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72章972张狂,天凉裘破!

    第972章 972张狂,天凉裘破

    纪云开回头,留下一句:“如有人寻死觅活便随他,死在门口也无所谓,本王妃不嫌晦气。”

    丢下这么一句话霸气外露的话,纪云开就在众位夫人的簇拥下,再次步入别院,领着一群夫人去赏花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跟在她身后的夫人们,一个个小心翼翼,大气也不敢喘一下,生怕惹怒了这位王妃……

    王妃她太……霸气了。

    是的,霸气!

    和王妃一比,裘家人那点张狂劲简直什么都不是,但是……

    王妃的霸气不像裘家那般讨人厌,而且比起裘家,她们更惧怕王妃这种不言不语,却把人打入死地的霸道。

    她们这些夫人虽憎恶裘老夫人,但何尝不是对裘家不屑的表现。

    你裘家固然胡搅蛮缠,但我们不屑带你玩,看不起你,你能奈我何?

    王妃却不同,她们要是敢不屑王妃,王妃分分钟……像玩裘家一样,玩死她们。

    看王妃的行事,可不像是一个吃了亏,还能忍得住的……

    如果说,先前因为裘老夫人的话,众位夫人对纪云开心生防备,不敢与她靠近,那么现在众位夫人对纪云开就是忌惮了。

    这时,哪怕有再多的防备,她们也不敢表现出来,就怕让王妃看出来,对她们心生不喜。

    一众夫人一改先前的生疏,一个个热情的凑到纪云开身旁,不时的说说笑,聊聊燕北民俗风情,还有各门各户的情况,不着痕迹的让纪云开了解燕北的情况。

    至于纪云开了解这些情况后,会不会利用这些情报,为皇上做事,那就不是她们能管得的,她们也没有说什么隐秘的事情,只是各家各户的事,有心人一打听就知晓了。

    众位夫人一个个热情的往纪云开身边凑,徐夫人这时却没有凑,而是帮着胖管家打量别院的事务,完全是把自己当管家用。

    纪云开偶尔看一眼,见徐夫人神色间没有任何不安,反倒是更加风风火火,精神头十足,不由得笑了……

    这满园子,数十位夫人,能让她看得上眼的,也就是这位徐夫了。

    为人有眼色,最主要有本事,认准了也不做墙头草,让人能放心的用。

    短短三天,徐夫人就让人往别院送了上万盆花,虽大多数都不是什么名贵的花草,但摆放新奇,颇具观赏价值。

    再加上纪云开催生的那几盆南疆特有的名花,倒是引得不少爱花的夫人流连忘返。当然,也不否定那些夫人,是惧怕纪云开的霸气的作风,有心奉承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在主家尽心,宾客捧场的情况下,除去裘家那段糟心事,纪云开来到燕北,首次举办的宴会,还是得到燕北夫人们的赞赏。

    至于这些夫人回去后,如何跟自家夫君说,那就不是纪云开能干涉的事了。

    宴会举办的时间并不长,午时过后没有多久,纪云开就开始送客了。

    毕竟她住的是别院,离城内最中心还有一段距离,她不可能把客人留到天黑再走。

    再来,她有孕在身,也不可能一直在这里陪客。

    到了她现在这个地位,已经不需要看人脸色行事,纪云开自是不会让自己委屈。

    左右今天到场的夫人们,就是再不满,也只敢在背后说她,不敢当面说她不好。

    纪云开身份高,又有身孕,不可能去门口送客,不需要人开口,徐夫人就代劳了,但她并不是以女主人之姿,而是和胖管家一起。

    摆明了在纪云开面前,她就是一个管事的……

    徐夫人送客时,还每人给送了一个小型的盆栽,说是纪云开给她们准备的礼物,是今天观赏的南疆名花的种子,如果没有意外的话,这两三个月就能长出来了。

    一众夫人不曾想,王妃还给她们准备了礼物,一个个欢天喜地接了过去。

    南疆虽离燕北近,但由于两地关系紧张,南疆的花草极少流入燕北,偏偏南疆的花草又十分美丽、独特,燕北不少人文人都十分喜欢,把南疆花草的价格炒的极高。

    在燕北,便是南疆普通的花草,也能卖个高价,更不用提纪云开准备的皆是名贵品种。

    这么一小盆花,就是自家人不喜欢,拿来送人也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众位夫人如实将别院发生的事,说给了自家婆母和夫君听,但话中不无偏坦纪云开的意思。

    纪云开会做人呀,虽用裘家给了她们一个下马威,叫她们不敢挑衅纪云开的权威,但事后却又安抚了她们,无声地告诉她们,她不会随便找人茬,但要犯到她头上,她也不怕事。

    “这个燕北王妃倒是厉害的,在燕北……极少有谁能一家独大,便是上一任王妃也做不到,现在看来,这位王妃很有可能做的到。”

    大家世世代代生在燕北,长在燕北,家族势大但背后关系也错综复杂,便是出自豪门大族,嫁入一等世家的主母,也得在人前赔着小心,仔细平衡各方关系,以免得罪不该得罪的人,牵连了家族。

    “回头看看王爷的意思,如果王爷对王妃放心,咱们跟着走就是。至于这位王妃的性子是好是坏到无所谓,左右就是几十年的事,忍忍也就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铁打的燕北贵族,流水的燕北王妃。燕北王府每位王爷只有一位王妃,且历代燕北王妃从来没有出自同一家的,是以……

    哪怕谁家的姑娘,真成了燕北王妃,在燕北也不敢乱来。

    谁敢保证,你现今得罪的人,下一代中会不会出一个燕北王妃?

    在燕北,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……

    就像,他们再不喜裘家,但在王爷没有立妃前,他们也不会对裘家出手。

    万一王爷真娶了裘家姑娘为妃呢?

    他们早早出手,不是坑死自己了?

    太早冒头的人,从来没有好下场,先前跟着十庆郡主闹事的那批人,就是最好的例子。要是他们稳得住,也不会落到现在这个下场……

    “王妃这胎已经坐稳,王爷也把人接了过来,想来燕北王妃的位置她是坐稳了。王妃既然对裘家不满,咱们也该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受了裘家气的人家,开始暗暗谋划对裘家出手一事。

    除了徐、裘这两家,大多数在燕北扎根百的不倒的家族,都不是什么一等世家。他们虽然一直屈就二、三流,但实力却不可小觑。他们要么不出手,一出手绝不会给对手反击的机会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