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77章977机会,本王妃不死!

    第977章 977机会,本王妃不死

    龙生龙,凤生凤,老鼠的儿子会打洞,这话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,像裘将军这种狂妄自大的人,也只有裘老夫人那种蛮不讲理的妇人,才能养得出来。

    纪云开无意与裘将军沟能,端起茶杯,见裘将军毫无反应,反倒在等着她道歉,纪云开又笑了。

    裘将军在王爷面前,应该不是这副样子吧?

    要是在王爷面前,也这么没有眼色,那她实在无法想象,裘将军是怎么混到现今这个地位的。

    “裘将军,知道端茶就是送客的意思吧?”纪云开也不拐弯抹角,把话挑明了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裘将军还等着纪云开道歉,不想纪云开话题一跳,让他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把茶端了起来。”纪云开扬了扬手中的茶杯,面露微笑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要送客?”裘将军面色一沉,终于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纪云开把茶杯放下,动作有些粗暴,以至于茶杯和茶盖撞在一起,发出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裘将军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,在他看来,纪云开这是在给他难看。

    “裘将军,慢走不送了。”纪云开见裘将军不动,直接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真是的,非要她撕破脸……

    “王妃,你确定要让我走?你今天这般羞辱我,我要是走出去了,你与裘家之间的仇,就是不死不休!”裘将军气极之下,连本将军都忘了说了。

    “不死不休?”纪云开笑了,差点把肚子给笑疼了,“裘将军,你有什么资格,跟本妃说不死不休?你是不是忘了你的身份,忘了我的身份?”

    未免真把肚子笑疼,纪云开连忙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有身孕的人就是这么麻烦,她时刻都得注意腹中的孩子……

    不过,仔细也不是没有好处的,最近大夫几次把脉,都说孩子越来越好懂了,当初那点迷药的影响力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身份?皇上不要的未婚妻,强塞给王爷的女人?王妃,我劝你收敛一点,别以为嫁入燕北王府,就可以称霸燕北,燕北的水深着,你一个在燕北毫无根基的女人,想要在燕北搅风搅雨,还不够看。”裘将军气怒之下,也不知自己说了什么,待到他反应过来,话已出口,想要收回已是来不及了……

    果然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深深地看了裘将军一眼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不像她和王爷想的那么干净,那三家的事,就算他没有参与,想来他也是知晓的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还不能让这个男人知道,她怀疑到那三家的事。

    纪云开璨然一笑,“我什么身份?我是燕北王妃,下一任燕北王的母亲,燕北王府唯一的女主人,这个身份够了吗?”

    纪云开突然记起,燕北王妃王死妃陪葬的规矩,顿时心塞不已……

    看样子,她是没有机会做老夫人,在燕北作威作福了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裘将军知道自己说错话了,但见纪云开没有注意到,在暗松口气的时间,也越发看不起纪云开,语气也越发的恶劣了,“王妃,你知道燕北有几位燕北王?几位燕北王妃?我告诉你,自从皇上将燕北作为封地,封家萧家外。燕北一共有十三位燕北王,但王妃却有三十六位之多,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”

    意味着,燕北王妃是个高危身份,随时都有“病故”的风险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本王妃不死,你们永远没有机会。”燕北王府的肮脏事,凤祁师兄早就提醒过她了。

    就算她不相信王爷,也相信自己。真到了那一天,凭她的本事,想要在燕北王府活下来,并不是难事。

    “不死?王妃,这是燕北……死于南疆毒草的人不知凡几,王妃又怎么不知,你不会是下一个?”裘将军这是半点不把纪云开放在眼里,直接放话危险。

    “威胁我?”纪云开脸上前一秒还带着笑,下一秒却突然变脸了,“来人!”

    “王妃。”在外面过着的胖管家,立刻进来了。

    胖管家走进来前,还不忘恶狠狠的瞪裘将军一眼。

    这位裘将军的话,他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?王妃想要治我的罪?恐怕不容易。本将军只是提醒王妃,官府就是想要判本将军有罪,都拿不到证据。”裘将军承认,纪云开变脸的刹那,他真的吓到了,但很快他就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的话虽然不客气,但没有错,纪云开也挑不出错来。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搭理他,对胖管家道:“去,拿我帖子去官府,让他们派人把裘夫人接出来。就说裘夫人是金家通敌卖国的重要证人,裘家人意图谋杀裘夫人灭口。”

    “纪云开,你敢!”裘将军听到纪云开的话,气炸了,也不假惺惺的喊什么王妃,而是直接叫她名字。

    “本王妃就敢,怎么了?”纪云开抬头,笑得发冷。

    先前,她让暗卫找过裘夫人。

    说实话,裘夫人的情况很糟糕,明明不到三十,整个人却像是五六十岁的老妪,身子佝偻的厉害,瘦得只余皮包骨。

    不过,好在脑子还算清醒,暗卫与她接触了一次,知道她有出来的可能,便悄悄的服下了早年积攒下来的毒。

    这些毒,是她悄悄攒下来,准备寻机毒死裘家人的,只可惜她能力有限,攒了许多年也没有攒到足够毒死裘家上下的量,同时她也没有机会。

    裘家人把她狗一样养着,根本不给她出去的机会。

    暗卫与她接触后,她选择自己服下毒药,为了栽赃裘家人。

    不过,裘夫人服的不多,不会致命,但她那样的身体,服毒后,就算解毒及时,也活不久了。

    裘夫人本来也就没有打算活了,她忍辱偷生活下来,不过是为了报仇吧。

    报她母亲的仇,报她自己的仇。

    纪云开知晓裘夫人的计划后,虽然不认可,但还是默许了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,虽然她觉得,拿自己的命与仇人同归于尽,是一件很蠢的事,但也无法制止别人犯蠢。

    裘夫人不是蠢人,她既然做出了选择,她成全她好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