烧吧?

    让府台把夫人接走?

    这事要传出去,他们裘家还要做人吗?

    “怎么?我的话你也不听了?”裘老夫人行事霸道,从来不容许旁人置疑她的决定,看到下人惊呆的样子,裘老夫人顿时怒了。

    当年,她初嫁入裘家,她一个乡下姑娘,什么都不懂,时常犯错,惹得下人嘲笑。

    那时,她无依无靠只能忍了,后来……

    她掌权后,就再容不得下人置疑她、嘲笑她,哪怕是她做错了,底下的人也得照办。

    “不,不,小人不敢,小人这就去传话。”裘家上下都知道老夫人“独”的性子,传话的下人哪敢说不,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,只暗叫倒霉……

    家里有一个拎不清的当家主母,他们这些做下人的,在外面也只有被人嘲笑,看不起的命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