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71章971掌嘴,本王妃会怕!

    第971章 971掌嘴,本王妃会怕

    裘老夫人这些年的所作所为,可以说是引起了公愤,要不是有裘将军兜着,要不是那些贵夫人们好面子,吃了亏敢不愿意说,受她气的夫人们要是联起手了,可以生吞了她……

    现在,纪云开表明了对裘老夫人的不喜,那些在裘老夫人手里吃了亏的夫人们,一个个也顾不得面子,更顾不得装大度,将自己在裘老夫人手上吃亏的事,一一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裘老夫人还在底下嚎,根本没有听到那些夫人的话,等到她嚎累了,停下来休息,听到台阶上那些女人在说她的坏话,顿时怒了!

    裘老夫人也不寻死了,叉腰站在台阶下,指着台上的夫人骂了:“你们这些小娼妇,乱嚼舌根,说老身的坏话,就不怕舌头生苍,脚下生包吗?你们说老娘什么?摔了东西不赔?我呸……”

    裘老夫人对着台阶,吐了口口血,“老娘还没有说你们讹诈呢,既然是贵重的东西,你们倒是收好了,摆在桌上不就是给人摔的吗?”

    裘老夫人停下来时,正好是另一位夫人,说裘老夫人摔了她家一柄玉如意,赖着不赔的事。

    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裘老夫人给打断了,裘老夫人嗓门大,底气足,指着那妇人一通骂,直把那夫人气得眼红,半晌后才骂了一句:“你,你个老刁妇。”

    刚刚那位胖管家说的没有错,这就是一个刁妇,跟她讲道理是讲不通的。

    “刁妇?老娘怎么刁了?是刁你祖宗了还是刁你男人了?”裘老夫人年纪大了,丈夫又死的早,唯有一个儿子也是孝顺听话的,她说起话来生冷不忌,根本不在意旁人怎么看,怎么想。

    左右,女眷障嚼舌根的话,怎么也传不到她儿子那里去,就算传过去了她也不怕,届时她只要不承认就行了。

    那是她的儿子,她就不信她的儿子还能信别人,不信她这个老娘。

    裘老夫人有恃无恐,骂得更凶了,指着众位夫人一个个点名骂了过去,直把众位夫人气得不行。

    裘老夫人看自己大杀四方,顿时来劲了,见纪云开没有阻止她骂了,直接指着纪云开又是一通骂:“你个小娼妇,别以为嫁给王爷,你就能上天了。谁不知道你曾经是皇上的未婚妻,谁知道你嫁给王爷之前,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,你肚子里的这个野种肯定不是王爷的,你说,你怀了谁的野种,要王爷当冤大头……”

    裘老夫人骂起来人来,又快又毒,再加上纪云开压根就没有想过阻止,裘老夫人骂她的话,顿时就飙了出来。

    裘老夫人这些话,可谓是诛心,一般人夫人听到就算不气死,也要胆颤心惊,生怕自家夫君听到这些话,心生怀疑……

    这世间有许多事情,并不是非黑即白,很多时候就是看人的一张嘴。裘老夫人这些话要是传到王爷耳朵里,谁敢保证王爷不起疑?

    “闭嘴!”徐夫人见纪云开久久没有反应,咬牙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想,她的出声不仅没有给裘老夫人带来震慑的效果,反倒让裘老夫人更起劲:“闭嘴?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叫我闭嘴?徐夫人是吧?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东西呢,你不过是徐家娶回家的管家婆,你看看……你把徐家打理的再好,徐将军还是小妾、姨娘一房一房的纳。你那个老不死的娘,和那个病的快要死的弟弟……”

    徐夫人气得全身颤抖,几次张嘴欲打断裘老夫人的话,可发出来的声音都是徒劳。

    裘老夫人的声音太大了,完全把她的声音盖住了。

    就在徐夫人气闷无措之际,被裘老夫人指着鼻子骂的纪云开,开口了:“来人,掌嘴!”

    在底下骂的起劲的裘老夫人,没有听到纪云开的话,纪云开身边的夫人,和护卫却是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听到纪云开的话,护卫二话不说就跑下台阶,架起裘老夫人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要干什么?我可是朝廷亲封的诰命夫人,你们不能动我!”被护卫押住,裘老夫人慌了。

    她纵横燕北数十年,从来没有哪户人家,跟她动粗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干什么?还不快放开我娘。”裘姑娘和裘姨娘先前被护卫推开了,现在又扑了过来,但护卫同样不客气,再次把人推开,然后……

    “啪啪啪”的往裘老夫人的脸上甩耳朵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打……”裘老夫人被懵了,好半天才反应过来,张嘴就要骂,却一个字也发不出来。

    张嘴想要嚎,却发现一动脸皮就痛得厉害。

    “快住手,快住手,谁敢了你们胆子,敢打我娘。”裘姑娘和裘姨娘快要疯了。他们裘家在燕北这么多年,还从来没有被人当众打过。

    “继续打!”纪云开却是充耳不闻,“留口气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别怪她纪云开不懂尊老爱幼,实在是……像了裘老夫人这种老刁妇,不够格。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你打我娘,就不怕我哥哥回来,找你报仇吗?”裘姑娘气得不行,再次搬出裘将军,可惜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不是燕北那些,忌惮裘家势力的人家。

    “放马过来,你当本王妃会怕?”纪云开坐在椅子上,嘲讽地看着裘姑娘。

    “王妃,脸已经打肿了。”护卫啪啪啪的抽了裘老夫人几十个耳光,不敢再下手了,生怕把人打坏了。

    “嗯,就这样吧。”纪云开满意地挥了挥,站起来道:“裘老夫人记住了,下次没有证据的话最好不要乱说,不然……本王妃还抽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护卫一抽手,裘老夫人就像是死狗一样瘫坐在地上,一张脸红得吓人,但眼睛却依旧明亮,甚至还有力气用仇恨的眼光,却看纪云开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裘老夫人的身体是真的好,先前被纪云开踹了一脚,从台阶上摔下去都没事,现在被人打得脸都肿了,居然还没有昏过去。

    “好了,烦心的事解决了,咱们继续去赏花。”纪云开看也不看裘家人一眼,转身朝府内走去,而走了没有两步,纪云开突然一顿,转身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