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75章975来信,借刀杀人!

    第975章 975来信,借刀杀人

    纪云开查到南疆的事纯属意外。

    把裘家收拾了一顿后,她就让暗卫去查裘家犯事的证据。

    她这人一向守法知礼,更不打没有把握的仗,从众位夫人口中得知裘家的跋扈,纪云开就猜到裘家绝对不干净。

    当主子的这么嚣张,底下的人怎么可能安分?

    当主子的这么无脑,底下的人怎么可能不生事?

    不用想也知道,裘家肯定没少做坏事,既然得罪了裘家,既然让裘老夫人记恨她了,纪云开就没有把打算放过裘老夫人。

    是的,起先纪云开只是想把裘老夫人打下来,并没有想过对裘家怎么样。

    作为燕北数一数二的大家族,裘家在燕北的势力根深地固,哪怕这十来年裘老夫人死劲的作,也不可能短时间内,就把裘家给作没了。

    但让纪云开没有想到的理,她让暗卫随便查一下裘家犯事的证据,却让她查到一个惊天大案。

    裘老夫人的哥哥金老爷,一直在利用裘姨娘从裘家套取军事消息,然后卖给南疆。

    或者不是说卖给南疆,而是他本来就是为南疆办事,想方设法把妹妹嫁进裘家,又把侄女送进裘家,都是为了获取军方的消息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金老爷还利用裘家大舅子的名义,悄悄地在燕北建了一张情报网。这些人涵盖军中方方面面的人物,不过大多数都是中层或者底层的普通士兵。

    和皇上当初燕北军中只收买高级阶领不同,金老爷利用身份的优势,一直都是招揽底下的小兵为他办事,甚至这些小兵都不知道,他们真正是为谁办事,只当是为裘将军办事。

    换言之,金老爷就是打着裘将军的名义,骗那些有上进心,想要往上爬的人,窃取军中的机密。

    通敌卖国这种事在哪里都不少见,这世间总有一群人为了银子,为了无上权势,可以铤而走险,不顾一切。

    但让纪云开震惊的是,金老师背后的主子并不是南疆,他背后的人是燕北司徒家、北山家和上官家。这三家是燕北土生土长的人,他们三家在燕北的时间,比燕北王还要早。

    这三家算是燕北三流的家族,不起眼,家中子弟也不算特别出色,但也没有庸才与纨绔。

    总之,这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家族,但就是这样的三家人,却在暗中操控燕北与南疆的战局,并借着战乱,悄悄敛下了数以万万计的财产。

    当纪云开看到暗卫呈上来的消息,整个人都是懵的。

    她就是随便查一下裘家的事,怎么就查到一个这么大的消息?

    最主要,像这种潜在燕北数百年,谨慎仔细到连王爷都没有发现的组织,她让暗卫随便一查,怎么就查到了?

    这简直……不合理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是有人故意的,故意把这三家暴露出来,让她来收拾。

    但就算知道这是一个陷阱,她也得跳下去。

    这三家太危险了,有他们在燕北的一天,燕北与南疆之间的仗,就要一直打下去,打到……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是以,明知这事透着古怪,甚至还有可能,她端了这三家对她没有好处,纪云开仍旧选择把事情暴出来。

    当然,在做这件事情前,纪云开有写信给王爷,告知王爷一事。

    王爷与纪云开分开了数十天,这些日子一直在前线,指军燕北军作战,难得有半天的空闲,正郁闷纪云开许久没有给他写信了,不想暗卫就将纪云开的信件呈了上来。

    王爷大喜,面上却不表露半分,把身边的人都赶走了,这才露出一抹微笑,将信件拆开……

    看到上面的内容,王爷脸上的表情慢慢僵硬,最后变得严肃……

    他满怀期待纪云开给他写信,结果纪云开就给他写了一封这个东西?

    这是什么鬼?

    篇上千字全是正事,只有最后一句与正事无关,但也就是“安好,勿念”四个字。

    王爷有一种骑马回燕北城,抓着纪云开打一顿的冲动,但是……

    想到信件上的类容,王爷又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其实,他一直都知道燕北有人暗暗与南疆的勾结,操控燕北与南疆的战局。

    先前的事他不知道,但他成了燕北王后,与南疆打了五场大仗。这五次都是燕北军最弱的时候,南疆恰到好处的出兵。

    不过,那五次出兵南疆并没有占到便宜,在他的指挥下,燕北军吃了一段时间的亏后,就反败为胜,打的南疆毫无招架之力了。

    后来有一次,他出兵主动进攻南疆,结果南疆的人却像是提前收到了消息一样,除了最初派出一小队马外,其余的人皆躲了起来,根本找不到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人,就是有用的毒草毒虫他们也找不到。

    如果说,前面几次王爷还能说是巧合,他带兵主动进攻的那一次,就绝对不是巧合。

    只是,对方藏得太深,再加上皇上频频对燕北出事,他只能先应付皇上那边的麻烦。

    后来,十庆郡主在燕北挑事,王爷特意不回来,任由燕北大乱,除了想把皇上和十庆的人挖出来,也是希望把幕后的人挖出来,然而幕后的人行事谨慎,根本不上当。

    当然,一直没有揪出对方,除了对方谨慎外,更多的原因是王爷不上心。

    他把燕北和燕北军当成自己的责任,他像前任燕北王保证过,在他有生之年,一定会保住燕北,保住燕北军,让燕北的百姓富足安康,他自认自己做到了,至于背后那些臭虫?

    如果顺利的话,他不介意把人带出来,但要麻烦的话,他就真的不想管了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想过,他会一直坐燕北王,他一直都在等,等十庆生下继承人,然后把燕北王的位置交出来。只可惜,十庆让他失望了,没了继承人的他,只能继续呆在燕北王这个位置上。

    “既然碰上了,就顺利处理了。至于背后的人?本王相信,你不会藏太久。”王爷将手上的信,轻轻放在桌上,眼中闪过一抹冷意。

    这三个人,他肯定是要处理的,但是……

    躲在背后,借他和纪云开之手杀人的人,他也不会放过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