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74章974失望,拔出萝卜带出泥!

    第974章 974失望,拔出萝卜带出泥

    裘老夫人的哥哥涉嫌通敌卖国,然而金家从商,无人参政,他们家卖的消息是哪里来的?

    如果是以往,府台绝对不会管这事,但现在裘家得罪了纪云开,这案子纪云开亲自打了招呼,要重点查,哪怕是做做样子,府台也得查到裘家头上去,更不用说纪云开威胁他,要是不好好查清此案,她就写折子上报给皇上知晓。

    纪云开是皇上赐给王爷的,她的父亲是皇上的心腹,现在更是深得天启皇帝的信任,不仅重新恢复了帝师的名号,官位也升至了一品,可以说纪大人在官场上近乎走到了的巅峰。

    燕北人认为她是皇上的人,来燕北有二心。府台是皇上的人,自然也会怀疑纪云开是皇上的人,认为她查此案,是帮皇上办事。

    就算不是帮皇上办事,一来燕北就挑出这么大的事,把燕北搅的乱糟糟的,对皇上也是有利的。

    乱才有机会,乱才有破绽。皇上要的,从来都不是稳定、团结的燕北。

    府台虽然拿了裘家不少好处,但本质上他仍旧是皇上的人,对皇上有利的事情,他自然会去做。

    很快官府就通过金老爷,查到了裘家的头上,并把裘管家带去问话了。

    但是,对裘家官府却没有任何对策,也没有囚禁裘家一个人,好像通敌卖国的事与裘家无关一样。

    官府把人抓了,府台并没有立刻审案,而是跑去别院见了纪云开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府台与纪云开说了什么,但这个行为足已表明,官府会拿下裘家的管家,跟纪云开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个厉害的女人。”有看懂了的人,忍不住夸了一句,而没有看懂的,则只骂纪云开蠢。

    让官府出面针对裘家,这不是摆明了告诉众人,她跟朝廷关系不浅吗?

    当然,这还不是那些人眼中最蠢的人,在那些人看来,纪云开最蠢的是搞不清局势,就胡乱下手。

    朝廷确实是很强硬的靠山,但不要忘了这是燕北,在燕北朝廷的势力弱的不能再弱,不要说裘家这样的大鱼,就是一个二三流的世家,朝廷也动不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让府台动裘家,不过是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“我等着看那位王妃栽跟头。”有看不懂真正的情况的人,一脸讽刺,准备看戏,却不知真正看戏的人,从来都不是他们……

    府外的管事被带走了,亲哥被带走了,现在管家也被带走了,得知这一切都是纪云开在背后唆使的,裘老夫人顿时怒了:“欺人太甚,简直是欺人太甚。快,快……快去给我儿子写信,叫他回来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并没有让人看住裘家人,裘家人有绝对的自由,但并不表示她没有派人盯住裘家人。

    裘家人的一举一动,纪云开都知晓,看裘家人果然按她预想的那般,写信给裘将军搬救兵,不由得摇了摇头:“猪队友果然就是猪队友。”

    裘家人写给裘将军的信,纪云开看到了,上面没有写金家通敌卖国的事,也没有写裘家下人犯的事,只说她这个王妃因为裘姑娘的事,处处针对裘家,网罗罪名陷害裘家,现在整个裘家人人自危,生怕她这个王妃一个不高兴,就让官差把他们都关进去。

    这信本就没有错,站在裘老夫人的立场,她写的都是“实情”,但她没有把那些罪名列出来,就是她最大的错误。

    如果裘将军知晓,金老爷是以通敌卖国的罪名被抓起来的,他必然清楚,这事怕是真有可能。

    她是燕北王妃没错,但裘将军也是燕北手握重兵的名将,她就是再蠢,也不会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,用通敌卖国的罪名往裘家身上泼脏水。

    这脏水一个泼不好,就会反扑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她敢说金家通敌卖国,就算金家没有通敌卖国,她手上也有足够的证据,可以把金家,甚至裘家送进大牢。

    裘将军这个时候贸然回来,下场肯定会很惨。

    当然,裘将军也不是没有出路,要是他相信王爷,相信她这个王妃,必然不会理会后方的事,一心留在前线,然而……

    裘将军看到了王爷对纪云开的重视,也知晓纪云开在王爷心中的地位。当他收到信,得知自家得罪纪云开,并被纪云开全面狙击后,他不动生色,以母亲生病为由给王爷请假,然后带着私兵,快马加鞭往燕北城赶。

    纪云开在燕北的行动,早就告诉了王爷。王爷不仅知道纪云开对裘家出手了,还知道纪云开一不小心,把燕北隐藏得极深一批人给挖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些人中并没有裘家,但自从裘老夫人掌家后,裘家却深陷其中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给了裘将军机会,在得知裘家被她这个王妃欺负,裘将军要是选择相信王爷,把事情禀报给王爷,看在他也是被人利用,并非主动参与的份上,纪云开会放过他,但是……

    裘将军没有相信王爷,哪怕这两年王爷对他信任有嘉,一直重用他,他也没有把事情告诉王爷,而是选择趁机回京,趁王爷不要燕北城之际,先一步处理纪云开与裘家的事。

    至于处理的方式?

    如果纪云开猜的没有错,裘将军绝不会求和,裘将军的应该是要弄死她。要是求和,裘将军就会跟王爷坦白,而不是悄悄回京。

    错过了机会,纪云开自是不会放过裘将军,他识人不明,纵容自家母亲,将军中消息外传,他没有罪谁有罪?

    纪云开借裘家的事,诱裘将军回城,就是想要不动刀枪的将裘将军拿下了,免得裘将军提前知晓,会带着手下的人,趁王爷与北辰开战的时候,对王爷发难。

    要知道,因这几年王爷对他的重用,裘将军手上可是有不少能人,在军中也有自己的心腹,要是裘将军这个时候发难,王爷也会很头痛。

    南疆的内乱已接近尾声,要是裘将军叛变,南疆必会趁火打劫。能兵不血刃的解决裘将军,对王爷来说实在是再好不过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