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970章 970众怒,大家都不喜!

    第970章 970众怒,大家都不喜

    “让她去死!”

    纪云开开口了,声音不大,但语气淡漠,半点也没有把闹事的裘老夫人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护卫脚步一顿,以为自己听错了,诧异地看向纪云开,却见纪云开面色不变的重复了一句:“让她去死,不必拦。”

    同样声音不大,至少除了纪云开身旁这几个人,其余人都听不到。

    没办法,裘老夫人的哭声实在太大了,除非扯着嗓子说话,不然你说的再大声也无用。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护卫站在原地,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纪云开发了话,他们自是不敢动,但真要让裘老夫人死在他们家门口,事情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届时,裘将军不敢拿王妃如何,他们这些见死不救的人,指不定就要倒霉了。

    “愣着干什么,还不快站回去。”胖管家见护卫像是傻了一眼,上前瞪了他们一眼,“这老刁妇要是死在这里,我就拿这条命赔她。”

    裘老夫人当众骂他、打他,他确实恨不得裘老夫人死,但却不希望他的死,给王妃带来什么麻烦。

    所以,裘老夫人要死了,他赔命!

   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他就把话放下了。

    “是,王妃。”护卫们听到这话,不敢再迟疑,立刻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纪云开面色不变,但脸上的笑意加深了。

    王爷看上的人果然不错,这位胖管家比之萧管家之流,强出百倍不止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,放开我,让我去死,让我去死……”

    还在下面演寻死戏码的裘老夫人,哭的伤心,还没有听到纪云开和胖管家的话,她与裘姑娘、裘姨娘拉扯了半天,也不见有人过来劝阻,不由得累了,虽然还在往石蹲方向走,但那速度与力气着实是假了一点。

    原先还担心裘老夫人真出事的夫人,顿时一个个笑了:“原来,寻死就是诈诈我们,做做样子,亏得我们还当真了。”

    “想来是我们蠢了,哪次裘家理亏,犯了事,裘老夫人不是来这一招,嚷着要撞柱、寻死,我们生怕她真死了,只能认倒霉不与她计较,合着……人家就是死着玩儿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死着玩,每年都要叫上几回让我去死,可你们看她什么时候伤了一点皮毛?反倒是我们,她叫一句让我去死,我们就得捏着鼻子,让她宰。”这位夫人,正好就是在裘老夫人手上吃了亏的。

    当初,他们家得了王爷赏赐的一樽四方麒麟,老爷子高兴,在几个棋友的哄劝下,开了个展宝的宴会。当日,他们家邀请了裘将军。

    没错,他们邀请的只是裘将军,并没有邀请裘家的女眷,但裘将军把老娘、小妾和儿子、女儿一起带来了。

    这客人上的了门,他们也不能把人赶出去不是,只能捏着鼻子把人领进门。

    起先裘老夫人和那小妾还算老实,坐在一旁不说话也不插身,她还在想这两人总算学乖了,不再闹事了,不想她这提起来的心还没有放下,前院就传来了一阵脆响……

    当她知晓前因后果,气得险些没有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原来,裘将军的儿子听到她儿子说四方麒麟的事,心生嫉妒,趁大人不备,猛地扑到四方麒麟的桌上,把四方麒麟撞地上摔碎了。

    四方麒麟乃是传世之宝,又是王爷亲自赏下来的,何等贵重,裘家人把东西摔碎了,不说赔偿,道歉总是要的吧?

    结果,裘将军倒是道歉了,但裘老夫人和她那闹事的孙子,却嚎啕大哭,一副他们家欺负人的模样,裘老夫人更是几次往桌上撞,说让她死了,好赔四方麒麟……

    裘老夫人的孙子更是夸张,直接在地上打滚,说他不小心的,他只是一个孩子,不知道什么叫四方麒麟。

    那孙子打滚间,脸磕在四方麒麟的碎片上,见了血。裘老夫人直接抱着孙子,在他家大哭大闹,说他家为了一件死物要打死人。

    裘将军劝不住他娘,也哄不住儿子,看到儿子见血,居然在他们家拉下脸,直接说四方麒麟多少银子,他们家赔!

    简直是好笑,这四方麒麟碎了,是赔银子就能了事的吗?

    最最让他们家生气的还是,他们当时说了一百万两,并再三表明这银子不是赔给他们,而是他们家给王爷请罪的。

    这是王爷赏的物件,他们家摔碎了,怎么也得去王爷那里赔罪吧?

    王爷缺的就是军饷,他们去赔罪,当然是要准备王爷需要的东西,一樽举世珍宝,只要一百万不亏吧?

    不想,裘家上下都不肯赔,裘老夫人更是直接往她家桌角上撞,说他们家要逼死她。

    裘老夫人那一撞,连个声响也没有,甚到青都没有青一块,却晕了过去,惹得裘将军大怒,最后还是太医来给扎了几针才醒过来。

    他们家的四方麒麟被裘家人给摔了,没有赔偿不说,最后反倒损失了一大盒珍贵药材,才把裘老夫人打发走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他们家就再也不敢给裘家下帖子了。

    这动不动就寻死,随便就撞的作派实在是吓死了,他们惹不起还躲不起吗?

    这位夫人也不是一个温吞好欺负的,她虽然防备纪云开,但更讨厌裘老夫人,而且王妃带着什么心思来燕北,那是大老爷们才要担心的事,她们这些女眷就是担心,也做不了主。

    这位夫人嫌骂几句还不够瘾,直接把当年的事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事知晓的人还真不少,几位夫人听到了,纷纷安慰起来,甚至还有人说起,自家在裘老夫人手上吃亏的事。

    当年,凡是与裘家打过交道的夫人,就没有不在她手上吃过亏的,裘老夫人那个性子着实是叫人喜欢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说,她一个裘的,跑我们章家来指手划脚是几个意思?我那表妹好好的清白姑娘,因着她一句话,不得不委身给我那没出息的二弟做媳妇,真正是把我气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还算她的,想想班家那个姑娘,可是因为她死了。还有她娘,也因为姓裘的话,而活活熬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这老太婆害死那么多人,她怎么还活得好好的?怎么就不去死呢?”

    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